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语者-。

舅夜 毕侃

不会跑路,但会失踪

产粮很任性,填坑需努力,喜欢是真的

专业是剪片子的 半吊子小辣鸡

沉疴旧疾 一言难尽

【舅夜/康笨】红白玫瑰 5

来自一个好久不见的断更小透明,和大家说声抱歉,回归。 本期无康笨剧情

国际惯例×3  【bgm:红玫瑰 】  红白指路→ 1 2 3 4


他说,爱情里不被爱的才是第三者。

我说,这场爱情里何止三者。



“哈?”

苏汉伟睁大了原本没睡醒的眼睛,下意识昂起头。

 

陈圣俊宽厚的手掌只是稍稍抬起,就盖在了小小的脑袋上,毛茸茸的触感让他吓了一跳,短而浓密的棕发原来比意想之中还要柔软。

 

同时,这个潜意识的动作也在他自己心里噼里啪啦炸出声响,宛若烟花。

 

你在想什么啊陈圣俊……

 

为了向自己证明自己仍是拥有着足够自持力的男人,他用自以为极具诱惑力的嗓音,像哄小孩儿一样,耐心地给脑袋卡壳的小孩儿又解释了一遍。

 

“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在一起吧。”

 

 

噗咳咳咳咳。

黏糊糊的米粥呈放射状喷到了陈圣俊好看的脸上,而始作俑者被呛到咳得满脸通红。

“呜呜呜呜呜!”

喘着气,胸膛随着呼吸的频率急促地起伏,脸颊到脖颈浮起了一片可疑的绯红,单薄的白色T恤却恰到好处的蒙住了陈圣俊想要往下探索的好奇心。

“慢点,你先把粥吞下去再说话……”

让人无所适从的尴尬在两人之间弥漫开来。

“对不起对不起……”

“咳,没事。”

 

两人别开眼,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突然小孩儿猛地从椅子上蹦起来,一双小眼睛瞪得巨大。

“几点了!!”

陈圣俊突然紧张起来。

“怎么了?”

 

“快迟到了!会被老板扣工资的!”

“啊……那你收拾收拾,我送你去吧。”

“谢谢……你要不……先把脸擦擦吧……”

 

 

嗝。

这是第一次吃饭连味道都没尝出来。

吃货精本精苏汉伟西八烦躁。

 

 

大概他是真的很怕迟到扣钱吧,陈圣俊盯着狼吞虎咽的苏汉伟突然有些后悔,自己从来没有这么鲁莽地做过一件事,但同时又有点儿庆幸,因为有些人的相遇本身就是一场赌博,即使将来有可能输个精光,起码现在手里的牌也是副好牌。

 

只要将一切筹码掌握在可控范围内,包括感情。

那么久不用怕发生预料之外的事情了吧。

他望向窗外逐渐趋于灰白的天际,一丝隐秘的不安爬上心头。

 

要变天了。

 

 

 

苏汉伟回到向哥KTV楼下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接过陈圣俊递来的伞急匆匆往外赶,正巧碰上了领班柯昌宇。柯昌宇提着蛋糕,孤身一人站在花圃边。苏汉伟发现这个平日里总是精英作风的男人居然破天荒换了身休闲服,木质的镜框透露着他与往常相悖的风格。

这明显是放下防备之后的样子。

以至于苏汉伟走近了,他仍没有反应,远视雨幕里的一切,忘记了自己也身处其中。

 

他把伞撑到柯昌宇身侧,试探性地唤了声:

“腿哥,怎么没打伞就下来了?”

 

“出来的时候天气很好,我没想到它突然就下雨了。”

 

“啊……那你还现在要去哪里吗?我的伞可以先借你。”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柯昌宇转过身直视苏汉伟的眼睛,突然扬起与雨天极不符合的明媚笑容,“我买了蛋糕,要陪我过生日吗?”

 

 

 

换掉了湿透的衬衫,柯昌宇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又变回了黑西装金丝镜框的957,大家都在笑,在起哄,合起伙来和寿星闹。

 

柯昌宇笑得很温柔。

只有苏汉伟站在一边,有些无措。

 明明不是那样的,刚才的柯昌宇不是那样的。

刚才这个人一时半刻的脆弱与不设防仿佛只是他的错觉。

 

 


“生日快乐!”

 

“腿哥我们跟你这么久了你今天才告诉我们你生日,太不够义气了吧!”

