失语者-。

舅夜 毕侃

不会跑路,但会失踪

产粮很任性,填坑需努力,喜欢是真的

专业是剪片子的 半吊子小辣鸡

沉疴旧疾 一言难尽

【厂瘫柯】你就不要想起我

国际惯例×3 有私设   厂瘫 柯微  厂荡    如有误请指正

不行了突然想搞事。


【bgm:你就不要想起我


窗外下起了暴雨,桌上的茶也已经凉透,高学成把自己隔绝在一片阴影里,一坐就是一下午。

他心爱的美短扒拉着他的裤腿,毛茸茸的脑袋和爪子蹭得他心下一软。

从前他是不敢养宠物的。

有个人不喜欢养宠物。

明凯那个讨厌小畜生的奇怪脾性让高学成没有任何办法。

嘴角扬起的笑意逐渐冷却。


“微笑,再见。”

那个午后也是下了一场暴雨,空气闷闷的,高学成觉得自己就像一条要窒息的鱼。

“下次见面就是对手了。”

高学成从梦中惊醒,温热的液体滑进他嘴里,脖颈因为长时间趴在桌子上睡而变得酸痛。

啊,打哈欠流出来的生理泪水,一定是的。


这些年来大家都在变,没有人止步不前。



EDG的基地里,明凯呆呆的望着Nice,出神地摸了摸它的纯白色脑袋,Nice黑得发亮的眼睛让他想起了曾经的队友,微笑高学成,或者只称呼为队友对过去的感情不太负责……

他望进了一片深不见底的宇宙,午后闷热的气息让他想起过去和现在。

童扬也有那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睛。


窗外雨停了,基地里却下起了雨。

自己是以什么心情道别的呢,现在的明凯,无形中有手揪着自己的肺腑。

手机被倒扣在玻璃桌面上,清脆的响动引发了心脏的共鸣,一种难以名状的情绪融入血液,在他全身流淌,赛事新闻还在推送着战况--夏季赛RNG、koro1的首秀。

明凯痛苦地捂住眼睛。

他说过的话终于又回到了自己这里。


“诺言,再见。”

“下次见面就是对手了,我不会手软。”

童扬在明凯漂泊的心里扎根,把他留在了EDG。

如今他也成为了留下来的那一个,而那个扎根的人却散作蒲公英,去了他想去的地方。

明凯突然想起了那个自己主动告别的人。


有些事情结束了就是结束了,明明我们都做了那么大的努力。

包括曾经的老WE,曾经的你。





“真特么烦。”

高学成揉了揉眼睛,濡湿的手背随意在T恤上一抹,嘴硬任性地像个孩子。

丢在床边的手机闪了闪,一个名字亮起。


小土狗:电竞老爷爷又老了一岁。出来聚一聚?

电竞老爷爷:啧啧,替补果然清闲。

小土狗:喂喂不要看不起替补好吧?我也是很忙的。

电竞老爷爷:忙还有空探望孤寡老人啊。

小土狗:特地向老板请了半天假,怎么样够意思吧?

高学成把自己往床上一扔,眼神在天花板上游离,失去焦点。

“老地方见,柯宜。”




“生日快乐,微笑。”

“真不想长大啊。”

“行了十七岁ad,快吃蛋糕。”

笑成一朵花的高学成表示十分满意,嘴唇沾上一层薄薄的奶油也不自知,哼哼唧唧地猜测蛋糕出自哪家甜品店的手艺。

“生日蛋糕你每次都在这家买,要不是手艺够,我都要吃腻了。”

“我还以为你都忘了是谁每年都陪你过生日。”

“哪能啊……你别光喝酒啊吃点东西。”


“说实话,我挺羡慕他们的。”

柯宜笑了笑,弯下腰来,整个人微微蜷着,埋在双手间的脸看不清情绪。

“可你知道吗,你的左边最后是我,不是任何人,是我……他们都没有。”

“我就一点也不羡慕他们了。”

