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语者-。

舅夜 毕侃

不会跑路,但会失踪

产粮很任性,填坑需努力,喜欢是真的

专业是剪片子的 半吊子小辣鸡

沉疴旧疾 一言难尽

【舅夜】全世界都人都知道2

洲际赛夺冠了当然是要更文啊!(顺便给后天的常规赛攒人品

集合了这俩天的糖以及猜想,有私设

国际惯例×3   短文完结,前文戳我  【苏老板的专属推荐bgm:小小恋歌



当letme选手的青钢影一脚踹爆对面水晶,

当大屏幕宣示着LPL以3:1战胜LCK获得第一届亚洲对抗赛,

当众LPL选手和教练沉浸在巨大的喜悦中,

只有向人杰心情复杂。

因为他观察下来得出了一个阴谋论,

套路!全是骚套路!



原来最近舅子疑似出轨翻译小哥俊日,小伟和萝莉在机场的三米组合,都是为了决赛颁奖他们秀的这么一场大恩爱!

粉丝们管这叫什么来着……恩爱奥义の摸头杀!

能忍吗?不能!

一切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出轨都是秀恩爱。

累了,自家双c太骚了,告辞!



彼时归途机场,他瞄了眼拖拖拉拉排在队伍最后的小中单,心中生出一丝嫉妒。

不就是想等某“韩国队员”的航班抵达,再一起走吗?

哼,zero我们走!

沉迷厨艺的尹景燮也着急回基地教阿姨做一道高雄小吃,两人一拍即合火速遁走。

啊,想赶快回去见我的翘屁股/阿姨(Σ( ° △ °|||)︴?)。




“sbad!这里!”

路人纷纷朝他看去,苏汉伟才发觉举着两只小爪子乱挥一通的动作很羞耻。

可是管不了那么多了,把sbad拉出来要紧。

看到他被那群小姐姐围着就烦。


不知何时突然喧闹的人群开始安静下来,

陈圣俊眼里的自家中单神奇得就像摩西可以分开海水一般,小小的身板挤开人群朝他一步一步靠近。

然后他被牵住了手,跟着那人一起奔跑。



“哇你这个逼,没有我在身边是不能自理吗智障?”

幸好围堵的不是电竞粉丝,只是正巧碰上某偶像明星,接机的粉丝才突然把机场围的水泄不通。

运动量基本为零的苏汉伟跑得气喘吁吁,但不妨碍他仗着自己职业选手的手速和反应,眼疾手快地拉开一辆停在机场门口的的士,就把陈圣俊往里塞。

这一塞嘛,控制不好力度,整个人也栽进了自家AD的怀里。


一时间车厢里的气氛有些诡异。

好在这司机是个懂眼色的主儿,轻咳一声。

“两位去哪?”

“……青浦区徐泾镇徐乐路100弄55号。”


“都怪你sbad等你都等困了,我睡一会儿,到了叫我。”

自家小中单这些天累坏了,决赛那天晚上还跟自己通宵包夜,陈圣俊揉了揉一头蓬松的小黑毛,点开手机上的翻译APP,悄咪咪有了主意……

“诶师傅,我跟你商量个事儿呗……”




苏汉伟看着凑到面前的陈圣俊有点害怕,两人之间的距离不到1cm,右耳暖暖的触感还在,指尖轻巧地揉捏苏汉伟的耳垂,他紧张地闭上了眼睛,预想之吻并没有到来。

苏汉伟小心翼翼地睁开眼,他的右边耳机安静地待在陈圣俊的右耳上,那人动作轻柔像是一切从未发生过。

“我看了那天的赛后采访了。”

“哦……我是不是很帅?对了我跟你说,那天来了好多个萌妹,都举着我的牌子。”

苏汉伟洋洋得意地原地旋转180°,脚步轻飘飘的,非要倒着走路。

“也不是只有你有粉丝哒!”


“慢点老婆!”陈圣俊有点头大,明明喝醉酒的是他,怎么自家老婆也跟醉了一样。

“gun你妈,我不是你老婆,你快去找你老婆,我要继续接受采访啦。”


苏汉伟摇头晃脑地回想采访那天说过的话,他太渴望证明自己了,终于圆了这个愿望,现在的心情美滋滋都不足以形容。

“稳住,别急!”

“诶傻逼我是不是特别有气势?很carry吧?”

苏汉伟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笑成了村口刚烫完头的二傻子。


蹦蹦跳跳的小中单在眼前,他却突然喘不过气。

陈圣俊捏紧了胸前心口处的布料,汗水渗透了一片浑然不知。

为什么这样的他,自己也会特别喜欢呢?

为什么心跳突然变得很快呢?

为什么还想要吻他呢?


扣住那人毛茸茸的脑袋,想都没想就那么做了。

是他……好像就不需要理由了。

陈圣俊眉眼弯弯,苏汉伟只顾自己瞪大了眼,一丝sbad的狡黠都不曾捕捉到。

“你不是说,别急,吻住?”

