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语者-。

舅夜 毕侃

不会跑路,但会失踪

产粮很任性,填坑需努力,喜欢是真的

专业是剪片子的 半吊子小辣鸡

沉疴旧疾 一言难尽

【三米】我的一个傻瓜朋友

一段与后来无关的往事,短文一发完    国际惯例×3

虐向,慎  【bgm: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只讲个故事,对话流bgm脑补全文系列。



小卖铺门口的宽板长椅上,随意搭着四条白花花的小短腿,果汁的甜腻和气泡带来的酥麻肆意绽放在味蕾上,是独属于夏日的气息。

苏汉伟搓了搓鼻头,盯着地上的影子,别扭地开口:

“虽然你长得挺丑的,但是这双眼睛勉勉强强还能及格。”

被夸奖的那人顺竿往上爬。

“是吧?笑起来就是邻家花美男。”

“别吧,邻居阿姨生不出你这样的丑八怪。”


苏汉伟埋头将手边被咬得变形的吸管猛地一嘬,也就没有看到坐在他右边的少年扇着热红了的脸,更不知道满心的欢喜在他胸腔里膨胀开来。

“啊,日头太大了,晒得本少爷发慌。”




年少的相聚总是遵循着同样的剧本,转眼间迎来离散。

就像燥热的夏天过去,即使余热未消,也抵不过几场降温的雨。

秋天还是要到的。

高考志愿公布过后,那个扬言人丑就要多读书的少年,真的迎来了和“丑朋友”的离别。

一语成谶。

彼时相互勾搭着肩膀的少年无知无畏。

“没想到你小子真的考到了上海,那本帅比就委屈一点在广州等你回来吧。”

“滚滚滚,等大爷我交到女朋友回来闪瞎你。”


小小的个子拖着小小的行李箱,轮子沉沉地辗过足以反光的地面。

他和他浅薄的影子,都离开了赵志铭。




“醒醒,醒醒,发什么呆呢。”

赵志铭回过神来,仰头喝下一瓶啤酒。

迷茫地看着从外头推开门进来的两人,互相为对方抖落身上的凉意。

人群里互相交错视线,赵志铭用口型对苏汉伟说了一句烂俗至极的开场白。

“好久不见。”


“你是傻吗?讲话不能走过来讲的?”

“你们,认识?”

略显生涩的口音横插进来,两人重逢的剧情变成了三人相遇。

“嗯,认识。”

面容俊朗的男人露出一个不太友好的表情。


“他是谁啊?”

“啊,他……是我的一个傻瓜朋友。”

苏汉伟垂下眼睫,将情绪掩藏地极好,差点连自己都骗过。


“哈哈哈哈哈哈,翅膀硬了啊,都敢不把爸爸放在眼里了。”

“噫,老子眼里什么时候有过你这粗森。”

“哇……你这话爸爸就不爱听了,喝酒,今天谁先喝趴下算谁输。”

“怕你啊,”苏汉伟一把拽过赵志铭的衣领,迫使他眼里盛满了自己别扭的样子,“sbad!把酒满上。”

忽略对方眼里闪过的一丝愣怔,他只好讪讪地笑。

“你拿鼻孔怼我干嘛……”




还记得那个夏天的日头很烈,少年们还未遭遇际遇的改变。

“喂,要不我们俩就凑合凑合得了。”

“凑合还能凑合一辈子啊?”

“对啊,我觉得很ok,你没听说过吗?剧情发展一定是这样的,帅的人总是和丑的人在一起。”

“肥皂剧看多了吧……也行啊,说不定哪天我善心大发,就当救济你这只又丑又老的单身狗了。”


约定之所以叫做约定,是因为说的人做得到,听的人能记得。

那我们之间……是不是根本连约定都不算呢。

你还记得曾经答应过我什么吗?




“还有事吗?”

“我……没事啦。”

“那这样……我走了。”

目送载着苏汉伟的出租车开进无边夜色,阻隔黑暗的薄膜被戳破,浓重的凉意溢出来,没有变成雨,也没有化成风。

他却没有迈出哪怕一步,为了躲避一场注定到来的暴风雨,措手不及地站在门口,很久很久。



他仍然会想起夏日那种气泡饮料的味道,和自己被称赞的那双眼睛。

也仍然会想起那天沉醉在酒精里的自己,想把自己灌醉好大着胆子坦白那些说不出口的话,却只那一眼便清醒得像被推入雨中。

“他是谁啊?”

“啊,他……是我的一个傻瓜朋友。”




-告别过去的END



一个打死不说,一个装傻到底,最后在两个人漫长的成长过程中,意料之中地错过了。

因为我们都屈服于生活,所以这种错过并不会很疼,只会留下一个能够接受的疤痕,想起时恍然隐痛,但不影响生活。

时间是个很奇怪的东西,它有时候让你觉得长到没有尽头,然后在不知不觉中带走你的初衷

想了好几个词,大概只有初衷,最切合我设定中xiye于zzm的意义吧。


明天要去学校报道,之前跟搬家似的倒腾了很久,前段时间也就顺势停下来没有更文。

今天丢了新买的手机……非常糟糕的天安门广场体验

继续打假条,开学接下去要参加军训了,回来才能更点东西,但红白和总和两篇不会坑的

怕你们忘记我(虽然并没有几个人记得)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