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语者-。

舅夜 毕侃

不会跑路,但会失踪

产粮很任性,填坑需努力,喜欢是真的

专业是剪片子的 半吊子小辣鸡

沉疴旧疾 一言难尽

【楼诚】君本陌路 带蔺靖玩系列

▲貌似被超现实魔幻主义荼毒(雾)很深

▲看多了虐我阿诚哥的玻璃渣决定反转剧情

▲文风偏叙事散文 情节稍淡 请适当脑补

 

荒郊清晨的薄雾浓重。

 

明楼的车停在一个私院前,院子按照当年挂在明公馆正厅里的《家园》所设计,建在湖畔旁,树林边,野花散发浓郁芬芳,放眼望去,一派暖人心脾的模样。他打开门走了进去,木质地板被踩得咚咚作响,不一会儿就有人出来迎接他了。

 

“大少爷。” 

阿香还是那个老样子,灵巧可爱,只比从前多了几分温婉成熟。

 

明楼扬起嘴角好看的弧度,朝她笑了笑,可以看出他确实很高兴,不过未露一齿,不及她询问,便已知道他愉不及此。她知趣的退下。

 

“回来啦。”

 

那是大姐的声音。

 

儿时姐弟俩相依为命的记忆悉数涌上心头,仿佛开闸泄洪。那时的明镜就是这样喊住放学归家的明楼,直到明诚明台加入,这个略显冷清的家里才多了些生气。

 

“大姐。”

 

他张开口,却发觉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不由得苦笑着摇了摇头。

 

“老了啊。明楼,你都老了……大姐应该比你更老了吧。”

“哪有,大姐从来没有变过。”

 

他看着面前的明镜,这么多年了,一点皱纹都不见长,倒是他老了,就连步履都不再稳健如初。

 

从楼梯上由远至近传来急切的脚步声,明台风风火火地冲下楼,将他撞了个满怀,那双年轻有力的眼只是欣喜的瞧着他,嘴唇却啜嗫般颤动着,明楼盯着三弟,一言不发。

 

流动的情绪被凝固,一切像被静止一样。

最后还是他先认了输,按住明台的肩头拍了拍。

 

“行了,去吧。”

 

这小子的笑容愈发明亮,撂下一句“谢谢大哥!爱你大哥!”,顺手比了个心,不顾他大哥哭笑不得的一张脸,又风风火火地跑去了。

一点也不像他,好歹自己也留过学,从美丽浪漫的法兰西归来,都不曾如此开放,再想到明台离家的这几年,看来在根据地,这小子一定得到了不少小姑娘的青睐。

 

法国巴黎?

明楼的太阳穴猛地一突,感觉脑海中不断有记忆碎片在拼凑,眩晕不已。

 

有个人好像一直在陪伴着他,贯穿了他整个人生。他留学,他跟随;他投身革命事业,他理解他的信仰;他潜伏乱世一人千面,他赌上性命与他共同进退。在所有人的眼里,他是能干懂事的秘书,是他家的养子,是他的影子。

却没有人真正看透,乱世迷雾中两人风雨同舟小半生的感情暗涌。

 

他是他的,阿诚啊。

 

后来呢?他怎么没回家?

 

明楼顿时烦躁起来,在屋子里来回踱步,冷汗顺着川字眉滑落下来,微不可闻的“啪嗒”声在他心头砸出了巨大的、不安的闷响。

 

刚刚才因回忆而温热起来的血,迅速冷却下去。

他抬起手想要驱赶眼前摇摇晃晃看不真切的重影,却被手中的一抹鲜红夺去视线。

 

原来人上了年纪是会出现幻觉的,明楼长叹一声,转而欲揉太阳穴,只是一阵更浓郁的血腥味钻入他鼻尖,意识不可抗地愈发混沌。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呼啸的狂风才使明楼渐渐找回感知,他迷茫地回顾张望,看街景判断是在夜半的法租界里。

 

一声枪响突兀而至,惊起成群的麻雀。

 

明楼暗自惊异,循着枪声的方向望去。拐角处一男子的背影很眼熟,他好像正在与明楼视线盲角后的对手枪战。

 

明楼怔在原地,视线一路顺着他紧缚住皮肤的裤腿往上移。他侧过了身子装弹夹,于是明楼能够看见他比例匀称的上身,马甲纽扣服服帖帖地扣着,第二颗纽扣在距离他心脏最近的地方闪闪发光,

 

流弹飞窜,宛如最美丽的死亡之舞。

 

“砰”。明楼听得出,这是击中肉体的声音,沉闷也尖锐。

果不其然,男子身形徒然踉跄,背对过去靠着墙角喘息。

 

枪声毫无停息的意思,愈发猛烈。

他不得不跌跌撞撞地逃离。

胸前鲜血如注,不经意间就染红他一路脚步凌乱的痕迹。

 

男子向明楼走来,又好像看不见他的样子,径直穿过了他的身体。

他突然惊觉要失去了什么似的,本能地抓住男子,透明的手臂却在半空中停滞,望向对方的眼神无奈却热切。

耳边枪声未断绝,明楼却像失去了理智,什么都听不见。

男子踯躅几许,复而转向他。

明楼不确定男子能否发觉他的存在。

“阿诚……”

他一声轻唤,男子眼中似有火焰明灭,明楼感觉自己透明的身体也忽明忽暗。

是他吗?

