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语者-。

舅夜 毕侃

不会跑路,但会失踪

产粮很任性,填坑需努力,喜欢是真的

专业是剪片子的 半吊子小辣鸡

沉疴旧疾 一言难尽

【舅夜】如果的事

近4000字,今天的我真的大粗长!

你们相信我,这篇后面真的甜QAQ

国际惯例×3     接上文【舅夜】后来的我们

歌曲适配性系列,有私设。 【bgm:如果的事

肉炖好放在评论区啦(大约2000字),感谢敲完催更的小可爱给我动力~



当陈圣俊在日历上打上第三个勾的时候,盛夏终于结束。

他回到WE已经有三月余。

在此期间,他和苏汉伟除了正常的交流,基本再无接触。

恰逢WE粉丝福利Openday,不如趁着这次给自己创造机会?

路过冰箱拿水喝的苏汉伟背后一阵冷汗。

“向二狗!都什么天气了去你妈的冷气打那么足,给爸爸我调高点!”


Openday当日。

打扮得人模狗样儿的崽子们站成一排,接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粉丝的尊敬仰慕(赤裸视线)。

“诶,兮夜仔,你觉不觉得我们像猴儿?”

“ 把们字去掉谢谢。”

“我认真的啊,我跟你说,小姐姐漂亮是漂亮,老这么盯着可不是滋味儿,好像让人扒光了看一样。”

“得了吧就你这贱兮兮的样儿,谁看你啊。”

“是是是,小姐姐哪顾得上看我,人都看大舅子去了。啧啧,你看看人家,和小姐姐在角落里说什么呢小姐姐都笑开花儿了,真是魅力不减当年啊。”

苏汉伟顺着向人杰的视线一看,果然,这招蜂引蝶的性格还是没变,还跟小粉丝眉来眼去的,瞥到小孩儿在看他还目光闪烁,根本就是心虚。

呸,他心不心虚管我mmp的事!于是苏汉伟恶狠狠地剜了向人杰一眼。

“……闭上你的嘴!”

二狗子懵逼脸.jpg



事实上向人杰说的也没错,不过既然是粉丝福利,谅在那群机器人平常十分尽心尽责地应援,那就忍忍呗。

苏汉伟绝对没想到这么一忍就一不小心忍到床上去了……


什么玩意儿就“兮夜和大舅子可以壁咚一个吗?可以吗可以吗!”

老板!她用疑问句我可以拒绝吗?

兽eo笑眯眯地一个眼刀丢过来,当然是不行啦!

一秒内苏汉伟的心理经历了一场大战。

0.7秒懵逼,0.2秒拒绝,0,1秒认命以及装死。

粉丝福利,粉丝福利,深呼吸,深呼吸……

不去理会小孩儿满脑子横飞的七彩弹幕,陈圣俊一言不合就翻身把人抵在卧室门板上,感受到小孩儿狂跳不止的心脏。

坏心眼地在他耳边吐气。

“苏汉伟,我想要。”


陈圣俊你可别是个傻子吧?

算了还忘了他真是个傻子。

还跟小姐姐使了个眼色,以为我看不到吗?!

苏汉伟气极反笑。


送走一波就差没把小心心留下的小姐姐以后,陈圣俊笑得高深莫测。

基地众人纷纷感觉不是制冷系统坏了,就是今年的上海提前开春了(哇这跨越几个季节开得确实有点早……)。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暧昧不明,也只有苏汉伟没感觉到。

兽eo在心里默默表示,小伟果然还是太年轻了,跟大尾巴狼斗确实还嫩点儿。于是转过身拍拍向人杰的肩膀,示意他们该溜了。

“诶突然想起我跟隔壁战队老板约了饭,你们聊你们聊。”

“今天天气好好,反正最近没有比赛,不如我们出去和EDG联谊一波?”

“二狗子今日提议甚合朕意。”

“我也去!”