柯宜突然抬起头来,撞上了高学成探究的目光,瞳仁里满满当当是他的样子。

真是,从第一眼开始,就逃不掉了啊。


这个样子,真让人没法狠下心来。

你知道吗?除却那段我未曾参与的岁月,你认真的样子,你傲娇的样子,你疑问的样子,你流泪的样子……你的每一种样子,我从没错过。

我见证了你。



柯宜笑了,流下泪来。

和你在一起就控制不住的开心。

你记得吗?曾经有场比赛,他们都说只要我笑得开心就能把面瘫的你逗乐。

这些年来,我有多想和你分享那些我生命里的喜乐。

可靠近你就是在牵扯过去。

我怎么忍心打破你平静的生活,把遗忘过去的你唤醒。

那我该怎么表明我的心意?


高学成感觉一种奇异的情绪包裹着自己,所有感知都在叫嚣着,雀跃欢喜,他能听见柯宜的心声。

比任何时刻都真实,他确认了那个人对自己的感情。

诶,小土狗你傻吗?高学成在心里忍不住的笑。


“柯宜。”

高学成脸上是自他退役后从未出现过的眼神,坚定又充满令人相信的力量让柯宜不由自主地沉溺其中。


“你太包容我了。”

“我以为你要说什么呢,辅助不就是要为AD冲锋陷阵的嘛。”

“……可你不是为我而存在的,我……”

搭上他肩膀的手有一瞬的僵硬,柯宜嘴角的微笑变得冰冷。

高学成想要解释什么却被打断。


“那你呢,高学成,你是为谁而存在的?诺言吗!”

“你……”

“高学成,你真的没办法忘记明凯吗……”

柯宜颓然地瘫在大理石瓷砖铺就的地板上,眼里泛起波澜。

而高学成仍然能感受到他情绪的变化,寒意穿透柯宜的并不宽阔的背,穿透心脏,穿透高学成的眼睛,围绕着他们弥漫开来。


“……你喝多了。”

“……”

“喝酒是吧,我陪你喝。”




……

宿醉之后,酒精与奶油的甜腻一同发挥作用,高学成昏昏沉沉的醒来,脚步虚浮,连带着意识也是模糊的。

他试图引起谁的注意,却发现连空气里也只有他一个人的气息。


原来没有柯宜,没有明凯,谁都没有,他似乎是一个人度过了自己的二十五岁生日。

不想长大,究竟是放不下过去的岁月还是人呢?


谢绝了朋友的聚餐邀请,冯卓君也不在上海,明凯……大概是在基地没日没夜地rank吧。

柯宜呢,他怎么也不来祝他的电竞老爷爷生日快乐了?

高学成一个冲动抓起手机,想问个究竟。

可该问谁呢?

手机停留在通讯录的界面,黯淡后再也没有亮起。

高学成记不起自己想找的是谁。


自己又是谁?

或者……是微笑,还是高学成?


是不是无论高学成还是微笑,最终都应当与过去告别?



诺言真傻。

多年前不该轻易地把喜欢宣之于口,带着一身执拗与初爱背离。

多年后不该对挚爱的喜欢避而不谈,最终被抛下的是愚昧的自己。


小土狗真傻。

他不知道的是,当他看向高学成的那一刻,高学成在他眼里看到了星光的余晖。

可心意这东西,没有人说,就不会被倾听。

我听说梦和现实都是相反的,为什么我还会梦到那个什么也不敢说的你。


明明你也还爱我,没理由爱不到结果。

只要你敢不懦弱,凭什么我们要错过。



“都说缘分很扯淡,但是有些事情你只能用缘分来解释。”

比如遇见你,比如喜欢你。

比如我好想你。





-end


我都不好意思说这个本来是想作为大王生日贺写的文。

我看起来就像个黑粉TAT

加粗字体是引用了柯宜说过的话。

是想写个微笑分不清梦境与现实的故事,设定里他是希望柯宜说出自己的心意告白的,以及厂长×童无敌也是。只是不管梦境中还是现实中的他们谁也没能走出那一步。

虐了一把对不起!

有没有ooc大家自行考量吧。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