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语者-。

舅夜 毕侃

不会跑路,但会失踪

产粮很任性,填坑需努力,喜欢是真的

专业是剪片子的 半吊子小辣鸡

沉疴旧疾 一言难尽

【绿高】初恋进行时!

幕末太太破壳日快乐~接下来也要继续专注发糖一百年哟~

宝宝本着西皮可逆不可拆的原则,送上黑子的篮球-高绿/绿高一发初恋奶糖。

请不要大意的吃下吧,层层惊喜,你值得拥有。

慎点,与原剧情关联极少。视角人称什么的应该不难理清。

纯脑洞系列,请扔脑观看




初·Loveless


高尾第一次见到他是在打工赚外快的那家甜品店。

那家店环境很好,窗明几净,天空的湛蓝澄澈到让人心情愉悦。

要是能与一个可爱的女生结伴出游该多美妙啊。高尾这样想着,耳边风铃却响了起来。


“欢迎光临~本店甜品上新,欢迎品尝~”

啊,是个很高的男人呢,眼神有点冷漠的样子。

可是那个男人却不理他。径直走到靠窗的位置坐下,端详着桌上的menu。

为了业绩,他很热情的凑了过去,自动忽略了男人眼里一闪而过的锐利。

“八桥。全部。”

咦?还没等高尾开口,男人便指定了他想要的甜品。

全部?高尾记录账单的手顿了一顿,抬眼好奇地看他,男人侧着头却看着窗外,瞳孔里不辨喜怒。

真是,霸道呢。



此后几乎每一周,他总能看见那个叫绿间的绿发男子。

来买八桥……

好像是因为店里请来了京都来的师傅。


四月的末尾,那个周末,绿发男子照常来了。

“诶?绿间同学~”

“嗯。”


沉默。


面对眼前男子“唰”地一下变出一大麻袋的八桥,绿间生平第一次感到了压力。

那是种冷汗直冒再倒流回去的尴尬。

“呃,高……高尾同学,不用这么多的。”

“不用客气啦~都是同班同学”

“我给你留了【专属座位】”


自从高尾和成在班上见过转校生绿间真太郎后,他们的缘分正式开启,高尾成天为勾搭上一个学霸男神而沾沾自喜,而绿间的形象值就Duang地一下跳楼了。


男-“哈?我真是无法想象绿间坐在甜品店的那种画面……”

女-“你懂什么啦!男神好美!萌化啦~”

两极分化……大写的尴尬。

不带这样的还跳楼机啊喂!摔(╯‵□′)╯︵┻━┻




后来的故事,就是他们在无限莫名其妙的“合拍”中,顺理成章的走在了一起。(请注意只是走在一起)

谁说神经大条就不能配严谨睿智呢?

起码他们的默契令同学们无言以对。



这样平平淡淡的日常生活飞速流逝在他们眼前。

转眼他们已经站在次年雨季的开头了。


高尾结束了一天的兼职,从停车场拉出了他可爱的板车。

身后站着绿间真太郎。

侧脸一半被夕阳的余晖照耀,闪得人睁不开眼睛。

另一侧被阴翳隐去。

仿佛在计算什么似的,嘴角似有若无的弧度。

没有张扬,却叫他快要抓狂。


“看够了?”

“哈,哈哈,小真你在说什么呢哈哈哈哈。”

“快走吧,先前占卜过,入夜会下雨。”


他突然站住。

每次都是这样。

借口完美避开所有暧昧的时刻。

逃避,逃避,只有一方的努力靠近,另一方永远在远离。

掩饰到所有人都以为他们只是朋友关系。

的确够了。


“难道小真还不懂我的心意吗!”

绿间的眼镜下闪过一丝什么,他来不及捕捉。

只看到他又很快的皱了下眉。

“今天的幸运物是……”

“别说了!我明白你的心意了。”


他跑的太快,板车丢弃在了原地,绿间也好像没有要追上去的意思。

一人一板车,都变得看不清颜色。

板车迷失了主人,他迷茫了某刻慌乱跳动的心。



恋·Full in love


高尾已经好几周没来甜品店兼职了。


想起他的责问,明明应该是翻滚着某种气泡的告白,却显得那么心酸。

胸腔有点疼痛。

但绿间觉得自己不会喜欢这样的。

“既定的”事实摆在眼前,可就连绿间自己也想不明白,如果不是有特别的原因,为什么要每一次都来这家呢?

