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语者-。

舅夜 毕侃

不会跑路,但会失踪

产粮很任性,填坑需努力,喜欢是真的

专业是剪片子的 半吊子小辣鸡

沉疴旧疾 一言难尽

【续写】晋江古风耽美文《盛世鬼》同人

“宁为盛世鬼,不做乱世人。”

安利一发《盛世鬼》。作者陆凌零,同名广播剧在b站有全一期的。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735827/

同人歌曲《盛世回首》有兴趣可以一听。(结尾附图)


《盛世鬼》虽然算短的耽美文,但是很精品。

本文为喜欢《盛世鬼》而产,请先食用原著(万字不到真的超好看!)

算是个粉丝脑洞番外。

略短。人设架构请参考原著。


穿过那条人来人往的街口后,他在一条十字路口迷了路。

“我戎马半生,只求护你周全,不道你却先我一步走。”

孟婆啊,倒是白让你看了一场好戏。


不断有人从他身边经过,甚至径直穿过了他的身体,他却仿佛看不到一般,踉踉跄跄地走着,不知道去哪,好像是一个叫做刘家村的地方。


“诶,黑鬼,你说他这是第几世了啊。”

“不知道......果真是宁为盛世鬼,不为乱世人......”

“老婆子也够狠心的,刘长青的墓早都连找都找不到了,刘家村也早就变迁,覆灭在历史上,这叫他如何得寻,如何忆起?这可是他的生生世世啊。”

“他自有他的执念,孟婆也有考量。走吧。”

“别走那么快啊,这么偏着那老婆子,改明儿爷爷也给你讨一碗孟婆汤去,嘿嘿。”

黑鬼差转身冷眼一瞥,却掩不住眼角泄露的悲凉与温情,

“啧,快走。我可不想被关在往生桥上,和你,还有吹孤魂野鬼一起吹风。”


生生世世?

我,是,谁?


大雨徒然倾盆,那个好像是叫做苏叶的孤魂,意识不到自己无需避雨,急急地躲进一间破得像是堪堪要倒的土地庙。

忽的有一声响起。


“断袖鬼?竟然还能见到你?你不是?......”

就算被孟婆用赌约牵绊住,流连在这盛世里,但也总有消亡的那天,总要投胎再世的啊!怎么还是一介孤魂.....这话他问不出口。

“这位仙人,可是认识在下?”

“在下,想寻一个名叫刘家村的地方。”


懂了,往生赌约,生生世世。


“雨停后我带你走一段路吧,方圆百里莫不是本仙的地,到了地方,你就自己走吧。”

“多谢仙人指点!”


......


“我说你呐,有什么还记得的事吗?”

“除了刘家村,别的全不记得了。”

可怜战鬼,刘家村早就不在了,你只能寻到一片遗迹罢了。

这话,终究,说不出口。


“上仙,你看那片麦田,长势多好啊。”

“血肉浇灌下去,田地怎会不好?”

一模一样的对话。

“我也来得够远了,你走吧,翻过那山头,只管往西走就好。”

“我还是那句话,我只庆幸我未生而为人。”

“什么?”

“没什么,你独自一人快走罢。”

或许是察觉到仙人语气里的悲凉,他睫毛微微一抖,好看的眉间闪过一丝自己都未曾察觉到的悲凉,“别过。”

语调间竟像个垂垂迟暮的老者。

别过?可你的寻觅哪有个头儿。


上一世的他不知做了几百年的孤魂野鬼,于这盛世流转,不知为了什么,不知为了何人,长到时间足以将他的魂魄消亡,赌约将他引向地府,然后他又来到了往生桥上。

忘川河边,他偏偏将这往事忆起。

“你可还愿回去找他?即使再做一世孤魂?”

“我,愿意。”

“好。”



没有谁记得这已经是第几世了。

世世轮回,刘长青,他又是谁?

前朝战鬼早已是远久得不能被人记起的历史,而他还游荡在这里。

等一个不会回来的人。

每一世他站在忘川河边忆起往事的时候,都会想,长青哥会不会也是这样轮回着,等待着,磨没了耐性,然后终于选择投胎?

没有回答的声音,只有用孤魂野鬼的骨头堆成的往生桥上,时不时嗡嗡作响,或者传来一声叹息。

罢了,再一世,就再一世。

下一世若再想不起来,再寻不得他的转生,是不是就可以证明自己的痴只是一个人的努力了呢?是不是......就可以放下了?

长青,你说呢?你还在听吗?



“啊?啊!我在听。”

“好歹也是个和你名字有关的故事,怎么,就这么觉得乏味啊?!”

“只是名字取巧了罢了,几千年了,也就你信这说书人用来谋生的玩意儿。”

“哼,别真有一只断袖鬼缠上你!”


那对打情骂俏的眷侣走远了,正是初秋的季节,凉意游走,他只是默默注视着,如同多年未见过的故人一般,不敢走上前去,生怕叨扰,也怕自己再也忍不住又想起他们的约定,“结为契兄弟。”

下一世,就又会再忍不住寻他下去。

明明是他先允诺与他,他先动的情,为什么,对自己来说就是永远呢?


洛邑南,洛邑北,春秋来时战鼓擂。

情相宜,愿相会,燕子不到无人归。

谁家开门戎狄怼,乱相离来何从悲?


洛邑南,洛邑北,千秋功过是与非。

尘已归尘王侯土,相随鸿雁无处归。

街灯不照行人泪,曾相忆,难相随。

烽烟不容盛世鬼,思乡怀柳皆为谁。

奈何一碗清茶水,洗向孤坟万古悲。


他想不明白。


呆呆的站在那棵柳树下许久。


如果哪天你也碰巧坐在了那一棵柳树下,

请和他道一声,不必再等了,你那长青哥若知道了也会心疼你。

这酗雨停了,就彻底忘记那个曾经扬言要相守的故事罢。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