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语者-。

舅夜 毕侃

不会跑路,但会失踪

产粮很任性,填坑需努力,喜欢是真的

专业是剪片子的 半吊子小辣鸡

沉疴旧疾 一言难尽

【短评】圆满--致《天台》

一口气看到完结,想写点东西给《天台》,也给自己听,于是就动笔了。

我言词拙劣不经推敲,但喜欢奶盐的心是铁打的。嗯,在我印象中的奶盐是一个很甜很有勇气的宝藏作者,故事里细腻的感情描写往往也证明了她是一个很留心观察生活的女孩,我一直觉得首先要真正立足于生活的喜怒哀乐才有可能写出引起大家共鸣的故事,恰好奶盐老师就是这样的宝藏,笔触里很有生活气息,俏皮的同时还很温柔,充满力量。

 


“青春的两条路,我们走了遗憾,你们一定要走圆满啊。”

 

可能是因为我们现在都长大了,所以圆满这个词,美好地不太真实。

我们中的大多数是遗憾的百分之九十九,以至于百分之一在我们看来渺远地不切实际。

可是我仍然愿意相信,算基数,地球七十几亿人口,百分之一也有不少人了吧。

他们会过的很幸福的,而那条遗憾的大路上人满为患,孤单的人总会遇到同行者,无疾而终的感情有一天也能得到慰藉。

 

大多数人没运气拥有从一而终的庆幸,但从未放弃仰望梦幻的童话。

人们从故事中获得力量,从热泪中找到自己。

 

一起长大的感情真的超级戳我了,陪伴彼此从一起调皮捣蛋到青春悸动,真的是只有年轻时候才有的那种心动,时间再往后走,看到了更多,听到了更多,曾经头顶同一片天空,脚踩同一方天台的你我,触碰到了不一样的世界,可能一人选择往左,一人往右,轻易就变成了绕行地球一圈再也碰不上的平行过路人。

是啊,友情和爱情一样,相隔异地就过得艰难。我不止一次地怀疑过,为什么人类的感情会这么脆弱,可能隔上几个小时的飞机、一通未能及时接起的电话、一场风尘仆仆却被错过的奔赴……慢慢慢慢,就稀释成比纸还薄的关系。

但是没关系,会有人幸福的。

无解的遗憾就当做交还给命运的补偿吧,感谢老天将那样好的人借给“我”,至少这是一场限定的美好青春啊。(哈哈哈)

我这人很俗,只能衷心祝福携手的两位走过的花路上空是万里晴朗,终点是人世间最朴素的圆满。

 

万一看见了,奶盐老师不要被这么丧的我吓到啦,once again,超级喜欢你!(捂脸笑)

 

 


奶盐苏打泡:

* 完结

* AU竹马

* 有私设

BGM:往后余生

 


前文 番外(梦)

 

第十章

 

 

林彦俊和尤长靖接到陆定昊电话的时候,是前夜纵欲过后的周末早晨七点。

尤长靖的电话铃十分不适时的响了起来,突兀的划破了旖旎一室的安静氛围。

 

 

林彦俊睡觉是从来不开机的。即使现在有了自己的工作室了,可能随时会有客户的电话存在时差的打过来,可是任性又惜命的林先生从来都会在闭上眼的前一秒按下飞行模式的选项。

 

任性关机的后果通常就是,客户找不着林彦俊,就会给工作室的二把手,也就是他男朋友尤长靖打电话。

虽然鲜有人知他和林彦俊之间真实的夫夫关系,但大家都知道的是,他们俩关系非常好,并且住在一起。在找不到林彦俊又有急事的时候,就只有给尤长靖汇报了。

 

对于这件事,刚开始尤长靖觉得被电话吵醒对自己也没什么太大影响。可时间越长,这样的次数越来越多,即使是脾气和家教都很良好的他,最后也忍无可忍的炸毛了。

 

原因是有一次半夜碰上了一个特别龟毛的客户,一直跟尤长靖纠结个不停,一个很小很小的电梯问题硬是扯了一个小时,期间还夹杂着一些脏话。这才终于把对待客户态度一级棒的尤长靖给惹火了。

 

当然,他还是忍着骂人的冲动在客厅接完了电话。

是回到房间之后,他看到还睡的很香的某个人,小暴脾气一下子被推向了顶端。

 

尤长靖气得一脚踹在如鲸鱼一般趴睡着的林彦俊的屁股上:“我不干了。”

这一脚虽说使了点劲,但尤长靖还是给他男朋友的屁股留了点余地。

 

林彦俊被踹的登时醒了,一脸疑惑又错愕地看着尤长靖:“怎么了?你大半夜不睡觉站着干嘛。”

 

“我还能干嘛,半夜不睡看外星人啊?还不是替你接客户的电话。”尤长靖心说你居然还好意思问我。

他一屁股坐回床上,瞪着林彦俊恶狠狠地说:“以后你客户骂我,我就打你。”

 

林彦俊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心里也觉得报歉得很,于是赶紧把人搂到怀里,柔声柔气的哄他:“好啦,我觉得以后你也不要开机睡了,我也省得被打。”

