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语者-。

舅夜 毕侃

不会跑路,但会失踪

产粮很任性,填坑需努力,喜欢是真的

专业是剪片子的 半吊子小辣鸡

沉疴旧疾 一言难尽

【仲孟】犀照 壹

百粉点梗第二篇,献给我的阿依大佬 @阿依_日常咸鱼 

万年没产出仲孟的废鱼,写系列可能以后有车

微执离,设定与钧天大陆有所关联,不考究

同门师兄弟,犀照还魂


典故:

生犀不敢烧,燃之有异香,沾衣带,人能与鬼通。

《异苑》卷七




“师兄师兄!……师兄”

“……为何要害我呢。”


仲堃仪从榻上惊醒,瞥了眼在梦中被自己扫落的佩剑,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一时间有些失神。

他环顾空荡荡的寝殿,冷冷清清没有什么人气,空气中还漂浮着能让他熟睡的熏香。

那种空缺的感觉再一次席卷而来。

好像有什么被自己遗忘了,努力去回忆的时候却又头痛难忍。

大概是门内事务繁杂,累过了头吧。


天枢玄青门,立于天枢至北的地方,冰川常年隔绝外界,所处之地灵气充盈,成为修行之人最好的屏障和居所,三年前钤宁掌门的大弟子两仪继任了掌门之位,玄青门在他的带领下无甚大风大浪,弟子们过着安宁修行的日子。

只是玄青门的弟子们大多都知道一个公开的秘密。

修为高深的掌门不知为何记性却不好,时不时会忘记一些事情。



01

玄青门,弟子别院。


“我的兵马已至你城下,仙君承让。”


玄黄道袍的仲堃仪对面坐着一位身着紫色道袍的男子。

男子粲然一笑,挥挥手作罢,将一杯酒引入咽喉。

“下不过你,跟我就不必那套做派了吧,和你对弈我也从未赢过。”

“要让你尚武门内弟子知道他们的经世奇才是这副德性,玄武,你也别混了。”

那被称为玄武的道人满不在意的拂掉衣袖上的落花。

“自师父退隐后,掌门之位交给了我,后来……后来本座勤勤恳恳,对待门内事务尽心尽力,哪里似两仪你这般清闲。”

算来他们相交已有数十载了,修道之人阳寿普遍比常人长些,对年岁之事也就不那么计较,不过这一日仲堃仪忽然悟出个道理,有些很久都不被提及的疮口,在漫长的岁月里往往难以愈合,流了血化脓,年年岁岁,往复不止。


“你,还在寻他?”

仲堃仪盯着面无波澜的执明,试图从他的面无表情中找到些破绽。

但是没有。

“我明白人死不能复生,就算修道之人亦不能免……”

仲堃仪皱了皱眉,十分不解,“那你这又是为何?”

“但你知道吗,阿离就像在我的身边,仿佛本座侧过头便能看到他,看他一本正经的代本座处理事务,一本正经的劝本座担起责任……于是一天又一天,一天又一天……罢了,反正也有许多年了。”

仲堃仪阻止不及,眼睁睁看着挚友又灌了一壶酒下肚,玄武摇了摇手里的空壶,眼神飘忽。

“阿离酿的酒,用了羽琼花初开的花瓣。”

酒的香味太过浓重,像闻着便醉了,仲堃仪烦躁地捏了捏眉心。


“玄武,身为修道之人,执念太深是不会有善果的。”

“本就也只有你两仪醉心修道,我空有一副好壳子,心却从来不在这里。”

“况且你又何尝不是一样,两仪,我们都是有执念的人,就别互相劝解了。”

仲堃仪哑然。


他承认他的确有,只是他没想到,最后他的执念不是修道,不是升仙,甚至不是胸怀苍生。

只是为了一个未曾谋面的人。

 

彼时的仲堃仪还沉迷仙术,是个平日里免不了偷点小懒的普通大弟子。




02

晨诵的钟声响过三次,陆陆续续走进大殿的弟子们终于到齐,一月一次的早课例行由掌门亲自负责,作为大弟子的仲堃仪早已在最前面的蒲团上坐着,面前摆着本随手翻了五页的书。

那一日小聚对他来说不过是个插曲,并没放在心上。

“至少我是不会这般癫狂的,”他这样想着,顺着狂跳的心口,安慰自己幸好刚才被点名回答的是迟到的倒霉师弟,顶着一夜未眠留下的硕大黑眼圈上完了早课。


谁知仲堃仪还没揉着发酸的膝盖从蒲团上爬起来,就听见师父身边的凌司空发话:

