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语者-。

舅夜 毕侃

不会跑路,但会失踪

产粮很任性,填坑需努力,喜欢是真的

专业是剪片子的 半吊子小辣鸡

沉疴旧疾 一言难尽

【舅夜/康笨】红白玫瑰 4

国际惯例×3  【bgm:红玫瑰 】  红白 1 2 3


xiye×mystic×ben×condi  cp洁癖慎点

他说,爱情里不被爱的才是第三者。

我说,这场爱情里何止三者。




往来匆匆的行人奔波在这座繁华的城市里,有人走着走着就找到了生活的理由,有人走着走着就与最初的自己走丢。人们无法回避现实的残酷,就像无法伸手就取得幸福。好在人的治愈能力总比自己想象中要强上许多,一切时间能抹去的,都不是问题。

于是就有了“延长时间”的神奇地方,富人撒钱买醉,穷人二两啤酒,无非是夜店和路边摊的区别。

大排档升起浓重的白烟,呛人的气味钻进苏汉伟的鼻腔,半个月来闻惯了ktv费心包装的香水味儿,此刻廉价烧烤的肉香让他一阵怀念涌上心头。

赵志铭灌了一口啤酒,“我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怪不得我大二才休学结束回来就发现大家对你的态度都变了,没想到他女朋友还闹了这么一出。”

“都过去了。”

“别说我了,你呢?怎么舍得抛下系草男朋友荒废大好时光来找我啊。”

苏汉伟吧唧吧唧啃了满嘴的烤肉,语气闷闷含糊其辞,赵志铭自知不好再说,又恢复往日插科打诨的模样。

“我这不是有点不放心吗……还有啊,一说这事儿我就上火,来找你之前明凯非要我留下给他整理资料打下手,那么多人呢,偏就留我。”

苏汉伟瞟了他一眼,“然后呢?”

回应他的是赵志铭笑成一朵太阳花的脸。

“我男朋友舍生取义!童扬替我去了,替他亲爱的我揽下了和魔鬼教头独处的艰巨任务!伟不伟大?光不光荣?你说荡荡男友力怎么这么强?”

“舍生取义不是这么用的啊喂……”

“哎呀不管啦……”


扯皮扯到大排档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一到大四你就开始给我玩失踪,仗着课少就可以先你兄dei一步踏上社会啊。你就跟我一起回去吧,本来就不会喝酒,你的好好爸爸怎么能在这种情况下把你扔着不管对吧?所以,你今晚就陪我一起回学校睡。”

“粗森我发现你今天话真多。”

“嘿嘿,爸爸这么操心你,哪天话不多?”

三瓶雪津下去,夏夜的凉风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苏汉伟不得不扒拉着胸口湿透的衣领给自己扇风。


“那你和童扬,我去了不会打扰到你们?”

赵志铭涨红了脸,“谁跟你说我和荡荡住一起的,我们……我们是很纯洁的好吧!”

“我是想说,我们宿舍田野那小子,去找他的韩国表哥金赫奎了,说人家刚来中国要好好招待,你今晚就在他床上凑合一宿得了。”



两人紧赶慢赶终于还是在大门关闭之前溜进了学校。

远处小道里走来的两人正在亲密地聊着什么,传来的笑声都极为温柔,苏汉伟莫名感觉语气有些熟悉。

这大晚上的真有情调啊,要是熟人就尴尬了,苏汉伟压低声音,“粗森,我们绕道吧。”

用胳膊肘捅了捅,平时最爱凑八卦的人却没了声音。

“喂喂喂,你可别搞事啊。”

赵志铭仍然不为所动,目光呆滞。

“你怎么了?”

那两个身影越来越近,异样的感觉涌上苏汉伟心头。



“荡荡?”赵志铭不确定地喊道。

身着纯黑T恤的男生还将手搭在另一个人身上,他侧过头,望向赵志铭的目光有一瞬怔忡。

那样的神色苏汉伟再清楚不过,那是南东贤,曾对他有过的表情。

愧疚又怜悯的温柔。


“赵志铭。”



童扬没有继续往下说,赵志铭死死地盯着童扬似乎在等待解释,明凯一言不发,以及……居然犹豫着是否应该和老师打招呼的苏汉伟。

夜黑风高,勾肩搭背的师生二人……

沉默的藤条在四人之间蔓延开来,或许有谁想说些什么,却像是被束缚了咽喉,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留下只会让场面更加难堪,苏汉伟佯装轻松地拍了拍赵志铭的肩膀,在他迟钝的注视下挤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粗森啊,我今天很累,先上去睡了。”

“你们聊……明老师再见。”




如果知道半个小时后的自己会蹲在草丛里和月亮大眼瞪小眼的话,苏汉伟绝对不会怂得溜走。他后悔地恨不得用啤酒瓶子敲碎自己的脑壳,看看喝了酒之后的自己是不是智商下降,小脑萎缩。自从赵志铭换了宿舍,他这个好兄弟别说钥匙了,居然连宿舍编号都不知道。

休息个狗屁。


酒精的作用让他的脑袋有些昏昏沉沉。

苏汉伟跌跌撞撞的走着,一个影子在向他靠近。

乍一眼和那个醉鬼的模样有些相似,不是陈圣俊又是谁?!

