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语者-。

舅夜 毕侃

不会跑路,但会失踪

产粮很任性,填坑需努力,喜欢是真的

专业是剪片子的 半吊子小辣鸡

沉疴旧疾 一言难尽

【舅夜/康笨】红白玫瑰 3

国际惯例×3  【bgm:白玫瑰】  红白 1 2

本章少量前尘旧事预警


xiye×mystic×ben×condi  cp洁癖慎点

他说,爱情里不被爱的才是第三者。

我说,这场爱情里何止三者。



眼睛被一只宽大的手掌盖住,其他感官变得敏感异常。

甜腻腻的冰凉液体顺着唇舌纠缠渡入苏汉伟的口中,口腔被浓郁的香甜所占据,除此以外,还有属于另一个成年男性的气息。

这个男人绝对是野兽,蛊惑人的致命陷阱,将猎物一击毙命。

苏汉伟愣愣的想,却只能老老实实任由对方扫荡。


逃不了,也不能逃。


温热的气息喷薄在耳边,被遮住的视线恢复了一线光明。

光亮就着略微分开的修长手指渗进苏汉伟眼里,仅仅毫米之间的暧昧过了分,陈圣俊那双好看的丹凤眼就这样堂而皇之地映入他视网膜中。

“乖,别动,有人在看。”

心跳如擂。




南东贤转身和吧台要了一杯酒。

小孩子的把戏还是太拙劣了。

他太过熟悉那个一紧张就下意识握紧的拳头。

何况……

谁也没有发现,甚至瞒过了自己,南东贤心里一瞬而逝涌现出的不甘。

“呵,有谁会在接吻的时候遮住恋人的脸呢。”



三个人各怀心事,沉浸在各自的世界里。



四下无人。

苏汉伟呆滞地打开小包间里的灯,看着大爷似的瘫在沙发上的陈圣俊终于想起来什么。

瞬!间!爆!炸!

“我靠你亲我干嘛!傻逼啊!”苏汉伟忿忿地骂道,抬起手背往嘴唇上就是一顿猛擦。

陈圣俊眯了眯眼睛,起身步步逼近。

苏汉伟有些后怕,没来由的心虚,不对啊,给傻逼占了大便宜,怎么自己还心虚呢?


“啊啊啊啊丢死人了!你有病吧!”

“都是男的……而且,我没病。”

“可……可是!”憋了半天说不出一句话的小个子真的很可爱,“哎呀我去,算了算了。”

“你过来……快点。”

“你自己好好想想,”陈圣俊腆着脸用食指在两人的胸前来回点了下,“你和我,都是男的?”

“对啊。”

“我比你帅?”

“……对。”

“那你跟我接吻,是不是我还亏了?嗯?”

魅人的丹凤眼凑近,努力让自己的主人变得更有说服力,苏汉伟反射性地缩了缩身子想要躲开,不过马上就抓住了陈圣俊话里的重点--按他这样想居然没错。

这么说我还赚了???什么逻辑?

“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不嫌弃你。”

陈圣俊咂了咂嘴,摆出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

“我不会嫌弃你的,你的嘴很软。”



……

我叫苏汉伟,来自F大,现在是一名向哥ktv的服务生。

我感到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驱使我,去锤爆那个占人便宜还强词夺理的家伙。

不过很可惜,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并没有时间这么做。



 

包厢的门突然被人推开, 气氛骤变。

避无可避。

记忆的门阀大开。




烈日的势头好不容易减弱,已是九月初秋时节,秋老虎却还在张牙舞爪散发过度的余热,将行李箱搬到宿舍安顿好,大一新生苏汉伟单薄的T恤已经有些汗湿。

“晚上,迎新,能带我一起走吗?”

苏汉伟抬起头,一个面容清秀的男生站在他床铺边,正努力用着他略显生涩的普通话,问话时小心翼翼的样子有点可爱。

“你是我的下铺?”