“小伟留下,你个俯冲钻二地狱的瓜皮中单,就乖乖留在泉水里面壁思过吧。”

苏汉伟努力摁住自己想要把panda塞进老板嘴里的冲动。

妈的,算你狠。



一个神奇的肉文,只有聪明的人能看见(密码:c4td)




好久没有睡得这么沉了,竟从白天一觉睡到夜里。

陈圣俊托着腮美滋滋地想着,自己不愧是LPL第一美男,长得帅智商高,哎呀尽管二者没什么联系,但是你强任你强,他帅任他帅啊,陈大美男子一边想一边美滋滋地盘算着外卖到达的时间,心想可不能饿着好不容易骗到手的小祖宗。

听这踩拖鞋的频率,小孩儿估计已经醒了,白天没吃什么,明明饿得慌却羞于昨晚发生的事,这会儿肯定偷偷地在厨房觅食呢。


“什么人啊,呸,禽兽!连点吃的都不留,饿死了TAT”

陈圣俊暗暗赞叹自己料事如神,“yes!计划成功!”

“什么计划?”

“Σ( ° △ °|||)︴没什么没什么,饿了吧?外卖要到了我去拿下等我啊!”


神经兮兮的……有问题。

想着想着苏汉伟不老实的手已经伸向了陈圣俊的手机,刚好发来的微信消息吓得他差点手滑摔了手机,探头探脑望了望发现手机的主人并不在可以TP自己的范围内,心下暗喜自己这波gank有惊无险。


他美滋滋地摁亮屏幕,锁屏是2017年MSI在巴西第二次见到广阔天地的时候拍的,浅蓝色的天和碧绿的浪潮,还有一个笑得跟二傻子一样的苏汉伟。

可莫名的喜悦马上就被一股更加莫名的怒意冲淡。


19点25分

mystic的贴心小棉袄:啊啊啊很开心加到你的微信!大舅子我喜欢你好多年了!白天很开心你找我帮忙,不知道有没有帮到你?[爱心][爱心][爱心]

爱你妈,呵呵。



“开饭啦苏汉伟!你干嘛到门口来,哦我知道了,闻着太香忍不住了吧?”

小孩儿阴沉着一张脸,表情冷到了极点,并未回应他的调笑,反而抛出个令他措手不及的问题。

“有意思吗陈圣俊?”

“苏汉伟你怎么了……”

陈圣俊伸出空余的一只手牵住小孩儿的手臂想给他顺毛。

“你放开我!”

谁知道苏汉伟张嘴就咬,死死地瞪着绽放着那朵刺青玫瑰花的手背。直到陈圣俊手背上整整齐齐一排齿印,隐约有血珠渗出。

他突然松开嘴。


“白天和小姐姐们不是玩得很好吗?”

“你都没有发觉你和我在一起活得很累吗,陈圣俊,你没必要看我脸色。”

苏汉伟深吸一口气,

“既然大家都很累,那又何必再念念不忘,你学学我,我都忘了。”



也许是这句话刺痛了陈圣俊心里的那处隐疾,经年以来的疼惜与自责懊悔交织在一起,他像是再也感觉不到疼痛,跟个小孩儿似的,任性地不顾反抗将苏汉伟固定在怀里。

“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还留着我的戒指,你又为什么要在后背纹一个和我手上一模一样的玫瑰花,你明明还喜欢我!”

陈圣俊语气有些急切,这些日子以来,自己能清楚地感受到苏汉伟有原谅他的迹象,他不能够接受突如其来的疏离。

可这样的心情,却被苏汉伟理解成了陈圣俊对他卑微喜欢的补偿。

“陈圣俊,你没发现你有多在意过去吗,你只是后悔了,觉得对不起我,这根本就不是爱情!”

苏汉伟流下泪来,悄无声息地落到陈圣俊胸前的衣料里,紧贴着他的胸膛,他的心脏,像被灼烧一样滚烫,却让他失去理智抱得更紧。

“我感谢你的愧疚,可我不需要你的怜悯。”



非要说得这么清楚吗?