他想说些什么来缓解尴尬,挠了半天的脑袋却也只挤出一句。

“好巧。”

“怎么我每次见你都……”陈圣俊捕捉到他面颊上那抹不太自然的绯红,“在这么有趣的情况下?”

“噫嘻嘻嘻,我的脸红吗?”瓜皮头搭个圆滚滚的小脑袋,眼睛亮晶晶的,双手却在使劲揉搓没几两肉的脸蛋。“不对,我总觉得哪里不对……”

面前的陈圣俊变成两个……三个叠影,也许是因为酒精的缘故让苏汉伟总算想起来点什么……

虽然这个时候的陈圣俊完全跟他不在一个频道上……



这小矮子明显营养不良。

陈圣俊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他发誓自己绝无多管闲事的兴趣,但面对的是这样一个醉了酒毫无防备的小矮子,是愧疚心作祟也好,是良心觉醒也好,他都不能像个粗森一样把他就这样丢在这里。

粗森赵志铭突然觉得脊背一阵发凉。




“哈哈……今晚月色真美啊,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赵志铭同学。”

“童同学搬书的时候扭了脚,我们刚从医务室回来的。”

“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去医务室查一下。”


童扬撇过头,赵志铭迎上明凯坦荡的目光。


“是我多心了,对不起,明老师。”


惨淡的月光铺洒在他们之间,童扬下意识地咬紧了苍白的下嘴唇,渗出隐约的血色。他最终搭着赵志铭走了,长长的林荫小道,像是谁没有说完的话。

也和他们的人生一样,再也没有回头。




“原来你就是那个醉鬼!”

“原来你就是那个小矮子……行了,我就是来找你的。”白日尚未搞清状况,赵志铭就将小矮子带走,差点打乱他的计划。


哪有那么巧,一切只是因为,我在刻意找你而已啊。


“喂喂喂你还没告诉去哪!”

“上车,睡醒了就知道。”

“凭什么啊我要下车!”

“……乖一点,别闹。”




酒真是个好东西。

苏汉伟只想锤死昨晚这样想的自己。

在陈圣俊车上睡得昏天黑地,醒来时已经不能算是早上了,强撑着快要散架的骨头起床,走出房间却看到睡倒在沙发上的陈圣俊。

这个人是真的奇怪。

为什么总是在自己需要的时候出现呢,刚巧地就像早早写好的剧本,连破绽都无处可寻。


也许只是想太多了吧,哪个有钱人用得着讨好没有用的普通人呢。




“喂喂,起来吃点东西吧。”

被摇醒的陈圣俊有些发懵,“嗯?哪有吃的?我没闻到啊。”

……“刚到的外卖还没打开,爱吃吃不吃拉倒。”



一向美食至上,吃饱喝好就能鼓励自己过好每一天的苏汉伟难得有些心不在焉,陈圣俊从暗掉的屏幕里反观苏汉伟,他居然都没发现。

陈圣俊笑了,“从我醒来到现在,第五次。”

“啊?什么第五次?”

“你偷看我啊。”

“切,自恋。”

“那好,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想说什么?”

“也没什么,苏汉伟露出一副疑惑的样子,“我只是觉得……明明我看不到任何不开心的理由,你家看起来很漂亮,你好像也很有钱,但很奇怪,我就是觉得你不开心。”

他抬头仰望的时候,纯黑的瞳仁里盛满了陈圣俊的影子,干净并且纯粹。在他判断自己并不快乐的时候,是那么笃定和自信。

自惭形秽。

陈圣俊渴望一个解脱,而苏汉伟或许真的是那个缺失的重要轮轴。



“喂兮夜,试试看吧。”

少年露出疑惑的神情,高个子男人定定的看着他。

“你和我,试试看吧。”




-TBC


这么快就稀里糊涂表白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其实这个表白带有点利用的性质……总之是并不纯粹的

是不是觉得人设有点崩?性格和处事都会有转变的,后面写到再说

现在的大家处于还未成长的阶段。以后会更有担当的。

还有你要相信,这不是个吃糖的文。


评论(9)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