“我现在就满足你的愿望。”




这哪是接吻啊这是要命。

“唔……唔。”

苏汉伟觉得自己变成了条快要脱水窒息的鱼,再睁开眼却发现自己正在出租车上。

嘴角蜿蜒而下的水迹都忘了擦,一脸迷茫地看着正在揉肩膀的陈圣俊。

怎么就梦到那天半夜两点的狂欢了……

啊啊亲亲什么的有点色气啊(×并不)


“终于醒了,酸伟noob。”

--来自不敢抱怨老婆睡得太沉只好内心咆哮的陈圣俊

啊我们大好的独处时光QAQ!




怎么还没到啊,有点不对劲。

啥?点开手机地图,苏汉伟彻底清醒。

于是乎敲开微信“贫穷卖包组织”群,疯狂bb

“我醒来发现,这啥桥我一次都没见过啊!”

“啊啊这司机突然问问我还有多远!”

“他居然说困死了开不动了Σ( ° △ °|||)︴”

什么啊这小崽子,真不让人省心,老板       幸灾乐祸)   马上回他。

“你可别被卖了还搭上我们金贵的韩国AD。”


苏汉伟一愣,woc不是吧……

他悄悄地看了眼前座的司机,靠近sbad的耳朵。

“这人该不会是……”

“没事没事,这里上海,人多。酸伟乖,不怕。”

“……gun,怕你妈!”

陈圣俊抬头望天作思考状,偷偷给后视镜里ob他俩的司机竖了个大拇指。



“怎么这样啊,明明是你绕了路!”

苏汉伟火气蹭蹭蹭往上冒,到达了目的地却被拦下,面对司机张口就是280的无理的要求,原本赢了比赛压抑天性打算壕一回的苏老板瞬间做回了真正的他。

陈圣俊瞧事态不对,揽过司机的肩。示意装装样子就好了,我老婆我都不敢骂。

“小伙子真懂得疼人。”

“我是……”想说怕你被他素质三连,可惜素质三连在陈圣俊这匮乏的中文词汇量中根本不存在,也只好作罢,讪笑着点点头。



最后还是以陈圣俊贡献出他的最后一张百元大钞了结。

司机骂骂咧咧走远了,这钱挣得,我为了你们俩的幸福我多冤吶我。

苏老板并不能听清他在说什么,极不情愿也只好接受了被宰的事实。

他心疼,心疼陈圣俊……的百元大钞。

毕竟老婆(?)勤俭持家的架势还是要摆出来的嘛。



“酸伟,我没钱了,钱包gg。”

陈圣俊委屈的指了指他的名牌钱包,清一色蓝绿毛爷爷,身为陈圣俊的钱包不要牌面的啊!

“你要什么回去套路粉丝寄给你呗。”

“noQAQ,粉丝不一样,想要礼物,酸伟给的!”

“cnm滚(ノ`Д)ノ”

“哦……知道了……”

大型犬类黏起人来真有一套,嘴上说着知道了狗爪子却很诚实,揪着苏汉伟的衣角不放,突破一米八的大个子却缩着头站在他身边,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他突然想起第一回见面的那一天,日头很晒,光线晃眼,宝哥领着一头杀马特金毛的韩国AD,推开了训练室大门,走进了他的生命。

他一手扯下右耳耳机,与这位陌生人礼貌的点了点头。

陌生人的笑容有些害羞的不自然,落在他眼里却让他有些失神。


正巧聊天窗口里赵志铭问他,

“嘿兄dei,你说以后都要打职业,会不会找不到女朋友啊?”

女朋友还真是没有,男朋友行不行?

苏汉伟重新塞回耳机,是他最喜欢新垣结衣的那首小小恋歌。




あなたと过(す)ごした时(とき) 永远(えいえん)の星(ほし)となる 

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刻 都化做美丽的星辰  


ほらあなたにとって大事(だいじ)な人(ひと)ほど    

看啊 对你而言最重要的人  


すぐそばにいるの    

 一直在你身旁  


ただあなたにだけ届(とど)いて欲(ほ)しい    

只是想要传达给你  


响(ひび)け恋(こい)の歌(うた)  

鸣响的恋爱之歌



此时此刻,跨越漫长时光的歌声,站在他眼前的这个人。

扬起一如当年令他失神的笑容。


苏汉伟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平生第一次因为坑了别人的钱产生愧疚之心……不如带这逼回去双排直播回回本儿?

“走,sbad,你爸我今天心情好,带你双排虐虐狗!”



陈圣俊心里乐开了花,拉着他的宝贝中单向前方就是一阵狂奔。

未来啊,我们来啦!





-end


这就是你们开婚车的真相吗……好朴素的生财之道……

emm,不知道你们看懂了sbad的套路了没……感觉自己写烦的地方就变成了流水账(。)没有3了写不下去了_(:зゝ∠)_

安利一下小小恋歌,整首歌充满了恋爱的粉红和酸臭味……苏老板哼过,虽然听不怎么清。


(啊啊问你们个事儿!   微博有小姐姐说洲际赛结束那天,看到小伟半夜两点从酒店打车粗去,腿哥第二天又说舅子那晚去网吧包夜了真哒假哒?Σ( ° △ °|||)︴所以发生了啥?被狗粮撑死了。)



评论(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