抵在胸前的手掌突然猛地用力,陈圣俊害怕小孩儿受伤,潜意识里放开了禁锢着苏汉伟的手臂,也因此失去重心向基地门前的石阶滚了下去。


“你现在看清楚了,就算我还喜欢你,也不会再靠近你了。 ”

苏汉伟向后一个踉跄,把自己蜷成一团,抽泣着逐渐没了声音。


陈圣俊索性瘫在地上,不去理会手肘的伤口,任它汩汩冒着血珠。

城市里的夜晚光污染太严重,星空不甚明朗,只有几许星子寥落在各处。

周遭的场景和自己离开前没什么改变,却又像都变了,曾经轻易握在手里的,如今已经没了踪影。

该怎么让他重新相信?


玫瑰花是曾是苏汉伟的救赎。

小孩儿后背上的那一朵玫瑰花。

因为喜欢上陈圣俊是他这辈子最难过的坎,玫瑰花带刺,在他后背肩胛,成为了这些年他向自己赎的罪。

不该喜欢他的,他要自己永远记住自作多情让他受的苦。



陈圣俊。

当初喜欢你觉得做一切都值得。

所以被放弃之后,我往后的人生便再也不需要勇气。

“我不要了……不要了,不要玫瑰花了,也不要你了。”



蜷成一团的苏汉伟喃喃自语,迷蒙中感觉到自己被塞进陈圣俊温暖的颈间。

“没关系,没关系,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走了。”

“我什么也不要,但我一定要留下来。”

“别赶我走了,我只有你了。”



日子又恢复了常态,没人再去提起那个混乱的夜晚,苏汉伟虽然不再阻止陈圣俊的日常尾随,却依然心结难解。

能怎么办呢,陈圣俊再次盯着日历,心下已有决定。





广州塔,世界第二高塔。

坐上世界最高的摩天轮,360度的广州市尽收眼底。

苏汉伟葛优瘫在位子上,透过玻璃格挡,懒洋洋地抬眼看尽收眼底的广州。

又熬到一年赛季结束,年终放假是最开心的一件事,死宅本可以在家躺到天荒地老,却被朋友们拉出来游遍广州,要知道他们全都在给陈圣俊助攻的话他才不会来,好在天气不错,风景也挺好看的,嘛……

姑且就放过他们吧。


不知道是高处空气稀薄导致缺氧脑子不好使还是什么,反正苏汉伟给自己找了个理由,突然就在这一刻决定了什么。

“陈圣俊,你想好了吗,真的要这样一直追我下去。”

等了一会儿没听到任何回应,苏汉伟转过头心跳却漏了一拍。

陈圣俊斜坐着看他,随意靠在观光球舱里的扶手上,手肘上还留着淡粉色的疤痕,手掌撑着脑袋,白净修长的指节让他有一瞬的失神。

“我很不服。”

“什么?”

“为什么是你先喜欢我的。”

苏汉伟皱了皱眉,“什么啊……”

“要是早点认清自己的心就好了。”

看着少年的脸蛋变得红扑扑的,陈圣俊心情大好。

“苏汉伟,你看!”

小孩儿瞪大了眼,他们已经到达了倾斜轨道的最高点,玻璃隔档外是那么不真实的高度,仿佛伸手就能够成云,覆盖城市里冰冷的钢筋森林。

小小的窃喜很快得到更大的释放。

嘴角柔软的触感轻盈得像羽毛,突然被拉回现实,小孩儿怔在原地。


“苏汉伟,真好看。”



陈圣俊脸上掩不住的笑意晃地他扎眼,让苏汉伟想起曾经的自己,也会因为两人之间小到不能再小的进展而心满意足。

这人脸皮够厚,太在意反而会被牵着鼻子走吧,苏汉伟甩了甩脑袋,打算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



谁知道这家伙居然翻起了旧账。

“我回基地的那次,为什么没有拒绝我?”

