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语者-。

舅夜 毕侃

不会跑路,但会失踪

产粮很任性,填坑需努力,喜欢是真的

专业是剪片子的 半吊子小辣鸡

沉疴旧疾 一言难尽

【刺列全员】年夜饭rps 你一定,赶不走我

▲主熊彭 戬杰执峰桓易 

除夕夜,熊彭同框√那大家都是怎么过的呢?

/

剧组年夜饭席上,春晚在彭昱畅身后不远的地方屏幕上演着。

熊老师直播之后,陆陆续续又来了些相熟的演员,却始终没人落座在他俩这桌。

彭昱畅不解,舀起瓷碗里的小葱豆腐浓汤,就往嘴里送。

“熊老师,为什么这桌只有我们啊?”

“你熊老师多厉害,包桌呗……诶,彭彭烫!”

“嘶。”

彭昱畅红着一张脸,眼睛里盛满了熊梓淇关切的影子,当然还有眼泪。

“彭彭?”

熊梓淇急了,凑过去就开始呼气。

“彭彭你张嘴,我给你吹吹。”

今晚的熊老师格外好看,简单的白衣黑领也让他穿出了让彭昱畅心里暖暖的感觉。

关切的眉眼,撅起作势要吹气的嘴,薄唇突然有了无限诱惑力。

彭昱畅抄起手边摊开的剧本,这是他明天要拍的戏份,如今成为了最好的遮挡物。彭彭往前一凑,速度快得熊梓淇没有思考余地,脸颊就落下了一吻。

滚烫灼人。

“我没事。”

彭昱畅呐呐地说,犯规啊,他的熊老师今天太帅了。

熊梓淇还处于半懵状态,对他来说,犯规的是主动献吻的彭彭。

情难自已,即是如此吧。

……

不远处,有一道目光时不时掠过重重人群研究着两人的动作。

“噫,这心也太大了吧。”

云朵的扮演者谭小姐,刚费力掰正身边转头的同事,就开始忍不住捂嘴偷笑。

“不行啊熊老师,再这样下去彭彭要翻身做攻哦,啧啧啧。”

没眼看,这大年夜的。


除夕夜即将要倒计时的时候,彭昱畅接到了朱戬的电话。

“喂葛格!”

“嘿小田鸡!”

“……”

特意打开了免提让熊老师也可以打招呼的彭彭一脸黑线。

“熊老师, 在苏州过年什么感觉啊?过几天我们去探班让朱戬请你喝椰汁啊~”

“底迪你来啦。来来我跟你们说底迪唱歌可好听了我让他亮一嗓子。”

“猴啊猴啊!”

“熊梓淇你闭嘴……一口铁岭大碴子味儿。”

后面说的话两位老师听不大清了,烟火隔着南通与苏州的距离,热烈升空,绽放那一刻,不知是谁的新年的祈愿被命运实现。

彭昱畅眼前仿佛闪现他的好朋友们,底迪靠在葛格肩膀上,“灭绝师太眉”柔和了起来,他的眸光和烟火一样美,葛格揽住底迪就那样静静坐着,背景是一片万家灯火。

彭彭突然觉得场景似曾相识,也许是刺客列传里执明的愿望吧。

混吃等死从来不是他真正立于世间的理由,他只是在等一个人。


另一边。

大峰还在电话里和志伟讨价还价,关于“下次你来探我的班,不然我就再蹭你一身粉┑( ̄Д  ̄)┍”的话题。

“好好好,怕了你的八箱化妆品。”

“赵志伟你!不是早就说只剩下一箱了嘛!”

“前天给你买了,下回探班给你送去,新年礼物。”

“干得好!不愧是我的老赵!”

美滋滋关了电话,吕鋆峰把自己整个抛到大床上,倒头就睡,忘记了擦了粉的包子脸,还没卸掉的咬唇妆,在梦里笑得惨绝人寰。

赵志伟无奈的笑了笑,累极了反而无眠,抚着手边精心挑选的唇釉,他要赠与那人的是一场梦,甜蜜的陷阱,困住自己与那人余生作伴。

他想要,唇齿相依时,身心相融时,都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


一峡之隔,湾湾的朋友们同样在守岁,期盼着新一年的来临。

易恩一口标准台湾腔,窝在家里跟Evan煲电话粥。

“好啦好啦,马马你真的不累吗?讲两小时了诶。”

“Anyway,this year thanks to you  together with me.”