 

“别瞎说,什么叫跟了我这么久,老板还在这儿呢,工资不要了吗?”

“大不了我们几个另起炉灶咯。拉上我们的台柱子小Q,生意一定好……对了,小Q呢?”

“他打短信跟我说下午有家教课,来不了了。”


几个小伙儿深知向人杰不会对这种小打小闹上心,也不担心平日里和柯昌宇私交最好的徐铭枢不在有什么问题,于是闹得更加起劲,推推嚷嚷往柯昌宇杯子里灌酒,而柯昌宇只是露出了惯常的笑容,喝下一杯又一杯,没有推拒。

 

站在笑声之外,向人杰沉默地盯着柯昌宇,无动于衷,看起来像是真的生气了一样。

末了却只是抬手拍了一下他的肩,一声不吭地走了。

 

到底是哪里不对,现在的柯昌宇和平日里没有什么两样,但总有些说不出的不对劲。

苏汉伟的脑子又开始胀痛。

 

愣神的空隙手心传来一阵酥麻。

 

 

您有两条新消息。

 

有钱大佬TvT:“记得要好好考虑哦,还有,要记得喝醒酒汤,记得想我。”

 

有钱大佬TvT:“[wink~][wink~]”


……

 

苏汉伟翻了个白眼,指尖飞速在屏幕上划拉几下,发送,锁屏,一气呵成。

 

 

 

几乎是同时间陈圣俊的手机屏幕亮起,显示有一条新消息。

 

给钱谢谢ovo:“滚!”

 

 

 

放下手机起身踉踉跄跄地往洗手间走去,一时间好像理不清头绪的事情都浮上了眼前,陈圣俊突如其来的表白,柯昌宇的失常……

苏汉伟用凉水拍了拍脸,拨通了那个备注为“小Q”的号码。

 

“小Q,今天腿哥生日,你怎么没来啊?”

“生日?”徐铭枢握住的拳头下意识紧了紧,“嗯……我刚好在外地办事呢,没有十天半个月回不来的。”

不是正在给人补课赚生活费吗……

“原来是这样啊。”

“那麻烦你跟他说……替我说声抱歉吧,祝他生日快乐。”

 

 

 

记忆刺激着大脑皮层,苏汉伟拖着昏昏沉沉的躯壳向外走。

他看到很多人,总是贱兮兮却因为童扬的异常而沉默的赵志铭,被碰巧遇到时眼底闪过一丝慌乱的童扬,表面上云淡风轻的导师明凯,似乎遭受重大打击的柯昌宇,用谎言粉饰太平的徐铭枢,让人摸不透的老板向人杰,不速之客南东贤……和拿那双深情的眼审视他的陈圣俊。

 

他们站在一起,而他站在他们的对面。

对面是否就是真相呢?

 

他试着向前走。

 

腿哥?他怎么会站在这里?

 

“小伟……我真的没想到,我没想到它突然就下雨了……”

柯昌宇转过头,那张无助的脸庞竟变成了他自己的样子。

那一瞬间,苏汉伟听到从遥远记忆里传来的哭喊,警车压迫神经的嘶鸣,看到红蓝光线交替着刺入他的瞳孔,在那唯一发着光的地方,令人窒息的尘埃却像潮水涌过来,将他的挣扎和无助瞬间吞没。

所以忘记过去就可以理所应当地活下去了吗?

不会的,疮疤永远存在,伤口永远不会有真正愈合的那一天。

 

 

他听到有人急促地敲门,但他一步迈不开,甚至没有回应的力气。

他张开嘴无声大喊,妄图驱赶不速之客。

突然间周身被光线温柔的包裹着,光的来处,是一个看不清面容的男人正在背着光向他走来。

 

“醒醒啊,苏汉伟。”

 

 

 

 

-TBC

 

没有更新快三个月了……

向大家诚恳地道个歉,9月开学到12月的这段时间,各种各样的事让我基本上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私人空间,大学不像我想得这么闲,手上有很多草稿,但是没有心力将它们整理好,更新一拖再拖,甚至国庆长假接到组织的各项活动不得不再一次推迟更新计划,以至于拖到了今天。

这是我人生意义上第一个长文,我想对等待着红白的小可爱们负责,也是对我自己负责。

感谢一直以来给我力量让我不放弃的舅夜和你们。


如果你们还记得我的话,能拜托再给我一些力量吗?

评论(1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