“高阶大弟子仲堃仪留下,掌门有话对你说。”

他腿一软又跪了下去。

“昨日师父救回一条受伤的青龙,已经能控制自己的化形了,不必担心伤及无辜。”

师父前些年来云游四海,惯做乐善好施之事,救回花花草草,飞禽走兽更是常事,这次救了条青龙……也不奇怪……吧。

所以?

“本座收了他做弟子。”

啊?

“两仪,师弟就住在你的别院里,由你照顾,你可有什么疑虑吗?”

弟子可以拒绝吗?

“回师父,弟子没有。”


仲堃仪跪着拱手作揖,表情实在有些奇怪,掌门忍不住问他:

“你跪着作什么?只是知会你一个新师弟要来,不用行此大礼。”

“……弟,弟子知道了。”

身侧的凌司空出声提醒,“掌门,该带两仪去瞧瞧他了。”

“咳咳,走吧。”



师父领他向枢居别院走去的时候,仲堃仪用他极好的脑子想了想…… 好吧,他宁愿自己脑子不那么灵光,这样就不用提早预见自己的命运。

师父你根本没想让我拒绝吧……


仲堃仪打量着那双滴溜溜的大眼睛,眼睛的主人把大半身子藏在帐幔后边,只露出一个小脑袋,乌黑发亮的长发像是未曾打理过的样子,随意地搭在他瘦削的肩上。

……真的不是女孩子吗。

仲堃仪正沉浸在自我怀疑的漩涡中,理所应当没有听到掌门的话。

“生死善恶自有果报,时机既到,权看它如何造化了。”

“切记,不可让其他师弟和外人知道他是只青龙。”



午饭过后,师弟们好奇地围到仲堃仪身边,准确的说是仲堃仪身后突然多出来的小尾巴青衣少年。

仲堃仪有些不耐,拎起小青龙后颈的布料,干净利落地把他提走。

“哎哟疼疼疼!勒死啦咳咳咳。”

仲堃仪扫了一眼背后紧追不舍的师弟们,心一横,揣起自己嗷嗷直叫的小师弟就跑,就跑了,跑了,了……

算了,作为大师兄要做师弟们的表率,养个无害妖精,仲堃仪忍了。


“两仪哥哥,小葱可以叫你两仪哥哥吗!”

仲堃仪扯了扯嘴角,一时无语,这什么名字?

“你……叫小葱?”

“小葱没有名字,这是师父随口给小葱起的。”

小青龙昂起小小的脑袋,颇为神气地炫耀仙长给他取的……嗯很有水准的名字。

“师父是从哪里把你带回来的?”

“玄青门前东坡的山头上,师父当时说我奄奄一息,看我可怜,有缘便捡回来了……两仪哥哥,奄奄一息是什么意思啊?”

……

“我问你,你年方几何?”

“这个啊,小葱也不清楚啦,大概快有一千岁吧!”

面对这只笑得春光满面灿烂无比的青龙妖怪,仲堃仪觉得自己多年来匮乏的表情忽然丰富了起来。


“两仪哥哥?”

“不许叫哥哥!”

“那要叫什么啊?”

“……叫师兄吧。”

让一只老妖怪喊哥哥,绝对不行!!


“两仪哥哥我们再去吃点包子吧?”

“不许叫哥哥!叫师兄!”




前排,出售大师兄之位的有没有人要啊喂!

--来自仲堃仪不做老妈子的修仙客户端




-TBC


治愈 or 致郁

ps.执明的性格和刺列中可能有较大反差(如果你们觉得土土也是的话),作为一个伏笔,后面会有交待。


这里失语,感谢小可爱们,欢迎评论唠嗑和投喂小红心❤

位份什么的专属用语完全不会,称呼乱扯的,还是个废话流,有误欢迎扫盲。


感觉这个梗适合写长篇,然鹅懒惰的我决定写短篇几发完结。

因为……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