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语者-。

舅夜 毕侃

不会跑路,但会失踪

产粮很任性,填坑需努力,喜欢是真的

专业是剪片子的 半吊子小辣鸡

沉疴旧疾 一言难尽

【舅夜/康笨】红白玫瑰 2

国际惯例×3  【bgm:红玫瑰 】 红白1戳我


xiye×mystic×ben×condi  cp洁癖慎点

他说,爱情里不被爱的才是第三者。

我说,这场爱情里何止三者。



“废物,依附着别人活下去的废物。”

隔间里传出一声叹息,痛快地吐过之后反而感到一阵空虚,瘫在角落的无能为力让陈圣俊像是泄愤一样,挥舞着酒瓶将自己浇得浑身湿透。澄黄色的液体倾泻在眼前,混合着黑色瓷砖倒映出他扭曲的脸。

陈圣俊盯着脚边液体流动的痕迹,酒瓶子边缘的残留液体滴落其中,狠狠敲碎眼前的自己。

愤恨着这个破碎的自我,却找不到终结痛苦的理由,甚至慢慢沉溺于人类习以为常的堕性,通过酒精来麻醉自己,多么废物啊, 这样的自己。


灯丝毫无预兆地断开,电流嗞嗞同光源一起消失。

浓黑像发苦的液体一样无孔不入,呛得他眼泪直流。




在夜店工作怎么能不喝酒?

苏汉伟收到呼叫的时候刚好喝完一杯玛格丽特,靠在吧台边对着徐铭枢发呆。

原来有些人真的像民谣里走出来干净的少年,唱歌都能够如此温柔。

这时候嘈杂的酒吧总作为一种极致的反衬,舞台的边界隔离出另一个世界,即使浮夸又张扬的的灯光打在他身上,劣质又难闻的干粉或是泡沫落到他发上,也是质朴柔软的味道。

来工作这些天,苏汉伟还是第一次听到徐铭枢唱古风歌。一首芊芊虽提不起夜场年轻人的兴趣,但着实让苏汉伟惊艳了一把,就像是突然会心一击,被生活打磨成斤斤计较的自己找到了共鸣。

不过以上都不是苏汉伟那匮乏的语文词汇量可以形容的。

他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扮演痴呆儿童拍手叫好。



“兮夜,306号包厢的客人去洗手间很久了,你去看看。”

柯昌宇就站在不远处,通过呼叫机给苏汉伟指派任务。

“记住两件事。”

“森莫?”

“以后上班时间不要偷偷喝酒……还有,每敲开一个隔间的门,都要有礼貌地说兮夜竭诚为您服务。”

……

苏汉伟不明白为什么,柯昌宇好像可以对很多人展现腹黑的一面,而对待徐铭枢的态度,却正常到不太正常。

眼神大概是不会说谎的。

“山穷水绝处回眸一遍你…”

整首曲子终了,最缱绻的词也只莫过这一句。

而他看到柯昌宇只是抬起头,看不清目光是否有波动,朝着徐铭枢深情歌唱的方向,面色如常。

他却愈发迷惑。




“您好先生代号兮夜为您服务。”

推开每一扇都是空门,苏汉伟的耐心终于在倒数第二个隔间彻底耗尽,加上酒精适时发挥了些许作用,他气得一脚踹在最后一间的门板上。

“啊!”

陷入一片黑暗,磕在门板内侧的后脑隐隐作痛,强烈的酒精气息将苏汉伟兜头罩下,身体遭到无情的禁锢,一切发生地太快,甚至来不及反抗,陌生的手已经游走在他腰间,几次无意间磨蹭到男性敏感的那一处,苏汉伟绷紧身体忍耐,咽喉中微弱呜咽却还是断断续续地从嘴里漏出。

体温徒然升高,心跳也在持续加速。

不可以,不可以这样下去,要在失控之前终止这一切。


被压住紧贴在门板上的手臂艰难支起,服帖地拥住了暴躁的醉鬼。

温热的躯干缠绕在他的腰际和后背,苏汉伟向前倾,脑袋刚好到他胸前,像是要投入他怀里去。

醉到只剩一分清醒的陈圣俊终于死机,像是失去了所有行动力,先是愣住,然后发现自己没来由地紧张到冷汗直流。

没人这样抱过他。

没人会这样抱他的。

他……是死了吗?




“嗷啊啊啊啊啊!”

