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语者-。

舅夜 毕侃

不会跑路,但会失踪

产粮很任性,填坑需努力,喜欢是真的

专业是剪片子的 半吊子小辣鸡

沉疴旧疾 一言难尽

【仲孟AU】 方方土的杂货铺

▲系列也许是相爱相杀

▲ooc归我 糖糖玻璃渣奉献社会

▲方方土杂货铺友情赞助


零   你不知道的事

初秋,夏蝉的鸣叫逐渐平息,几片枯叶气数也尽了,寥寥地躺在两堵长墙之间, 这时风一吹起,枯叶翻滚几下,便可以知道是巷子尽头那所中学下了课,这会儿少男少女们正三三两两蹬着脚踏车飞快掠过拐角的那间铺子,快得似乎连半点尘土都不曾带走。

窄窄的过道,破旧的小铺子,当然不能胜过归家的急切,巷子不一会儿就又安静下来。

“叮。”

日头斜斜地照进来,男人头也不抬,专注地盯着手里的报纸。

“想买什么自己挑,架子上有标价不要问我,钱放柜台上。”


现在这世道不算乱,起码不比从前,但生意到底是不好做了,接连几天的财经新闻也都在讲,哪里哪里的实体厂倒了,哪里哪里的老板跑了。男人暗自叹气,这些年的生活也把他磨得没了棱角,好在小老百姓守着一间老铺子,外面的大风大浪他也经受不到。

感慨几番之后,他发现再就着屋外的天光看报纸,也已经看不分明。

视线前移,面前的阴影瘦削高挑,男人挪了点位置,有些不耐。

不多时,那人的车轱辘转起来,辗过尘土,枯叶碎裂的声音传入男人耳里。


日头已经黯淡到令人分不清字与字区别的时候,男人才抬起头,转了转酸痛的脖颈,随手扯开吊灯,白炽灯昏黄的亮光刺入他瞳孔,却也给了他稍许的慰藉。

他下意识伸手遮住。

下一秒僵直了脊背。

柜台上的半瓶酒已然不在原位。

“靠,喝过的酒也要偷!”

幸亏他买的是假酒。



夜幕降临,邻街就更加冷清,几乎看不见有学生,一辆脚踏车穿过小巷骑进街道,掠过行人,疾驶进寂静的住宅楼群,猛地一刹,停在一盏不甚明亮的路灯边。

孟章大呼一口气,抬手抹去额上微沁的汗珠,再抬手时,将瓶子里所剩无多的液体一饮而尽。

往日总觉得呛鼻的味道,今日却并不那么讨厌,是醇香的,略微有点醉人,仿若老友一般,给了他久违的心安。


“别来无恙,仲卿。”

“还是该叫你仲堃仪?”


孟章从未想过仲堃仪有一天也会变成那副混吃等死的样子,就差没在脑门儿上刻出安享晚年四个大字了。

嫌弃。

可……是怎样的感情才会让他甚是思念,重逢时心跳如擂?

孟章端详起手里的酒瓶,瓶身的光滑面映出他清秀的面容,舒展的眉梢和嘴角不易察觉的弧度。

待抬起头时,一如既往的淡漠。


学宫与小巷。

看吧,这一次还是我先找到你。

你说,你要如何报答我?




很多年后的仲堃仪,大概就是他坐在本市最繁华地段写字楼顶层的那一年夏末秋初,还在与孟章争辩谁更早寻到对方,孟章索性随他闹腾,等假酒劲儿过了就会消停了。

孟章莫名怀念起仲堃仪当年开杂货铺的日子,抠脚男青年当年还不抠脚,最多喝点假酒,搞事特质还未显露丝毫迹象……端端正正地往柜台边一坐,看起财经报纸毫不含糊,天光勾勒出仲堃仪认真的轮廓,那是破烂岁月里开出的一朵花。孟章这样的人,心似悬崖,总不得释怀大笑,仲堃仪却悄悄寄生在他的悬崖上,生根发芽,等发现了,一整个心房已被攻占。


明明是我好不好,是我先爱上你的。


嘘,不要与别人说,孟章说不出口的这番话。




▲哇的一声哭出来,真的想写情人节小故事,可是到现在都还没时间看直播屏录,貌似已经错过了节日热点,然后有点久没更新……一个小透明我……掉粉了

┑( ̄Д  ̄)┍

我也想天天码字啊无奈高三狗。

暴风哭泣。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