迟钝?逃避?抑或是对未知的害怕?

感觉好像抓住了什么,又被它从手中生生溜走。


当绿间再一次坐在那个【专属座位】时,他巧遇了黑子和他的恋人赤司君。

“真太郎!”

绿间的眼神闪了闪,望去黑子的方向,却发现一双赤瞳正不悦的盯着他。

真的有点窝火了,赤司烦恼的想着,好不容易约到小恋人一起来【甜品情调】

然后黑子还那么热情的打了招呼。

绿间忍不住轻笑了一下,这对恋人还真是……可爱?

看来自己不离开,有人会抓狂的吧,毕竟尝甜品的最终目的……咳咳,估计是个不眠之夜。

他托词有事先行离开,那双赤瞳终于露出赞许的光芒。

店里的两人有说有笑起来。雨季难得的阳光照在他们的发上,光束中跳动的纤尘,也显得那么可爱。因他们的笑,仿佛空气也变得香甜起来。

恋人总是这么幸福吗?

啊,心情有了些微妙的变化。



他们整整两个月没有对话。在校也是尽量避开。

眼看雨季就要结束,终于有谁要坐不住了。

伴随着七月风铃的响起,好天气也快来了。


“啊,高尾!”

“啊,宫地前辈,有什么事吗?”

来人似笑非笑的拍拍他的肩膀,“放学后,7点,绿间有事找你。”


哈?什么狗血的设定啊……感觉作者不是很走心在写啊……

画外音:什么!不是亲生的也是后妈好吗!看下去再说啊喂!




话说那天晚上。

高尾一脸郁闷的回到了公寓。

什么嘛,连地点都不告诉我,害我还找了好几个地方。

愤愤的腹议着,高尾一边摸着裤袋里的钥匙串。

触碰到的那一刻,过道里有些年头的吊灯闪了闪,与手里钥匙串的叮当作响,形成一种莫名的压迫感。

然后灯彻底熄灭。

原本昏暗的走道里,因为失去了主要光源,像被关闭的另一个世界。

不同于场景的幽闭,高尾的脸色有些黯淡。唯一一线月光伏在他的脚边,没了往常的散漫悠闲,沉默的空间显得极静且诡异。

他的心情是突然的无助。


他一直仰望的那个人,原来早在他不知情的时刻潜入了他的生活。

他能和谁说呢,那个人,绿间真太郎,是他在国中就想靠近的梦想。

想被他认可,想成为他信任的伙伴,到后来……想变成他的。

是不是不该奢望太多呢。贪心的人会被惩罚。

与他的第一次见面,到在学校知道他名字,突如其来的惊喜。

他还未缓过神来,次年的雨季就即将结束。

他的恋情好像也即将结束。


慢慢的,失去力气一般,他滑坐在门前的地上,与他触手可及的月光,一起,像是哭了起来。

孩童一般的率真与爽朗,在此刻化为满心的委屈,叫人心生柔软。


恍惚中失去了感应时间的知觉,他坐在那里,却感觉像是在时间的洪流里,被淹没。



他终于摸索着开了门。

他记得迎接他的理应是一室寂静。

却在转身关门的一刹那,被一双匀称有力的手锁紧了。

他的神经绷得很紧。吓得不敢呼吸,脑海里下意识浮现鬼影。

想挣扎却被钳制着。

然而他被那双手扳过身来,目光所及之处,却像是撞进了谁的瞳孔。

他无法做出任何反应,自己的眼睛还无法适应连月光都没有的室内,像失明,心生恐惧。


可又不对啊,这分明是谁的怀抱。

即使它紧迫的使人窒息。

心头一突。是那样的话他更不想说话了。


“高……高尾?”的确是对方沉不住气首先打破了沉默。

“放开我。”

“对不起……这么迟出现在你家里。但是我……”

“如果是像说来挽回我们之间的伙伴友谊,那大可不必了,我……”

“我不是来挽回的。”


高尾闻言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说。随即苦意漫上心头,眼角涩涩的。

连朋友也不愿意再做了吗?一个告白就恩断义绝?这真够失败的。


“那随便。”

