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语者-。

舅夜 毕侃

不会跑路,但会失踪

产粮很任性,填坑需努力,喜欢是真的

专业是剪片子的 半吊子小辣鸡

沉疴旧疾 一言难尽

【仲孟】青衫雪

【天枢】仲堃仪×孟章

{ 我与你,喜悲织岁月,霜雪逾千年 }


天寒地冻,书生钻入荒村破庙,掸去肩上雪,搓了搓冻僵的手。

“发上还有。”

“还有什么?”

一顺口应了句,可四下寻觅,却未见一人。

就像从虚空里传来的一样。

仲堃仪额角渗出点点薄汗,后背爬上丝丝寒意。

再也不想被恐惧煎熬,他壮起胆子问,

“敢问阁下……能否现身一见?”

“你确定要见?”

仲堃仪吸了吸鼻子,神经高度紧绷,点了点头,又怕那人看不到,硬是从喉咙里挤出一个“请”字。

 “那莫要被我吓的丢了魂哦。”

少年独有的稚气嗓音穿过虚空,穿透仲堃仪的心脏。


他青衫加身,负手而立,缓缓转过身子。

明亮的眸子,隐隐有着风雪的凛冽,流淌着仲堃仪不曾理解的情绪。


“雪……我够不着。”

仲堃仪不知所措地看着早已站到身前的少年,努力蹦跶与他比肩。

“喂,你有没有在听啊。”

“啊……啊我在听,够不到吗?这样呢?”

仲堃仪猛地弯下腰,低头,既想让少年够到自己,又舍不得错过那一双眼睛,偷偷摸摸地窥探着,表情实在有趣。

绿衫少年忍住笑意,那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傻,又土又傻。


“不要拿眼白瞟我啦。”

从前到现在,也只有他还这么认为。


“孟章。我叫孟章。”

孟章拥住仲堃仪,这个姿势很像仲堃仪在俯抱孟章,能给他很多的安全感。

可仲堃仪却突然站直身子,像是受了惊吓,孟章退后两步,看着那人粗布衣裳,看他怀里空空荡荡。

也罢,本来,就没有他孟章的位置。


“你……你真好看……”

仲堃仪双颊通红,有点语无伦次。

“我是说你穿这件青衫,很搭。”

孟章扬起嘴角,刹那间山野梨花开遍,又落尽归于白雪。

青衫曾是你的初心,如今也是我执念,把我困于霜雪岁月。


“天寒地冻,书生何以孤身来此。”

……

即使那样,我还是……无法恨你,我已等了你太久。

……

“不如暂住几日,待这风雪停了。”

……

我好想你。

反复被岁月摩挲的思念潜藏在疏离背后,终于还是没能说出口。


仲堃仪笑得纯良无害。

“好。”


苔痕阶绿亡尽,屋外积雪已深。



^莫名觉得《霜雪千年》可以搭仲孟。

^有个还行的脑洞,下一篇想写钤光。

^然后我大概是个取名废。

^小资看来真的年前拿不到。唉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