他……没有这么高呢。

他的阿诚,应该更年轻一些。

怎么会……是这副沧桑样子。

……

明楼忽然记起,

第一世,

他们曾是一同被贬谪的仙啊。

 

与他一同踏入烟火人间的仙子,脱俗气质如今浑浊成凡夫俗子,他好像老了。

可自己,怎么还会是当年少时的模样?

谪仙明楼想,自从堕入凡尘,他就再也没有过记忆,流言将他送至真相门前,却隔着无形的时光长河不许他触碰。他想,也许有一天他能找回那段丢失的往事,也许永远,都不会有人给他答案。

现在,真相竟已依稀可辨,让他措手不及。

 

枪声模糊渐远。

明楼迎着他的视线,恍惚看见男子眼神怀念,眼里有另一个世界。

……

“蔺晨,如果有来世,我不要做这一国帝王。你还是你,是山水间最肆意的隐士,想做什么都随你,我只想跟着你……以后我们就去游山玩水,去哪里都可以……”

那人身着红衣,皱着眉咳嗽,虚弱地倚在明楼怀里。

……他怀里?怎么会是他?

床榻边的白衣男子抱着说话的那人,飘逸长发慵懒地垂下,此刻却痛苦无力,从鬓角到眉眼,分明是明楼的面容。

是自己?

被莫名的情绪驱使,他抬手,拂过榻上那为天下所困的眉头,记忆骤然翻涌而起。

他记起那人一袭红衣,风华绝代,记起那人指点江山的样子,记起那人怕他出事,夜半撇下奏折寻他山间的痴迷……记起他倒在他怀里,眼里只有他的倒影。

除了倒影里的沉迷,连是醉了,还是受了伤,都分不清。

 

那人的样子由模糊到逐渐清晰,记起越多,越发熟悉。

眼前的男子,红衣帝王,重合在一起,成为了同一个人。

白衣隐士也消失不见,只剩明楼自己。

他开始明白命运公平,那人如愿以偿,这一世,才能与他如影随形。

他们以为相伴就是永远,谁都不管陪伴是否会老去。

不管大哥还是阿诚,谁都没说过那个字,满腔爱意止步战火纷飞,对深爱的彼此,甚至吝啬一个拥抱。

他们尽力地相爱着,相伴着。

未想过结局是空余恨。

 

一世为仙,他们是神仙眷侣,触怒天规,历劫谪仙。

二世,歌乐成囚,天下兴亡。帝王与隐士,他们为了各自的使命互相背离。

三世,凡俗里一对绝世搭档,熬到并肩作战,许好同生共死的誓,他还是替他赴了死。

两生眷侣,三世伤害。

生离死别,百味尝尽。亦是恩怨偿尽。

他们没有下一世了。

以为三世的努力足以排除万难在一起。原来只是各自撇清,纠缠终尽。

执手形影,三世许君,恩怨既已,情却难尽。

缘何又看清,我本陌路与君,奈何谪仙太入戏,错以白首说不离。

 

“阿诚。”

“我才发现,原来我一直在和你走不同的道。”

“三世耗尽,阿诚,我们各自归去吧。”

在他眼前,那男子粲然一笑,夜露都泛起苦涩的气息。

 

谁终于,得到了想要的故事。

也失去了深情不寿的自己。

 

不多时,两缕孤魂悄然隐匿,天正亮起。

 

 


-君本陌路end

 

 

 

【写在后面的话】

 

听着慕寒的《落霞云归》写完了它,感觉莫名适合这个故事,算是安利。

算超现实的故事吧,不需要太深究。不知道算不算ooc,在我看来,即使大哥也会有失控遗憾到疯狂的时候,即使千面于世,他也有血有肉,有流泪的权利。

这篇拖了好几天的文终于在28日台风夜里作结,这里断电断网估计发文要在29日,我有点怅然若失,还希望记得这个故事的你们看到这个玻璃渣不要太失落,也许你们心里有糖果般的结局。

                                                        By 一只高三汪的玻璃渣

 

 


评论(8)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