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语者-。

舅夜 毕侃

不会跑路,但会失踪

产粮很任性,填坑需努力,喜欢是真的

专业是剪片子的 半吊子小辣鸡

沉疴旧疾 一言难尽

【舅夜】层层恐惧

。精神混乱 梦境现实  双警察 

国际惯例×3  意识流(×)短文 并不惊悚向       

脑洞源于昨晚看的一部香港恐怖片。欢迎多版本自由解读。

最佳食用时段:凌晨深夜



01

步子踏过积水的楼道,忽明忽暗的灯光,映出两张白皙的侧脸。

两人在一部老旧电梯前站定。

陈圣俊抬手,苏汉伟得到授意慢慢端正手中的抢。

枪口对准电梯的伸缩门。


叮。



“ 你想太多了。”

苏汉伟摁下电梯摁键,亮着黄光的摁键光源向上跳跃。

“我就是说嘛,不是什么大事,有什么好怕的,陈sir胆小鬼。”

他哼起歌来,电梯里的照明灯却开始忽明忽暗,接着响起一个好似电力阀门突然关闭的声音,整个电梯陷入与外界隔绝的黑暗之中。


“快摁紧铃!”


镇定的语气郁积在半密闭空间中,应急灯亮起,却照不到那个小小的人影,莫名的空虚和恐惧逐渐占了上风,拉扯着他的心脏随电梯一起急速下落。

慌忙中陈圣俊胡乱摸索着,将身体紧贴电梯的内侧,以减小快速下坠带来骨折或是内脏破裂的危险性。

不料脊背上传来滚烫的烧灼感,转眼间火舌竟已窜至身前。


叮。



电梯门在此刻打开,陈圣俊凭着求生的本能向外跑去。




废弃了有些年头的港式旧楼里散发着一股霉味,陈圣俊抚过泛黄开裂的墙皮,残块砸落在他脚边,顷刻间碎成一地粉末。

他竟觉得格外怀念。


灯泡维持着最后一丝光亮。

在光亮的尽头,回形走廊的拐角,一个看不清面容的人纵身而跃,投入深不见底的黑暗里。


陈圣俊像发了疯一样追过去,一跤摔得狼狈。


一颗栗子滚到他手边。

“喂,今晚加班我要吃栗子,你去买啊。”




02

陈圣俊惊醒,发现自己正枕在方向盘上。

身边的一颗圆滚滚的脑袋从手机前挪开,语气里是很明显的不满。


“喂,你行不行啊,连续工作好几天了,要是太困你就先回家我申请单独行动吧。”


原来一切只是一场梦啊。


“You very noob,gogo”

“别猝死在路上啊陈sir…”



步子踏过积水的楼道,忽明忽暗的灯光,映出两张白皙的侧脸。

两人在一部老旧电梯前站定。

苏汉伟哼着不连段的调子摁下代表十楼的摁键。


陈圣俊捂住胃部,半弯着腰,额头渗出细密的冷汗。

一模一样的场景,一模一样的的对话……甚至连动作,都一模一样。

电梯上升至十楼的过程仿佛被无形拉伸,漫长到像是过去了一年,直到身边的人提醒,陈圣俊才回过神,走到伸缩门外。

苏汉伟将脑袋探出电梯,东张西望了一会儿,又迅速缩回去。


“你干嘛,这样危险!”

“要不……还是你先去看看吧,我在楼下等你好了。”

“喂!喂!!”



灯泡维持着最后一丝光亮。

光亮的尽头,回形走廊的拐角,纵身而跃,深不见底的黑暗。


他还是没能救他。


陈圣俊痛苦的抱住脑袋,引以为傲的洞察力似乎陷入了令他无力反抗的黑洞里,最基本的意识也逐渐变得混沌。


他一定是忘记了什么。


思维像是生了锈的刃,四肢不能由他支配,他像是破败的布偶,伤痕累累再被乱刀捅死。

那样一张可爱小巧的脸,那样一张分外熟悉的脸,竟在他的脑海里找不到任何一人能与之匹配。


闪着蓝色光点的蝴蝶从无底的黑暗里翩跹而来,带着惑人的光彩,钻进陈圣俊的眼睛。

蝶翅上闪动的鳞粉潜入沉闷的空气中。

鼻腔受到的刺激将他脑内混沌引出体外。




03

毛孔的战栗让他一瞬间清醒。


电梯门打开,一楼。

旧楼外,小个子队友坐在车前盖上,晃荡着并不能够到地面上的短腿。


“喂,你不是真的看到鬼了吧?”


锁孔与钥匙好几次错开,陈圣俊咬着牙,狠狠踩下油门,骤然加速的轮胎与碎石泥土磨出一声尖锐的嘶鸣。



陈圣俊觉得自己行将崩溃。

他们一直在原地打转。


“喂!你到底是谁啊  !”

“什么啊,出任务还可以逃避的吗?陈sir?”


他的小个子搭档笑得满脸天真,找不出一丝破绽。

只是答非所问。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04

陈圣俊跌跌撞撞地跑进一楼电梯门前。

电梯门打开。


另一个长相与自己无差的人站在里面。


向后跑。


才刚转身发现自己就站在电梯里。


那个无差的自己站在电梯外,向陈圣俊举起了枪,枪口隔着薄弱的空气抵在他心口上。

空洞洞的像谁的眼睛,黑,且冰凉。




电梯不受控制地关闭。

不管为何跳跃的黄色摁键从十开始,逐层消失。


他绝望的闭上眼睛。

与电梯一同失重下落。




负一层,似乎是突然正常的一切。


困在半密闭空间里的窒息感迫使他强撑着虚脱的身体往外逃。

走廊的格局与所有摆设与十层别无二致。


灯泡维持着最后一丝光亮。


陈圣俊听到重物坠地的声音,沉重的闷响将他往更深处的恐惧拖去。

在光亮的尽头,回形走廊的拐角,他看见另一个他纵身而跃,投入深不见底的黑暗里。

他的眼神透露着温情。



叮。




05

寂静的楼道里散落着一张报纸。

黑白版面的角落里一则讣告不甚起眼。

白日天光将一只无处藏匿的蓝色蝴蝶烧成灰烬。

或是等待漫长时间将它腐朽成粉末。

总之它无处可去。



“他会不断重复感受那种痛苦。”

“永远,永远都无法离开。”








解读

在这里

↓↓↓↓↓↓↓↓


补充点这篇短文的解读方向:

① 因同为刑警的恋人苏sir出任务身亡,陈sir无法接受事实,在精神世界中构筑出一条他们在一起的世界线,但因为陈sir并没真正放下过去释怀,而是把错归咎于自己身上,导致记忆冲突,世界线不断出现bug(那些重复跳楼的人影)……神经错乱幻想自己的死亡。(正常版)


② 同上恋人死亡,苏sir死后放不下陈sir,灵体纠缠着陈sir,最后达成双人死亡成就。(平淡版)


③ 苏sir死亡的真相是:陈sir为救人质放弃了恋人,死后的恋人黑化,被永远困在这栋楼里,他无法接受这种“背叛”,于是灵体拖着陈sir来到事发的楼中,迫使陈sir陷入里世界,让他尝试自己受过的痛苦,循环见证自己的死亡……然而陈sir仍然爱着恋人,在这样的痛苦里逐渐找到了自  (乐)我(趣),于是两人的爱情就这样扭曲了,一起等待着这种天地不容的扭曲爱情消亡的那天,达成鬼魂相伴成就。 (丧病版)


如果想到其他解释后续补充,也欢迎大家补充,来来小可爱我们唠嗑好不?


评论(1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