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语者-。

舅夜 毕侃

不会跑路,但会失踪

产粮很任性,填坑需努力,喜欢是真的

专业是剪片子的 半吊子小辣鸡

沉疴旧疾 一言难尽

【舅夜】失联

心态爆炸的一波短文。虐向。

时间线退役之后。私设。精神混乱。国际惯例×3


是不是一个人努力生活下去有一天就能重新遇到你呢。

是不是只要我什么都不听不看,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住下,就能一直一直和你在一起了呢。

他怀疑自己是否在寻找答案的时候忘记了什么。

他已经25岁了。



01

他已经忘记了收到病理报告时的心情了,可能是那天暖和的风和可爱的恋人使生活看起来特别美好,美好得都不像真实故事。

所以他把那天归结于做了梦。

极端的美丽对应毁灭。


小恋人踮起脚凑上来吧唧了一口。

“老子没在怕的。所以你也别怕,稳住,别急。”

就像他们还打职业时的那样,苏汉伟递来一包白色恋人,饼干的甜腻滋味在他口腔里化开,然后很神奇的,他就有了前进的动力。



02

后来苏汉伟变得更加嗜睡了。

他像往常那样拉着陈圣俊说着骚话,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秋日温和的阳光将他笼罩起来。


“我桌面下面的第三个抽屉,放了很多零食,以后你想吃就吃。好早之前就想和你说了,一直忘记。”

抬手抹了抹眼睛,久违的温热在手掌心漫开。

没关系,以后想吃什么我和你一起吃,想去哪里我和你一起去。


陈圣俊乖乖按苏汉伟说的话把第三个抽屉打开,没有上锁,里面尽是自己爱吃的零食,他突然觉得头有点痛,一些奇怪的画面在冲撞大脑,努力地忽略掉那些异样的熟悉感,把它归结于自己过分了解恋人的喜好。

你今后会忘记的是什么呢?为什么我觉得我才是那个忘记的人呢?



03

“你在说什么?什么请陈圣俊先生过来听电话?我就是陈圣俊啊,你们这些医生在搞什么鬼?”

“治疗相关事宜要和病人商量,那就和我说吧。”

……

电话那头的主治医生有些不明所以,自己负责了一个季度的病人,怎么就突然变成了口音。



04

距离这个赛季的总决赛也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

圣诞过后就是跨年了,年轻人们似乎总是更偏爱西方的节日多一点,对于他们来说更是要把每个节日都过出气氛。

陈圣俊把苏汉伟的有些冰凉的双腿捉住,放在自己膝上,熟稔地按摩起来。

“想吃什么?”


“糖炒栗子?”

“糖炒栗子!”


“你也馋了吧?sbad,我想吃以前我们常点的那家糖炒栗子了,好可惜啊,后来它关门了。”

陈圣俊挠了挠头,他印象里的自己对糖炒栗子并没有多大的执念,相比之下他应该更想要吃的是妈妈做的泡菜才对。

可能是跟兮夜在一起久了之后,被不经意间改变了喜好吧。


“我知道他开了家新店,只是不做外卖了,我去买。”

苏汉伟笑了起来,落在陈圣俊眼里像是有一瞬间回到了打职业时的时光,指尖穿过他的黑发,掌心最柔软的位置覆住恋人的发旋,他像上了瘾一样忍不住揉了揉苏汉伟的脑袋。

意外的是傲娇的恋人没有炸毛,这种笑容在他身上不是常见的,却一点也不让自己陌生。

“好。”

“记得把汤喝了,不要饿着等我回来。”

陈圣俊倾过上半身来把因为动作往下滑的电热毯掖好,苏汉伟今天有些意外的乖巧。

“喂sbad,路上注意安全。”

临出门前还揪着他的领子亲了亲他的嘴角。



05

上海下雪了。


路上行人和车流往来不知疲倦,纷扬的雪花落到他额前的刘海上。

嘿,要不回去跟酸伟说一声,改天一起染个奶奶灰吧。

这样就算是一起到白头了吧?


陈圣俊把热乎乎的糖炒栗子夹在臂弯里,搓了搓手掌试图让自己的手心获得更多温暖,然后掏出自己最喜欢的砸熊少女,安妮钥匙扣在锁孔边摇晃了下,门就开了。

他们的家。

“酸伟,你的糖炒栗子到啦。”

回应他的是暖气过高的温度和一瞬间停止的心跳。

冷暖温度的突然变化让他打了个喷嚏。

一路上费心捂在怀里的糖炒栗子从袋子里翻滚出来,骨碌碌的滚到满地都是。

苏汉伟窝在电竞椅里安安静静的,lol电视台里回放的两只队伍正在对决,然后水晶爆破的音效在空气中回响,接着就是欢欣雀跃的粉丝呐喊。

小小的恋人始终一言不发,甚至眼睛都是闭上的。

“跟你说赶紧把排骨汤喝完,你看看都凉了。”


他捂住苏汉伟还有着温度的眼睛,却有冰凉的泪从自己眼里流出来。

他的兮夜睡着了。

他不会再像以往一样忍不住笑意,颤抖着眼睫醒来了。

陈圣俊头痛难忍,还是不肯松手,捧着他的脸试着喊他,“sb,你的糖炒栗子到了。”



06

“清醒一点吧!苏汉伟!你从他生病开始就一直不肯相信,难道你可以骗自己一辈子吗!”

能,他很想喊出我能。

可我不是苏汉伟,又为什么要回答呢?


他只是有些莫名其妙的抬头看了眼向人杰,还有他身后站着的,自己从遥远韩国赶来上海的父母,他们怎么哭了?再往后看,视线触及一片令人晕眩的白色,强烈的光线刺得他眼睛生疼,大脑胀痛,他一次又一次集中视线想要看清什么,却只看得清一张轮廓很好看的脸,狭长的眼紧闭着,还有胸口和手臂都纹着他很喜欢的刺青……


最后的防线崩溃,他不管不顾地往前走,和现实撞了个趔趄,才知道终于和谁失联。



07

苏汉伟惊醒,又闭上眼,偌大的双人床继续重复着分不清真假的梦境。

一直沉沦下去吧,直到漏洞百出。



-end


和一个人在一起久了,也许某一天,你就可以变成他。

避开所有记忆的干扰项,完美地活成他的模样。


这里失语,感谢关注评论和小红心❤

emm故事中有些怪的“bug”是想要表达“他”的记忆和现实相悖,出现了混乱,粗糙文笔,请自由解读。


有个系列文在蓄力中,希望我生得出来。

评论(8)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