“不,我的意思是,我不是来挽回你的,而是,来正式面对你的。”

“面对我的感情。”

这下真是不知所措了,高尾显然有种被耍的感觉,他不认为自己会天真到相信这个理由。

绿间真太郎怎么会喜欢他呢。

可一方面他触碰到他的眼神,又是那么认真。

只属于他的小真会流露出的眼神。

却又比所有时刻他看到过的样子还要真诚。

他疑惑,也比任何时刻都要迷茫。明明他曾那么坚定的朝着那个人的方向去努力。

感情从来就不是一场随随便便的追逐游戏。

从来不是。


“你以为我会相信?呵,凭什么你说的一切我都要不遗余力的去相信,凭什么我非得以你的心情为考量,你说要面对所以就来了,可我花光了所有勇气向你坦白的时候,你又是如何敷衍我的!”

“就把我对你的喜欢,随心所欲地挥霍吗。”


“你可以去面对,但你不必来找我看清,我在不在你心里,不是现在夜闯民宅,毫无理智的你可以看清的。”

适应了室内的黑暗,他直视着绿间的双眼,如同宣誓一般,一字一句说道:


“除非你能证明给我看,用我接受的方法。”


深吸一口气,高尾再次转身把房门打开,“现在请你离开我的住处,绿间先生。”


那扇门的关闭。

把门里门外的他们,划分出了一条界限。


-----------------------------视角转换--------------------------------------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高尾家的。

那个充满着高尾气息的小公寓。他竟一点也不嫌弃,有着洁癖的他,甚至还嗅过高尾的床单。

痴汉一般的举动,却自然得像早该发生的事情一样。


他以为的剧情应该是,他的突然到访与勇敢坦白,一定能拿下高尾。他一向自信于自己的推断,那么喜欢他的高尾,不可能拒绝他的追求。

然而事实是,他连追求都还没说出口,就吃了闭门羹。

很挫败。

一向不懂与人相处的他,以为面对亲密相处那么久的高尾要容易些,但他貌似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要怎么做才能让他明白自己的心呢。

或许自己注定要疏离每个靠近自己的人?

靠在午夜的甜品店门口,他鲜少的露出了自己脆弱的一面。




一星期之后的【甜品情调】

绿间真太郎下了很大的决心来到那里。

同样的在黄昏时刻,他想起高尾就是在那样的一个日子里向他袒露心事的。

“我也要来了呢。高尾。”


客人大都走光了,零零散散的几个也在收拾正准备离开。这一天甜品店夜间不营业。

总感觉怪怪的啊,什么事要发生一样的。

高尾留下帮助打理卫生,最后一个走。

门上风铃却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本店今夜不营业!”

“你平日对客人说话的态度就是这样的?连头也不抬。”

“真……绿间?”

“叫我什么?”他眼神是不容拒绝的意味。

不太正常啊,今夜的绿间。

“小……真。”

“很棒呢。”

“你说我要是在店里上了你,他们会不会知道。”

上?什么上?上谁?啊?

啊?!

“你你你,你在说什么!”

“我说过了,叫我小真。”

一步步的逼近。

他到底是中了什么毒啊,像急不可耐的野兽,似要把自己拆分入肚。

高尾慌了。


夜幕下,那座小屋百叶窗的里面,灯还亮着。

“不要拒绝我,这一次以喜欢的名义,不,以爱的名义。”


“证明我的心意。”

“和我在一起。”


  - end  


(温馨提示:图中有肉,接此处,作为true end放出)




伪番外·板车夫夫的日常花式·秀


Part 1


和-“小,真!”

  -“今天的幸运物是,是,是胖次。”

  -“诶?真没意思,我还想看你的反应呢!”

真-“咳咳,别,别闹。”

/

和-“小,真!”

  -“今天的幸运物是,是,是板车。”

  -“诶!你怎么脸红了!”

真-“这么明显调戏人,干脆说今天的幸运物是你好了!”日了doge了!

和-“诶!小真……你真聪明!”

/

和-“小,真!”

  -“今天的幸运物是,是,是我!”狠了狠心打算把自己打包甩卖。

  -“小,真?”期待。

真-(噗通)

众-“绿间真是日了高尾了!”