马振桓我要和你分手老人家来呀还有什么英文接着飚啊。”

“不敢,比不过popo小朋友台湾腔国际十级。”

耳机里传来Evan的调侃,夹杂着风声的话语还隐隐有些气息不稳。

“马马?”

“popo,看窗外。”

易恩显然后知后觉,摆出了直播时自我壁咚的招牌捂嘴姿势。


湾湾没有下雪,可今年的动荡太多,怕极了别离的小孩易恩突然觉得他和他的马马好像隔着一场风雪的距离……就是,不太明朗。

毕竟已经过了刺客的宣传期,该用什么样的理由,继续做好朋友?


“你会走吗,马马。”

“我走的话,没有人会在迟到之前叫你起床了吧。”

“还有谁敢睡你……那个乱糟糟的床啊。”

“哈哈哈哈好像也是哦。”

“好啦,我快冻死了快点放我进去啦。”

门大开,易恩身后的家是那么温暖,和他一样等候着自己这个披着夜风的旅人,终于,有一盏灯为他而亮,他算是,在这里有了家吧。

吸了吸鼻子,压下眼底的泪意,马振桓主动拥抱易恩,对他来说,这样的期待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新年快乐,易柏辰。”

我要以一个男人的样子问候,并期待着你快点长大。


戏里的天玑国灭,他们永远地活在了刺客列传一的岁月里。

“除却君身三尺雪,天下谁人配白衣?”

没关系啊,我们还有终极三国。

Ian,是很有力量的那种人。

这种力量也许不能改变世界,却可以点亮我的世界。


剧组这一头的熊彭对视一眼。

噫!为小哥哥们的友谊干杯!



“熊老师……”

 “嗯?”

“我赌五毛,今天直播之前,鱼子酱们肯定在猜我们会不会同框。”

“哟哟哟哟彭彭还知道鱼子酱。”

这时候说什么好……很明显不知道才有鬼咧,熊老师这样问了,也很明显是在打趣自家彭彭。

“熊梓淇……你最好今晚不要进我房间。”

熊 · 可劲怂 · 妻管严 · 梓淇,很没出息地屈服了。

“得,”熊梓淇心情不错,只要能进房间一切ok,“今晚请彭彭喝椰汁。”

彭昱畅在大年三十的除夕夜,感受到了一股子阴风。

他咂着舌,摸出捂在熊梓淇怀里的手机,再三确定自己所处的位置,最后讪讪地收回了手。

“这里真的不是东北铁岭?”

“哎妈呀,冷傻了我的彭!嘿嘿,这么想跟我回老家见家长?”

“去你的熊梓淇……什么假酒气场。我可能是过了假的除夕。”

彭昱畅一整个除夕夜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熊梓淇十分不高兴。

说好的喝椰汁呢。

……

3,2,1。

零点礼花绽放在夜空中,照亮了熊梓淇和彭昱畅的脸,他们并肩站在一起,共同见证一切重新归零。

“熊老师,这一年我们还会一直在一起吗?”

“相信吗,我们的缘分,你一定,赶都赶不走。”


-----------------------年夜饭分界线-------------------------------------

(因为篇幅有大有小,所以tag没打后面几位的单人)

我还愿来了,手抄一百遍其实是手残,本来字就不够好看像素还不好┑( ̄Д  ̄)┍

哦那为什么还要抄「你一定」???

大概是熊彭真的太甜了吧,轻易化解了我这些天说不出口的阴霾情绪。


今夜的熊美琪居然刹车了,不过我想大过年的还要在剧组拍戏,就让他们休息一下下吧,还是要注意身体……

2017希望小哥哥们都能事业更进一步,不管你们是纯纯的友谊还是纯纯的基情,都要珍惜相伴的岁月,我很开心自己陷入了别人的爱情里2333,新的一年也请多多指教啦。

Anyway,have a good life.

祝你们过好这一生。






评论(5)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