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语者-。

舅夜 毕侃

不会跑路,但会失踪

产粮很任性,填坑需努力,喜欢是真的

专业是剪片子的 半吊子小辣鸡

沉疴旧疾 一言难尽

【舅夜】后来的我们

国际惯例×3    接上文-【舅夜】他不准我哭

歌曲适配性系列,有私设。【bgm:后来的我们】 


直到陈圣俊拖着行李箱站在候机厅,被淹没在往来匆匆的人群里,那一刻,他突然明白了中国人说的那句话。

“曾经沧海难为水。”


温润柔软的女声一遍又一遍在耳边响起,他眼睁睁的看着形形色色的人挤满了不同的检票口,然后关闭,空无一人。

摁亮手机屏幕,深夜十一点,没有来电。

无力的潮水从四面八方向他包围而来,偏偏未灭的屏幕上还闪烁着那人小孩儿般的笑容。

巴西的海滩,白T恤瓜皮头,蹦蹦跳跳像个二傻子。

比他这些年看过的风景都好看,都耀眼。


我回来了,苏汉伟。



青浦区某处依然灯火通明。

仿佛无数个寻常rank的练习日,大家都老老实实的练习着。

似乎有哪里不对,却又说不出来。

苏汉伟揉了揉眼睛,活动了下撑在电脑桌上的单臂。

咕叽。

叫那个离厨房最近的sb吧。

“傻……”一个单薄的音节猛地刹住,下意识收紧了拳头,苏汉伟开始讨厌起这样的习惯。

明明人都离开了。


苏汉伟有些烦躁,因为前不久新闻里推送的电竞头条。

“世界著名ADCmystic向父母出柜,粉丝哗然。”

那是什么意思呢?他有喜欢的人了?

会是谁这么幸运呢?

他开始怀疑自己是否了解这个相处过好几年的队友。

国内外报道电子竞技相关的媒体几乎都闻风而动,追踪着这位世界冠军队伍WE的前队员。

事情好像走到了一种难以挽回的局面。

他隐隐不安。


基地的大门被敲响,别是那个坑爹老板忘带钥匙了吧。

“向二狗,去开个门。”

“哎呀懒得动了,兮夜仔你不是”

苏汉伟嘴里叼了盒旺仔牛奶,极其不情愿地跻着人字拖磨磨蹭蹭去开门,来人果然是抠门老板,苏汉伟翻了个白眼就要往回走。

门口的路灯刚好坏了,阴影笼罩的地方还站着一个人。

“谁啊。”


那人向前迈了一步,乌黑的发和黑曜石一般的眼,冲着他笑。

“苏 汉 伟”


那么认真地,逐字念清他的名字,这个人……

是自己的幻想吗?

他怎么可能回来呢?

难道自己得了癔症?

苏汉伟砰地一声关掉大门。

“搞什么啊兮夜仔,让你开个门这么久,还排不排啦……”

向人杰愣在原地,面对着被重新打开的门,那里站的……

陈圣俊?


向人杰一脸懵逼的看着几年不见的老队友转头和老板说着什么,他仿佛没有什么变化。

“兽eo,谢谢你。”

“多大点事儿,你能回来当教练我还挺开心的。”

老板拍了拍陈圣俊的肩。

“兔崽子们,来来来听一下,以后由mystic来担当我们的战术教练。”

“一个个给我长点心了啊,别想着人家听不懂,mystic可是下苦功学了中文回来的。”

新人崽子们笑成一团。向人杰走上去,对曾经同甘共苦的老朋友伸出了手。

“你知道的,我并不希望你回来,但既然回来了……欢迎回家。”

两人分开,皆是复杂神色。


一阵晕眩袭来,苏汉伟手里的旺仔牛奶啪嗒掉在地上。

“小伟?你还好吗?”

“我……我困了,先回房间了。”


陈圣俊看着小孩儿逃也似的溜回房间,那别扭得像吞了只苍蝇的表情让他有点想笑。

“打rank呢,刚回来不去休息?”

