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语者-。

舅夜 毕侃

不会跑路,但会失踪

产粮很任性,填坑需努力,喜欢是真的

专业是剪片子的 半吊子小辣鸡

沉疴旧疾 一言难尽

【舅夜/康笨】红白玫瑰 1

国际惯例×3  【bgm:白玫瑰


xiye×mystic×ben×condi  cp洁癖慎点

他说,爱情里不被爱的才是第三者。

我说,这场爱情里何止三者。



天光微熹,巷尾隐约传出肉体碰撞的声音,为首的那人闷哼一声昏死过去。

“行了,不要闹出人命。”

他在这一区混迹已有几年,势头正盛,有不少仇家或是滋事挑衅的人找上门来,最后不管三七二十一,总会折在他手上。

“向哥你看,”手下的弟兄递过来一个墨绿色的小本,“这家伙哪来的学生证?还是F大的学生。”

照片里对半分的刘海少年正咧着嘴对他笑,向人杰一怔,险些把学生证撕成两半,嘴角扯出一个令人不易察觉的弧度,痞气的目光扫过有些苏醒迹象的混混,手下收到信号将一瓶冰水浇上那血肉模糊的伤口。

“醒了给我打,往死里打。”



炙夏就在苏汉伟猝不及防的时候来到了。

斤斤计较的苏老板算了算最后仅剩的一点零钱,迷茫的望向马路的尽头,热气蒸腾成肉眼可见的温度浮动,把视野里的一切都模糊成不太真实的模样。

租的房子是不能住了,拖欠了三个月租金的房东正在满世界找他。

握在手里汗涔涔的手机闹腾起来,苏汉伟骂了一句后接起。

“小黑皮?”

“cnm有事说。”

“毕业论文再不交明老师这边的学分就拿不到了哟。兄dei好心提醒提醒你,三天你就是成仙也写不完,不如找个学霸男朋友比较有用哦。”

“我早该知道你是个粗森,以男色侍人,呸!”

“荡荡,小伟说我男色侍人。”手机里传来低低的男声,像是在压抑着什么,苏汉伟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看我需要吗?”

苏汉伟朝大马路翻了个白眼,硬塞一嘴狗粮也就算了,童扬一个堂堂法学系系草,怎么能就这么瞎了呢?

虐完单身狗的赵志铭心满意足,结束通话。

相比苏汉伟这边快要“人间蒸发”的窘境,他吹着自习室里的空调,美滋滋地搭着童扬的肩,将两份毕业论文enter发送。

罔顾好兄dei苏汉伟的死活。



在困难也总是要想办法生存下去的,苏汉伟再次抬头,面对这个不友好的世界。

于是在这个繁华的地段,在沿街大多与奢侈品有关的商铺里,苏汉伟捕捉到了一栋与周边妖艳贱货都不一样的建筑物清流。

啊,清纯而不做作。

就是它了。

向哥KTV。


其实只是因为走投无路了而已……




梦想再美好,也要先经历现实的考验。

ktv老板打量了他几眼。

“我们这里不收童工。”

“我……我是个学生,”末了为了让这话更有说服力,“我是F大的学生。”

向人杰挑了挑浓厚的眉毛,骨节分明的手指在黄花梨木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

“F大学生?”

“嗯对。”向人杰接过苏汉伟递来的学生证。

“……你被录用了。”

苏汉伟有点懵,这就可以了?“为什么录用我?”

“没有为什么。”


“啧你这学生,怎么什么规矩都不懂啊,录就录了,录得太简单你还不乐意了。”老板起身离开,维持着开门姿势的秘书用胳膊肘捅了下苏汉伟的腰。

听到秘书这话的向人杰侧过身停了下来,昏暗的吊灯投射可以忽略不计的温度,将他的脸蒙上一层暧昧不明的光,办公室里落地窗不知何时敞开了些,滚烫的风裹狭着烈日的气息灌到苏汉伟身上,短短的几分钟,他已经开始依赖这里的冷气。

“一个人能否做好一件事,有时候不是看他能力如何,而是看他有没有心去做。”

“你会做得很好的,这是因为……”

“你已经走投无路了。”



这人走路都自带黑帮老大的气场……

还真是道上混的人啊,眼光真的毒辣。

直到向人杰消失在走廊尽头,苏汉伟才想起来跟随前来交代工作的领班。


“一楼酒吧,二楼ktv,刚才老板面试你的地方是顶楼……”

领班陆陆续续向他交代各种事宜之后,侧过头瞥了他一眼,“现在你可以问我一个问题。”

“你们老板为什么会录用我啊?”

苏汉伟不好意思的搓了搓衣角,回应他的却是领班面无表情的纠正。

“我不知道,我的职责范围也不包括知道这些,”领班推了推金属框架的眼镜,“还有,是‘我们老板’。”


“提问的机会用完了,我带你去看下安排的住处。”

“嗯……嗯?那我的工作是什么啊?”

“顾客按响服务铃,你就去满足他们所有的要求。”

男人推了推眼镜,露出玩味的笑容。

“我叫柯昌宇,你也可以跟大家一起叫我腿哥。”

柯昌宇指指胸前的姓名牌,957三个电镀的编号数字反射着昏暗的灯光。

没来由的给人一种压迫感,却又有一种魔力,让人不自觉的想要信任他。

脑子迟钝的苏汉伟好像理解了他的称呼--腿哥的含义。



少数特殊安排的员工宿舍为了工作方便,就安排在ktv大楼第三层,苏汉伟和柯昌宇在路过电梯时碰见了一个背着吉他的男生,他迎上那穿透眼镜的目光,像老友一样自然。

“腿哥。”

“今天来的很早,培训班下课了?”

“嗯,所以今天就想来早点做准备。”

柯昌宇侧身向苏汉伟介绍,“这是我们酒吧的驻唱PentaQ,徐铭枢。”

“你好,我叫苏汉伟,是新来的服务生。”

苏汉伟在心里暗搓搓地怀疑两人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很要好的朋友吧?他的视线小心翼翼地在两人之间穿梭,或许柯昌宇自己没有发现,在看到徐铭枢的那一刻,他硬邦邦的敬业爱岗脸有多柔和。



随后苏汉伟就开始了自己酒吧服务生的工作。

来了很多天,苏汉伟发现徐铭枢这个驻唱不光长得好看,唱歌好听到没话说,还很好说话。

关键这个PentaQ还很有魅力,几乎是每一天都能看几个顶着柯昌宇扑克脸和他搭讪的美女。




-TBC



大型夜店养成×商战无间道×大四角关系

骗你的,只有大四角关系是真的。

支线很多,荡萝,厂荡,7Q,七月,应有尽有 

不保证下一章你俊哥和ben宝贝能不能出场……

评论(1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