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语者-。

舅夜 毕侃

不会跑路,但会失踪

产粮很任性,填坑需努力,喜欢是真的

专业是剪片子的 半吊子小辣鸡

沉疴旧疾 一言难尽

【短rps】他与他的猫 小冤家 · 下

上篇戳我哟~


“老赵,我回来了。”


一切来得太突然,大概是幻听了吧?

赵志伟觉得自己的大脑下一秒就要当机,于是在当机之前啪嗒挂掉了电话。

这是真挂,啪嗒也不是按键拟声词。

盯着面朝大地亲吻水泥的手机,赵志伟恨不得把自己丢出去。

太没出息了。

这是大峰送给他的生日礼物啊。


赵志伟想起了那段未被刻骨思念浸透的甜蜜日子。

捡起手机,破碎的屏幕反着吊灯的光,明晃晃刺入他眼里。


那也是个初秋,寒意还未裹身。

大峰窝在沙发上,学着喵叫一声他便乖乖的从厨房溜出来。

这是他们之间的暗语。


“又鼓捣什么好吃的呢?”

“就一盘沙拉,你看你最近都被我喂胖了。”

赵先生没有得到意料之中的“好啊现在居然敢嫌我胖了欠收拾是吧”一连串的包子式委屈,他家大峰就静静地坐在那儿,偏过头去看风景不看他。

 “是,也该去减减肥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最怕自己没勇气看他眼睛。


终于还是有这一天啊。

吕鋆峰指了指墙角,行李箱和他一样蜷缩阴影里。


“其实你早看到了不是吗?”


“我想自力更生,总赖着你不好。”


“没提早告诉你是我不对,但是你原谅我,志伟,我没别的办法。”


“你别来,我会分心。”


“那是我的梦想。”


赵先生觉得心里某一处可能已经碎了。

不然无法解释心脏疼得像有一个洞。


你要如何阻拦一个渴望奔赴梦想的恋人?

即使你无法离开他,即使你很爱很爱他。




“啊,那就去吧。”


“放心吧,如果你不等我了,我也会在加拿大待到不哭了再回来。”


赵先生的记忆已经有很多模糊了,但他还记得那个午后大峰先生钻进登机口头也不回的背影。

像是聚焦了一样,怎么也忘不掉。

为什么不定深夜的航班呢?好歹能借着夜色大哭一场。



“我教你,想哭的时候要戴上墨镜,戴上口罩。”

“被人看见不会太丑。”

这是爱美的大峰先生教他的法子,但是他才不要,他又不会哭。

可伸进大衣口袋的手却只翻出一支大峰先生的唇釉,气不打一处来,赵先生掉头就走。

真是,哪哪儿都有你。



我想要时间能快一点过去,又想要赶走卧室里你的气息。

想要你的名字在屏幕上亮起,又想要听你说喂你别来找我。

那段日子里简直把自己分裂成两半,思念你又抗拒你。



好在这样的日子终于要过去,在小云团被养肥的第三个年头。



查杰盯着沉默半晌的赵志伟。

大家聚合离散这么些年,终于,又聚首了。

朱戬查杰,熊梓淇彭昱畅,马振桓易恩,赵志伟吕鋆峰,他们几乎陪伴了彼此的整个青春,风花雪月的年少也好,踏实勤恳的努力也好,都曾是无比耀眼的经历,现在他们大多已经踏入社会,难得聚齐所有人。


“来开黑啊,去我家,今晚一个也别想走。”

朱戬忍下眼底的酸意,牵住查杰的手揉了揉掌心,

“眼睛怎么红了,是不是嫉妒人家秀恩爱了?”

“行了吧,说话没头没脑的,少贫。”

一直以来葛格都习惯了各种打哈哈来给底迪顺毛,底迪已经很久没有红过眼眶了,除了阿煦出国养病那次。


“志伟,再不去就来不及了,航班信息短信发给你,快快快!”

朱戬话音未落,赵志伟已经跑得没影儿。



一模一样的秋日,一模一样的大峰先生。

和变得有点小傲娇的赵先生。

“我好不容易习惯了家里没你吵吵嚷嚷,你怎么就回来了?”

“我又不是回来看你的,我回来看我的小云团,怎么着?不行啊。”



窝在阳台上晒太阳的云团小脸一红。

够了我的辣鸡主人秀就秀拿我做什么挡箭牌?!

唉,这360度无死角放闪光的情侣!以后日子不会好过了,愚蠢的人类。



 回家路上。

“准备好被当成笑料三个月吧,葛格给我发信息吐槽你了。”

“傻瓜,用得着飙车来吗?我又不会跑。”

“一路上吃了多少罚单?还有手机,先说好我可不给报啊。”


赵先生一句话都不想说,他怕一和大峰先生说上话自己就忍不住要发泄欲火。

然后,就 地 正 法。





--(伪)番外--

基友们的日常


志伟:大峰我的鞋呢?

大峰:哦大概是被葛格穿了。

志伟:我就下楼买瓶酒你们(手动再见)

大峰:没把你家掀了就算是不错的了,看我多好。

正粘着底迪画符的葛格转过头笑了。

葛格:哟小包子有骨气,让我想想是谁被八箱化妆品收买要死要活住进志伟家的啊?底迪你记得吗?

底迪:哦吕……耶!SSR,爱你贱猪葛格!

大峰:……说好的开黑呢,欧洲人滚粗我家谢谢。

自家小男友要哭不哭看得赵先生很是心疼,于是用利剑般的目光扫视了一波。

熊老师:别看我,我和彭彭超级安分。

彭彭:对啊你看我们都不放闪光的!

熊老师:对啊彭彭我们超默契,来亲亲。

彭彭:么么么么么么么……

不光是大峰和志伟要吐,连饭后踱着步子优雅走过的小云团都感到了一阵恶寒。

吓得我都掉毛了小辣鸡!

吓得大峰看了眼志伟手里的酒,82年雪津,绝对不假,还没有被喝过。

于是乎,他们严重怀疑熊老师的本体就是假酒。




▲可能是个题名废,小冤家是什么?能吃吗?

(八箱化妆品的梗我可以用一年233)


▲写着写着就开始抒情???拖拖拉拉回忆拖了好长……

(别拍死我,我还是个驾照都没考的小可怜。)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