趁着对方似乎在失神的空隙,苏汉伟指尖发力,一把掐住了他腰上的肌肉。

然后苏汉伟被重新抵在了门板上。

好在黑暗中的视觉隐约恢复了些,对方似乎是个高出他一头的醉汉。

永远也不要和醉汉计较什么,苏汉伟按耐住即将爆发的怒气和羞耻的少男心,酒精的蛊惑也减少了些,决定先把他带出去再说。

啊西八,这么沉,应该喊重量级来的吧……

苏汉伟绝望地怀念起被他落在吧台的呼叫机。


“吵死了,你这家伙。”

“还是个矮子。”


……

算了,这种醉鬼,打死拉倒,再冲下水道里烂掉。


几乎是同一时刻,昏暗的隔间外亮起了微弱的光,一个迅蹦起的身影将另一个高大身影撞得趔趄倒地。

重量级队友傻窝吓得连裤子都忘了脱,刚到手的美颜相机啪嗒一声摔在地上,不知道该出戏地感叹一下这只小鬼的头真铁,还是应该顾虑一下自己的性命是否堪忧,脸又青又白堪比网红变脸主播。

很长一段时间向哥ktv都笼罩在男厕所有鬼这件事的阴影上,甚至还能看到三两个成年男子结伴一起上厕所的奇观,但这都是后话了。


这个故事深刻地告诉我们,永远不要嘲笑苏汉伟的身高。




第二天苏汉伟顶着昏昏沉沉的脑袋上白班,他并不关心昨夜自己晕倒后,被自己撞晕的那个醉鬼也不知所踪。

“喂,小黑皮,你在干嘛?”点开微信语音,赵志铭欠揍的语调难得有些严肃。

“在上早班啊。”

“……我把你上次发给我的定位发给东贤了,他去找你了,现在应该快到了。”

苏汉伟的胃开始抽痛。

“赵志铭你到底在做什么!”

对面传来一声叹气,“ 我没想做什么,小伟,你迟早要面对的,大家背井离乡来S市求学,两年了。我的确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至少把话说清楚,不能不明不白一辈子都不见吧。”


从昨晚半夜到现在未进过食的情况让苏汉伟手脚发软,神经也因为混乱的作息变得敏感脆弱。他扶着冰凉的壁砖,弯腰靠在墙边。

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声音,绝对不能让他知道自己在这里工作。



“需要帮忙吗?”

身材高挑的男子戴着一副宽大的墨镜,居高临下地看他。

苏汉伟不得不承认他有副好皮囊。

甚至于倔强不肯服软的他竟下意识地伸出手去。对方只是一瞬不瞬地打量着他,苏汉伟把隐隐有些发烫的脸别开,手却执拗地僵在半空不知道在期待些什么。

他也不明白自己在期待什么,对一个陌生人突如其来的好感让他手足无措。

男子偏身走过,苏汉伟被自己莫名的失落击中,浑身的尴尬更让他无所适从,低下头也就没看到那人忍不住扬起的嘴角。

“跟我走,小矮子。”




除掉了刺,又怎么能算是红玫瑰。

等待开小差的前台小妹去拿快递,向人杰把玩着桌上用来装饰的玫瑰,有人推门进来,被大理石地板摩挲过的每一步的脚印都清晰无比。

向人杰假意板起脸,闻声抬头。

等他努力地眨了眨眼,眨到眼泪快要留下来。

清秀腼腆的少年站到了他眼前。

“你好,我是南东贤,来找人的。”


在一座人来人往的城市里,与曾给过你独一无二心跳的人重逢,这是多大的几率呢?

向人杰紧握着那支红玫瑰,削去刺的根茎贴合着他手掌的纹路。

一点都不疼,只是过度的施力让肌肉有些酸涩,莫名其妙的心跳声迫使他想说一句,一句什么都好,只要打破这令人窒息的沉默。

“给,给你……”

少年呆愣了几秒,然后捂嘴笑了起来。

“我是来找人的。” 

……

“一看你就是刚找的工作吧,既然这样就不麻烦你了,我自己进去找就可以了。”

少年经过他身侧,突然双手撑住前台桌的边缘,踮起脚尖将上半身大幅度往前倾,白皙的侧脸与向人杰右耳平行。

“小伙子搭讪技术有点老套,怕是把不到妹哦。”


摊开手掌,拾起刚零落在脚边的新鲜玫瑰,濡湿的手心无意将花瓣附着。

他在心里念出那句曾千万遍模拟过的回答。

“你好,我叫向人杰。”

人却已走远。




另一边。

陈圣俊圈住探头探脑的苏汉伟,好看的眉头皱在一起。

“别动,他过来了。”

小矮子立刻老实。


“唔。”





-TBC


为了弥补昨天没更新的锅,第二篇比第一篇长了好多……

这里失语,人生中第一次写连载,我尽量只虐不渣(a litte),依旧废话流,不成熟的地方很希望得到指教,欢迎评论区唠嗑提意见,感谢小心心和小蓝手,你们的每一份喜欢都会成为我更新的动力!


大型夜店养成×商战无间道×大四角关系

骗你的,只有大四角关系是真的。

支线很多,荡萝厂荡7Q七月应有尽有 

(呸,打狗屁广告)

评论(1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