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语者-。

舅夜 毕侃

不会跑路,但会失踪

产粮很任性,填坑需努力,喜欢是真的

专业是剪片子的 半吊子小辣鸡

沉疴旧疾 一言难尽

【短rps】他与他的猫 小冤家 · 上

下篇戳我~


赵志伟养了两只猫。

准确说是他男朋友和他男朋友的猫。

大峰在半年前去了加拿大, 云团就被扔给了他照料。

剩一猫一人守在上海,孤家寡人作伴。

但现在想起那些艰苦岁月,他还是觉得很庆幸。

毕竟遇见了大峰这个小冤家。


照例给猫碗里倒满了粮,赵志伟披上大衣出门,上海此时已经入秋,踏着满地的落叶,挤进川流的人群,终于在九点十一分的时候赶到会场。


“诶哟我这暴脾气,赵大爷你终于来啦,就差你了!”

“我先进去了啊。”


熊老师毫不夸张,再过一分钟他会立马掉头走人,开玩笑,里面表演的那位可是他自家小男友。毕业庆典这回事本身就马虎不得,何况只要是他家小男友一切就必须事无巨细的熊老师,这一点绝对堪称朋友圈里的恩爱典范。


“志伟你还真来啊,我以为你今年不来了。”

“葛格,好久不见啊。”

“志伟!来来来坐这里。”

“志伟,”穿红色风衣的男生点过头,淡然如水的眉眼间少有的泛起波澜,算是打了招呼,伸手在衣袖的遮挡下拧了一把黑衣男生,身边人屈起腰哀嚎不止。

“底迪你怎么知道我昨天累着了,捏的好啊,不过腰不疼。”

查杰送了朱戬一个查式白眼,cao ni lai lai,到底累的是谁?


“小声点……表演要开始了。”




会场的灯光突然熄灭,舞台上一束追光照亮了极富少年气的身影。

少年摆动起身前的木偶,木偶缓缓作揖,表演算是开始。


少年手腕灵巧转动,指尖游刃有余地在数根牵丝上翻转提拉,宛若一只孤飞的蝶,夺目翩跹。木偶在他的操纵下似有感应,对应这一出戏剧演的活灵活现。

当然,以上是熊老师的形容。

围观群众只有一个词来形容。

不明觉厉。


因为是毕业表演,系里的导师特意让演员们到幕前,就站在木偶身后,让所有观众近距离了解到他们的才华。

才不是因为熊老师的鼎力促成(威胁)

好吧,对于这个人尽皆知独彭彭不知的事实,朋友们纷纷表示:

人艰不拆。



彭昱畅结束了最后与敌军厮杀的一幕,整个表演也正式结束。

演员们都暗自舒了口气,依次鞠躬感谢后下了台,彭昱畅看着他们的背影,一个又一个曾朝夕相处的人从他面前走过,昂首阔步地消失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他有点心慌。

右边的李熹子拿胳膊肘捅了捅走神的彭昱畅,压低声音提醒他。

“彭彭,到你啦。”

“啊,抱歉,”接过话筒,他笑了笑,“谢谢cctv铁岭tv父老乡亲的话我就不说啦,可能你们听我感谢了四年也听腻了。”


这让台下一干小伙伴有些傻眼,他们还来不及吐槽看起来身娇体弱的彭彭演个将军角色,还来不及感叹彭彭都已经毕业,彭彭就已经不按套路走了。



所有人都往台上望去,深呼吸,彭昱畅做出了自己从不敢下的决定。


“我要感谢的,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人。”


“我的男朋友,他是一只爱喝假酒的熊。”


“谢谢你,从第一次认识我,就一直在爱着我,我都知道。”


一室寂静。



熊老师说,彭彭总是带能给大家很多惊喜。

比如十六岁被嘲笑时一把掀起T恤秀出腹肌。

比如十八岁成人礼上接受了一个假酒学长的追求。

比如二十二岁大学毕业典礼上当众表白男朋友闪瞎狗眼。

看起来最软萌的团宠最先得到爱情这场战役的胜利。

真是的,我彭也太犯规了吧,想罚点什么,如果可爱也是一种罪过的话。



彭昱畅往台下望去的时候,熊梓淇正一瞬不瞬的盯着他,明明是在放空,可他就是觉得那双眼睛盛满了自己的倒影,亮晶晶的像星空下的一片海,好看得不像话。

喂,你听到没,熊老师的心在扑通扑通地跳。



“6666,彭彭威武啊!”

“你少学人彭彭说话,这改变不了你大二才追到我的事实。”

葛格倒是因为这意外的一句心情大好,不安分的手揽上底迪的细腰,嘿嘿一笑,一旁的赵志伟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还能不能好了……欺负我男朋友在国外哦。



他们这出恩爱计演得正欢,不知道后排上戏的学弟学妹们早已沸腾成一片,平日里优雅高冷的形象全都因为学长的大胆示爱而崩坏。

“啊啊啊啊熊彭cp!又是那个彭学长的秘密男友!”

“学长刚才在看哪里?他的男朋友来了吗!那里是……”

“诶,我早就知道他俩不简单,一看你就是校园帖逛太少吧,回去给你好好科普一下。”



而熊梓淇眼里已经完全容不下别人了,恍惚之间拉过他家小男友就走。

“妈呀……熊梓淇你带我去哪?快放我下来……呀!熊梓淇!”

赵志伟突然开始迷の心疼被扛在熊梓淇身上的金刚芭比彭昱畅,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

啊!我的大峰你在哪里!



就在赵志伟差一点就把孙楠老师《你快回来》唱出来的时候,他的手机就帮他唱了出来。

“抱歉抱歉,出来太急忘记调振动了……我出去接。”

话音刚落,赵志伟就觉得有什么不太对劲。

显示屏上赫然写着“大峰”。


去哪里接呢啊!我是谁我在哪我为啥要哭!

短暂又漫长的七秒钟里赵志伟感觉自己经历了七种人生。

然后瞬间恢复正常:

“喂,大峰。”



双……双标?赵志伟你学什么不好?非学马振桓易恩他俩双标!葛格底迪感受到了绝望。

正在加拿大享受着惬意假期的马振桓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易恩不解,“诶老人家,你干嘛笑得那么阴森啦……”

“没事,只是想到了一个有趣的玩法,易恩我们今晚要不要尝试一下?”

“晚上……还是不要了啦……”

马振桓挑眉一笑,“那就现在吧。”




回到中国上海,上戏木偶系专业毕业会场。

这边赵志伟刚出口的问候被淹没在巨大的人群嘈杂声中。

害他恨不得把耳朵贴进手机里。




“老赵,我回来了。”





▲有点小长(并不)所以拆分成上下篇,有下文有下文有下文!

(当然我觉得也不会有什么人关注就对了……)


▲关于文中彭彭的木偶戏,中国古代称它为“傀儡戏”,梗不利用白费,所以我有了一个小小的脑洞,可能会是下一个短篇。

(玻璃渣吧也许……)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