 



Part 2


七月末,雨季刚过,难得的好天气。


京都


“啊,小真~我们终于到了呢~京都!”

“你不是说不喜欢教文学课的京都老师吗?”

“谁说哒,京都有美女啦~有美景啦……”


高尾很坏心的瞄了眼走在身侧几步远的绿间,他脸色阴沉沉的,与京都的晴空简直就像最讨厌的文学老师常说的那样--鲜明对比,形象生动!

在脑中回放着这一幕,高尾竟觉得那个文绉绉的老头也开始可爱起来。

难以言明的愉悦。


“好啦,当然是京都有最正宗的八桥啦!连小真家请都请不来的老师傅,亲自去拜访,肯定物超所值!快走啦~咱们得坐上电车再说……啊!快来不及了!小真快跑!”

“等……等!”绿间真太郎莫名怀念起有板车坐的日子……

“早知道就把板车运过来了,空运也行。”傻孩子天真无邪一脸白痴的说道。


绿间实在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要知道这种事在他的准则里可是很没教养的。

自己的西皮太蠢萌,他真是恨不起来,只好在心底盘算如何在四下无人的时候小小惩罚一下。

虽然不知道是谁被谁调教呢……



---------------------------我是绿间的小算盘--------------------------------



机会很快就来了,此刻已是日暮。

踩着钟鼓声来到这里,“为什么做正宗八桥的老师傅要住在寺里啊!好远!”

换乘了好几班电车终于抵达目的地,绿间也有些乏了,何况一路上蹦蹦跳跳像个好奇宝宝的高尾和成。

他们的禅房连在一起。

至于为什么没有双人间。

不要问为什么!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啊!


高尾眼中闪过狡黠,“这么好的月夜,浪费了多可惜,我们小真也算节能主义者呢。”


“连开灯都省了,你说呢?小,真。”


忘记了是谁,欲望开始贪杯……


(自行脑补和哥夜袭小真,床咚以及十八式,不开灯,纯摸黑play,脑洞多大,肉就多香~

我才不会告诉你这是因为我懒得折磨自己炖肉呢哼)


(chuang xi也许在某一天被单独炖出来)



----------------------------我是chuang·xi---------------------------------



次日午间。老师傅传授八桥制作工艺。


鼓捣了半天没一次得到肯定,高尾忍不住嚷嚷起来。

“啊小真我不会啊啊啊,就算你糊我一脸米粉我也不会做啊!”

在数次教导无效之后,绿间无奈扔下一个字,傻。

并且非常听话的,用米粉糊了淘气的智障宝宝高尾一脸

“还真,真是听话啊……”


“喂喂!都是因为和你在一起才变傻的好吧!本帅哥的聪明才智都被你吸走了!”

这傻孩子真是被气得不行了吧,绿间哭笑不得。

和高尾在一起才是让他每每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好吧……

“诶诶小真,说实话吧,你是不是也有黄濑的【copy】能力?!分我点呗~”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嘛!”

绿间用米粉糊了淘气的智障宝宝高尾一脸x2



----------------------------智障娇妻---------------------------------------



“啊,小真,下次我们去箱根吧,好想念那里的温泉旅馆~”

“嗯,好。”

两人的思绪各自飘向远方,为什么是各自呢?因为真x郎同学已经在密谋一场可怕的报复咯~


嘘,届时请密切关注本po主为您带来的实况转播--【箱根の场合:真x郎!绝地反攻?!】




后记·迷妹歪歪脑洞永不填平


一见钟情有木有啊!

少点套路,多点真诚。爱上,然后爱、上!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设定在小真对八桥的喜爱上,重点放大!节能主义者乱入(冰菓折木代入)。

关键是宠妻技能满点~

和哥则变身撒娇卖蠢无下限,恋爱分裂的蠢妻+时不时霸王硬上弓的床咚小能手!

攻!受!难!分!


在我看来绿间其实是个内心OS绕地球500圈的吐槽小能手。人家只是表面上云淡风轻罢了。污起来估计咱高尾小天使都招架不住!

论脑洞大的好处。

来来来,快收了这小闷骚!9块我出!民政局板车包接送!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