“嗯嗯。”


带了好几大箱行李的南东贤和苏汉伟落在全宿舍最后。

走之前苏汉伟还看见南东贤往背包里塞了一件白色卫衣。

这韩国人做事情还真是事无巨细……

“走吧。”



数百人挤在坏了空调的大礼堂里,闷热的空气让抵抗力并不强的苏汉伟有些微不适,背部和胸前的衣料也隐隐有湿透的迹象。

好在正常流程之后,校领导没在多留,善解人意地早早解散了新生。

走出礼堂,冷热的温差却让苏汉伟打了个结结实实的喷嚏。

周围的学生纷纷避开,谁也不想在这个忙碌的时节生病。正当学生们潜意识脚步退后远离他的时候,有人却在向他走来。

苏汉伟并不知道这个义无反顾的样子该如何表达,只能用句网上看来的烂俗话来形容。

“他就像摩西分开海水。”



“给你,”苏汉伟低头扫了眼南东贤手里的白色卫衣,“衣服。”

“谢谢你啊。”原来是带给我的啊,之前还嫌弃他磨磨蹭蹭……这下尴尬了。

苏汉伟推开那份厚实的温暖,有些不好意思地拒绝,“不用了吧,我是男生,哪有这么弱。”

“你嗓子哑了,穿上吧,开学有测验,生病状态gg。”



好不容易露出半个脑袋,苏汉伟开始怀疑人生。

南东贤这卫衣领子也太小了吧,这怎么穿啊,他头有这么小??

“噗,哈哈哈哈……对不起对不起,我忍不住。”

苏汉伟呆愣着看南东贤一个人也能笑得前仰后合,完全不能理解。

“我把带子藏进去了,不喜欢带子,不好看……带子缩得太紧了,松一些。”

苏汉伟低头死盯脚边,开始计算往水泥地手工打洞的可能性……

“笑个毛啊笑。”

“不是!是真的好笑。”

苏汉伟觉得他长这么大,从来没觉得哪个女孩子能笑得这么好看,这个南东贤不仅是个男生,而且嘲讽起别人居然能这么好看?

这令苏汉伟窒息的操作让他下意识脱口而出:

“你长得真好看。”


不想南东贤狡黠地眨了眨眼睛,故意凑到他面前。

“谢谢,不过我不喜欢男孩子哦。”


吊带裤T恤外面套了件棉白卫衣,少年苏汉伟无知无畏笑得没心没肺。



“啊西八,光顾着和你说话,走错路了。”

“没关系,跟着大家一起。”

“gogo”


往后的故事就大抵就是有缘无分那种老掉牙的版本了。

无非是睡在上铺的苏汉伟总不老实,经常骚扰他家下铺韩国小可爱南东贤,被人家的秘密女友撞破心事在校园里沸沸扬扬闹了一波,不值得多提,现在回忆起来,苏汉伟竟也觉得那第一天的初遇才大概是他无法放下的原因。

现在也该清醒了。




“小伟,我有话想和你说。”

旧事重提有什么意思?至始至终,从南东贤第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开始,谜面无解,到现在他失去了猜谜的兴趣,没有懂也不想懂了。


……

争执中,酒杯中的液体倾斜着洒向苏汉伟右臂。

接着,透明精致的高脚杯应声而碎,瓷砖上一滩深红的液体,浓郁的酒香弥散开来。


“苏汉伟……”

“喂,你话有点多,走吧小伟。”

南东贤没再说什么,欲言又止地沉默下去。

苏汉伟背过身, 不去理会赵志铭突然的出现,只觉得自己像是个矛盾集合体,每一步都迈得既沉重又轻松。沉重是因为这份单纯的喜欢竟然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压力,轻松的是终于可以看清。

一点一滴的红色自手心手背渗出,滴落在酒吧的地板上,碎开来在暖黄色的灯光下,有种触目惊心的难过。他甚至分不清,那是红酒,还是无法回溯时光的遗憾。只知道胸口翻涌的心血搅动着难以名状的破烂残片,直至彻底粉碎。




-TBC


昨天赢了比赛棒棒哒!

废话流狗血剧情继续上线。(转场一直都写得不好,准备以头抢地尔TnT)

你哩西北甜和胖伟的前尘往事马上就会结束,他们都会找到正经的人(c)生(p)。

今日两更,4我已经写完了。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