“嗯,倒时差。”

兽eo不重不轻地敲了下他的后脑勺,虽然分别的几年成熟了不少,已经是个有担当的男人了,但到底还是WE自家的孩子。

“唬你兽爷啊,首尔能和上海差几个时差。手痒了吧?”

陈圣俊回头报以LPL第一美男的招牌式笑容,看得向人杰想打人。

兽eo点点头,嗯,很好,这才是友爱的WE嘛,今夜的基地很温馨。(×)



直到天光微熹,训练室里只剩他一人。


“你以为小伟做出这样的决定很随便吗?”

“你是直男,面对自己很难,你以为小伟就不是吗?”

“你以为他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才坦然面对自己的?又是用什么样的心情向你表白的?”

脑海里向人杰曾对他说过的话反复辗轧着他的神经,陈圣俊手一抖,漏了个炮车,瞟一眼时间已到了二十分钟,直接点了投降,把队友在公屏里刷得飞起的问号当做空气,低下头不发一言。


他将自己窝在电竞椅里。

其实早就有预感,只是自己一直不愿意去相信。

当初为了减轻负罪感的自己啊,真是自欺欺人得可以。


左边的位置上竟然有人。

“苏汉伟?”

小孩儿的影子晃了晃,他侧过头来。

“这几年你从来没有回来看过我,从来没有。”

“……”陈圣俊发现自己的咽喉里发不出一丝半点声音,紧握成拳的右手砸在桌上,他却感觉不到痛。

“陈圣俊,你凭什么认为我就该站在原地等你?”

陈圣俊脸色愈发深沉,一双好看到让粉丝尖叫的桃花眼泄露出异于往日的失落和不甘。周身冰冷的气场将面前的影子笼罩在其中,也只有小孩儿敢一而再再而三出言挑衅。

可那能怎么办,他说的没错,是自己辜负了他的勇气。


伸到半空的手颓然落下,落到了安静的空气里,他盯着苏汉伟头顶的发旋出神,那个曾经无数次被自己安抚的小孩,和他隔着时间的洪流与他告别。狠心撒手的自己终于获罪,得到了不被爱的惩戒。


“如果,如果……”

陈圣俊闭上了眼,急促地呼吸着。

如果回到那一天,一切又会怎样呢?


夏夜的晚风从窗口泄进来,他恍恍惚惚地睡着,回到了一切的开始。



那时候的陈圣俊是个直到不能再直的钢筋直男。

所以那一年拿下s系列冠军之后,被瓜皮小中单堵在赛场后台的时候。

陈圣俊是懵逼的。

小中单虎头虎脑的,动作十分残暴且粗鲁,并且语不惊人死不休。

“喂……你要不要当我男朋友?”

???

陈圣俊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后台灯光昏暗,他并没有看见小中单红透的脸。


“兮夜!”

阳光洒在他手边,陈圣俊从梦境中惊醒。

自嘲地笑了笑,原来都是梦啊。

那样质问自己的苏汉伟根本没有出现过吧。

那样怀抱着羞涩和期待向他告白的苏汉伟也只是过去的泡影。

毫无疑问的,他们都不会再出现了。



无数次努力忽略自己心底的喜欢,爱却在悄然滋长着。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喜欢就会放肆,但爱就是克制”

克制着,竟真成了爱。

这次是真的栽了。

陈圣俊深呼吸,空气黏重又令人窒息。

原来我也会哭啊。


门被无声无息地打开又掩上, 微弱的阳光透进来,又悄无声息地被黑暗淹没。

胸腔里曾被冻结的感情重新汹涌起来,说不上是好是坏。

苏汉伟像是突然喘过了一口气,失去了全部力气跌坐在门边。



-TBC



下一章(点我)主甜有车,本文算是过渡,和前文 他不准我哭 有关联。

字数有点多,就拆分成了两篇,题目随意看吧。

逻辑不太好,如有bug请指正。

他不准我哭 那一篇虐的有点过了,在心里默默答应你们这回he。

昨晚赢了比赛很开心,一激动就忘记写了。恭喜WE!

评论(11)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