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语者-。

舅夜 毕侃

不会跑路,但会失踪

产粮很任性,填坑需努力,喜欢是真的

专业是剪片子的 半吊子小辣鸡

沉疴旧疾 一言难尽

【刺客列传】伪歌曲适配性① 仲孟篇

本期节目由天枢假酒厂友情赞助 

强行歌曲适配性

双向视角 

▲略ooc(?)慎点

#被虐坏不收刀片#

 

【仲孟】 来路·归途

 

“曾经相伴相护说着初心不负
想起某一日陪你携手同游宫闱中漫步
那时正逢天枢三月春意拂满袖把来路当做归途”

                              《眉间雪》

 

殿内冷冷清清,境随心起,大概就是这样。

少年扬手打翻了药碗,褐色的汤汁像墨一般在洒臣子的脚边。

映照着久病少年惨白如雪的脸。

 

“有些药,既能治病,也能害命。”

 

不再看那抹黑色身影消失在宫殿尽头。

孟章知道自己很久没有哭过了,枕边潮湿的触感让他心生寒意。其实自他篡权上位,今年也才堪堪十六,原来,自己已经那么久没有敞开心扉了吗

那为什么,现在又哭了呢?

是为谁哭的呢?

亡国天枢?自己这一介亡国之君?

不,他清楚自己在为什么而哭。

那人今后的路,恐怕再也没有人给他铺了。

他知道那人能走得很好,离开他,再也不会委屈了自己。

好事啊。

为什么还会痛。

 



仲堃仪想起孟章曾做过一个梦。

躺在病榻上的少年君王眼神怀念,向他娓娓道来。

“本王方才做了个梦,梦到了仲卿,仲卿却还是那日学宫里的无名士子,正与旁人细述本王的新政利弊,本王许久未曾见到仲卿如那时般神采飞扬了。”

记忆温暖明朗,映出一条他来时的路。

而后来,他背过身去,步子放得很慢,终是再也没回头。

 

止不住记忆在脑海里翻滚沸腾,心头愈发的灼热,面上却愈发的冷。

学宫一眼,仿佛万年倾颓。

只有他能赏识他。

他只为他的王而活着,从前是为了遇见,后来是为了保护。

可国灭了,君亡了,这天枢再也没有一个隐忍少年了。

天枢已不再是他该驻足的地方。

他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在那里,总有一天能重建他们的信仰。

仲堃仪把那当做他与孟章约定好的归途。

 

他足够自负,也笃定自己必能安身立命,更要趟入这乱世残局。

可从未像此刻一般,抑制不住指尖颤抖,倚着门扉任由躯体缓缓下落,仿佛坠入无人绝境。

盛世再盛也无用。

他针砭时弊的时候,再也没有一双眸子会生得那样美,生出星辉,光华只为他流动。

可事到如今他再难回头,必须为自己谋条出路。

吾王,你可知道,当他推开那扇门的时候,胸腔里早已不再阵痛。

在谁阖眼的那一瞬,谁的心跳同时心跳衰竭。

当年学宫意气风发的士子,已经苍老得不成样子。

万事沧海桑田。

他在未曾入冬的季节,已是霜雪白头。

 

文看得越多越要心疼小葱

假酒报社系列  不定期更新


评论(8)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