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语者-。

舅夜 毕侃

不会跑路,但会失踪

产粮很任性,填坑需努力,喜欢是真的

专业是剪片子的 半吊子小辣鸡

沉疴旧疾 一言难尽

【舅夜】他不准我哭

脑洞源兮夜某次直播的bgm-他不准我哭   国际惯例×3

设定数年后。


苏汉伟喜欢听粤语歌,当耳机里流淌着温软的女声,他便觉得安心。

所谓共鸣,有其一就有其二。

其二是一个叫做陈圣俊的韩国队友。

sbad……

不是没有听到过粉丝调侃自己和他的关系,那种叫做cp的关系,苏汉伟嘴上说着嫌弃却从未真正生气。


刚做队友的时候两人都还不谙世事,不是没有排斥过,未曾想到多年后竟成了最好的战友。

一起当过菜鸡,一起守过饮水机,一起触及胜利却被打入谷底,一起拿下生命中第一个LPL冠军,一起见识了更广阔的天地……苏汉伟可以看得到,感受得到,陈圣俊是认认真真地想要为这个队伍争得荣耀。

并且是与他一起。


直到新闻上铺天盖地的报道,mystic宣布退役。

右手边那个腻着自己每天都要喊上十遍“兮夜”的少年,已经不见了,他的位置上空空荡荡,带走了自己送的饼干,糖果,旺仔牛奶。

……这个爱占便宜的人!

苏老板闷闷地生气,而他的电脑,一片漆黑。

哇这家伙,贫嘴的时候说给我买个彩色屏幕,结果自己用全黑的啊?

哈哈哈哈哈。

不好笑。



为什么事情后来变成了这样?

他真的老了?

手速已经跟不上意识,再好的打法也没有了用武之地。

刚开始状态下滑,他还以为是心态的问题,被苏汉伟拖去了基地的心理诊疗室好几次,却始终没有回到当初的绝佳状态。

谁状态好谁上是不变的原则,起初教练还问过陈圣俊要不要首发,本着为队伍好的心,他摇头婉拒。到后来,替补AD坐稳了首发位置。

他眼底的神色从镇定自若,到终于有了一丝慌张。


魔都没有夜晚。

酒吧里喝得几乎不省人事的高大男子,把自己三分之二的重量都压在小个子少年的肩膀上。

身上的人突然砸吧砸吧嘴,滚烫的泪珠淌在小孩儿后颈间。

“酸伟,我好怕,我怕我再也打不了职业了,再也不能和你一起拿冠军了。”

“我不想要别的中单了,我就想要你。”

“你是我一个人的中单,知道吗?”

苏汉伟抬手,想把模糊的视线擦得清晰点,却越擦越模糊,直到满脸湿意。

肯定是被sbad迷惑了,谁叫他生得一副好皮囊。


后来,他不再去纵情声色的酒吧了。

寂静的午夜电影院,人少到几乎可以包场的情况。

苏汉伟调笑:

“为什么不去酒吧?看中老年电影啊?”

陈圣俊没有回答。

电影散场,sbad才说了一句:

“不喝酒了,我怕身体不好了状态更不好,能陪你的时间就更少了。”

苏汉伟鼻子一酸,努力去忽略他眼里话里缱绻的情意。

好好的休息日干嘛呢。



那个说要在LPL打到老的少年,真的打到了自己的极限。

一切是那么的自然,退役后,在一片惋惜声中陈圣俊回了韩国,非常合理。

那么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苏汉伟哪里出了问题呢?

基地前的小路突然长得没有尽头,

苏汉伟心里空荡荡的,好像忘记了什么事。


他突然痛苦地弯下腰去,抱着膝盖蜷缩在屋檐下。

屋外潮湿的空气扑面而来,被风吹进来的雨丝斜斜地打在他脸上。

伸手一摸,这雨怎么越下越大了?


身后似乎有脚步声由远及近,一股莫名的烦躁涌上大脑,熟悉的感觉让他来不及思考便要逃离。

于是迈开脚,不管不顾地跳进雨里。

触地的那一刻突然感觉到一丝不真切,心跳停止,屏住呼吸,狠狠地摔在地上。

混了些沙土碎石的水泥地硬的吓人,苏汉伟闷哼一声,颤抖的手伸向麻痹的双腿,

鲜血从他身体里渗出来,又被雨水冲洗变淡,然后再渗出新的。血液蜿蜒而下,在苏汉伟的腿上爬出了一道狰狞的痕迹。


听觉逐渐变得清明,谜底拨开了雾,下成了这场雨。



“酸伟,苏汉伟。”

一个清澈的声音正努力地念清自己的名字,苏汉伟如遭雷击。

是他的sbad,是陈圣俊,不会错,是他。

眼中依然是基地前的小路。

“我做梦了?”他不是走了吗……

小小的呢喃也被他抓包,俊美的丹凤眼里闪过一丝狡黠。

“酸伟不专心!”

然后不要脸地凑上去舔舐那一片柔软。

“都要走了还这么依赖我,以后跟你的新AD怎么配合啊。”

“答应我别来送我了,好好打比赛,好吗?”


苏汉伟呆住,这样的场景好像在哪见过,准确说是切身经历过。

滚烫的心意混合着冰凉的雨水,把苏汉伟浑身浇了个通透。



“小伟!你怎么哭了?”

我没有哭啊,陈圣俊,你看,这是雨水。

“小伟……”

你不是,不是陈圣俊。


脑海里已经不剩下什么,

那个谜底敲打着他的心脏,

沉重又疼痛。


咸湿的液体混合着树木泥土湿润的气息,冲斥着他的口腔,他张着嘴,号啕大哭,费力地抽咽着,难过地像丢失了最心爱的玩具。

“sb,你不是说……我是你一个人的中单吗”

“现在我有新的AD了,你回来呀……回来骂我啊。”



我让自己忘了你走的那一天。

以为时间能够受我蒙骗,忘记我演技拙劣。


原来,我忘记了怎么哭啊。



向人杰拍了拍苏汉伟的肩,损友这么多年头一次轻声细语,像是怕他承受不住一般,小心翼翼地把他抱进屋里。

有人来就有人走。

小伟,往前看吧,我们都会有属于自己的人生。


虽然没有人知道哪一天会变好,至少今日坚忍卓绝可能练就得到。

“如日后被别个抛弃亦不痛”

“如日后被别个抛弃亦捱到”




-TBC



就……发刀。下一章(点我)

其实向二狗是第二重暴击……那个怕他承受不住的语气,正提醒了小伟,原来他真的承受不住。

摊手,这歌太想让我发刀了,加上甜不过正主只好苦了。

毕业后的第一更。今后会发糖的。

评论(11)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