陈圣俊盯着他的侧脸,用了很认真很认真的语气。

“那,那……那只是因为没忍住……”

说到后面声音越发的小,气氛有些微妙,他心里却很烦躁,呼噜了一把头上的黑毛撇过头索性不看他。

但他无法忽略逐渐靠近背后的,强大的男性气息。

“我跟你说你别过来啊,你你你,我那次只是,是……那只是正常的男性生理需求!”

…… ……苏汉伟你到底在说什么啊啊啊西八!

“噗哈哈哈哈,那你就是在承认我很好看了?”

这人果然脑回路清奇。



陈圣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近在眼前,捧起他的脸。

“苏汉伟,身体最诚实。”

他能看见那个人眼里自己的影子,他能听到他说的话。

心脏在猛烈地颤动,苏汉伟竟感觉自己活了过来。

原来已经死掉的心竟能这么轻易的复活。

“苏汉伟,怎么办?”



“我已经没办法控制自己每天只想你一次了。”

“如果我决定跟随感觉,为你勇敢一次。”

“换我走向你,你还给我机会吗?”



苏汉伟抿着嘴,无法开口做任何回答,面对近在咫尺的一张脸心跳地有点快,手足无措地闭上了眼。

心脏都要从嘴里跳出来了啊混蛋!

耳边传来男人浅浅的低笑,让他捉摸不透这是否又是一场玩笑。


“要是早点面对自己就好了,让你等了这么久,我很愧疚。”

只是愧疚吗……苏汉伟心里一凉,下一秒又瞪大了眼睛。


温暖的唇贴上来,从眼睫开始,向下吻过不存在的泪,再到鼻尖轻巧地触碰。

然后在唇畔辗转流连,灵巧的舌撬开他的齿,苏汉伟来不及惊呼,对方已经纠缠过来,探索着更深处的甜蜜。

缠吻结束,两人都有些喘息,陈圣俊咂咂嘴满意地笑了,被占了便宜的苏汉伟还有些发懵。罪魁祸首把他一把揽进怀里,让他靠在胸前。


苏汉伟埋在陈圣俊胸口却不安分,忿忿不平地声讨着陈圣俊占了便宜还卖乖的行为,广东口音软软糯糯的,带了点儿委屈,穿过陈圣俊的胸膛,他不仅觉得粉丝们常调侃的兮夜语此刻别有一番风情,还让他有点儿心痒。


“好恶心啊你干嘛亲我!”

“苏汉伟,我很开心。”

“我去你妈啊你开心就随便亲人?”

“nono,我爱你,所以亲你。”

苏汉伟默了一瞬,神色痛苦地捂住脑袋。

“脑壳疼,我想吐。”

陈圣俊也不戳穿自家小孩儿,抱起来对着苏汉伟的脑门就是吧唧一口。

“还疼?”

“……谁说你是大狗狗来着,呸,大尾巴狼!”


“等等!你还没跟我解释过你和小姐姐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

陈圣俊想了半天,恍然大悟,“Openday?”

“哈哈哈哈多亏了她我们才开始有转机的啊。”

苏汉伟调动起自己基本不用的智商反应了好一会儿,才终于证明了自己脖子上那颗圆咚咚的脑袋并不是摆设。

“woc!合着这是……傻逼你敢坑我!”





不是没有挣扎过,却做不到无视彼此的心意。

被兜头大雨泼了个清醒,却发现自己更加喜欢你。

从今往后,只要你说我们有彼此,我就会奋不顾身地去爱你。





-TBC


如果喜欢的话,小红心和评论勾搭什么的不要吝惜向我砸过来吧!

想做个日更写手然鹅并不能实现(摊手)

我把车车的链接放评论里啦

如果可能还是会有后续哒结个婚)什么的。

歌名写文真好用!



评论(35)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