 

尤长靖那一脚发过力之后火气其实就消了不少,他也受不得林彦俊撒娇,尤其是大学毕业以后。

奇怪,自己以前明明没有这么惯着他的。

 

“那以后半夜真的有人有急事找你怎么办。”尤长靖的脑袋被林彦俊按着埋在自己怀里,传出来的声音闷闷的。

 

林彦俊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在思考这个问题,总之当时没有给出答案。

 

直到第二天一早,尤长靖去了公司才知道,林彦俊已经给所有员工还有客户统一发了邮件。

 

内容是,以后凌晨过后有事的一律致电工作室三把手,林超泽先生。电话:164XXXXXXXX。

 

对此林超泽表示微笑并且举起刀在来的路上。

 

 

 

“喂。”

尤长靖在自己的疯狂动物城手机铃声没有响得太久太猖狂的时候麻利的接了起来陆定昊的电话,连他自己都忍不住骂自己。

 

都不做接线员这么久了,居然还这么熟练怕吵到林彦俊!

 

“长靖啊!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

接起来以后陆定昊自带热闹的嗓音就马上接上了话。

 

“你等一下啊,林彦俊还睡着呢,我出去接。”

尤长靖一边低声应着一边准备起身到外面去接。

不过他刚支起上半身准备起来的时候就被林彦俊在身后一下子搂住了腰:“不要走,就在这里说。”

 

看上去林彦俊的人应该是醒了,不过眼睛还没睁开,胳膊也倔强的禁锢住尤长靖躺在自己身边。

 

尤长靖刚侧头看了他一眼,就听到电话那头陆定昊说:“诶,别给我上演什么情侣周末这种情节啊,我可不想听!这事很重要,你让他一起听。”

 

听他的语气好像确实不是平时小打小闹那样的语气,而且自从大家各自工作以来都忙了起来,别说见面了,一个月电话也打不上一通,就连微信的上次聊天都是一周前。

 

不过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确实也不好聚。

一年前林彦俊生日,尤长靖和林彦俊只请了李若天和陆定昊,想四个人久违的一起能碰上一次。

虽然他们知道让李若天和陆定昊同屏出现很难,可是尤长靖看得出来,林彦俊心里是最放不下这段岁月的人,所以他还是希望四个人能聚齐。

 

李若天现在做着朝九晚五的白领工作,时间很固定,所以那天如约到场了。

陆定昊其实也来了。他大老远的只身从美国飞回来了,可就在到了楼下的时候打了退堂鼓,他给尤长靖打电话说:“你下来一趟吧,我就不上去了,礼物你帮我交给林彦俊吧。”

 

尤长靖也不能说什么,陆定昊不愿意也是有他的想法,就没有勉强让他上来。不过他没有下去,直接让林彦俊下楼去取的自己的礼物。

 

 

 

尤长靖把免提按开了,说:“好了,我开免提了,你说吧。”

 

“就是,我要结婚了。”

 

 

“啊?结婚?!”尤长靖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惊得嘴里能塞下一个鸡蛋,他看着林彦俊,发现他虽然没说话,但也是在听到的一瞬间就睁开了刚刚一直舍不得睁开的眼睛。

 

“是啊。这个月30号,就在美国,机票和请柬我给你俩寄过去了,应该没几天就能收到了。”

陆定昊的声音听上去还算比较平静:“规模不大,没有亲戚,就请了一些朋友,你们不用搞的太隆重,不过礼金可以隆重一点。”

 

尤长靖知道陆定昊和董又霖的恋爱消息是在两年前,当时他的心情有些复杂,一边想着陆定昊和李若天这次是不是真的没戏了,一边又欣慰的想,好聚好散,这下陆定昊应该是真的走出来了。

 

“你也太快了,这才两年多吧,这么快就要结婚啦?”

尤长靖当然不会在他宣布这个好消息的时候去说一些扫兴的话,于是一如往常的调侃了他一句。

 

陆定昊那边沉默了一下方才继续说。

“结婚不就是一拍脑门的事情嘛。只要心意到了,时机到了,在一起多久都不是问题。”

 

尤长靖被这句话噎了一下,自己刚刚说的话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单纯的感叹一下而已。

 

但听者有心,陆定昊认真的回答了他。

 

好在,陆定昊没有让事情变得尴尬,他马上又接上了自己的话继续说:“所以啊,我都要结婚了,某两个谈了快十年的人打算啥时候结啊?”

 

“不用你操心。”一旁一直沉默的林彦俊突然悠悠的开口:“我们随时拍脑门。”

 

陆定昊看得出来心情还不错,居然没借着这句话跟八字不合的林彦俊怼起来:“好啦,不打扰你们休息了,我还有很多人要通知,婚礼见啦。”

 

“嗯好,你注意休息啊。”

尤长靖说完就挂了电话。

 

 

陆定昊说是不打扰他们休息了,可这通电话一来谁还睡得着啊。

 

“在想什么?”

尤长靖把手机重新放回床头柜,回头看着眼睛睁着在出神的林彦俊。

 

林彦俊被他的声音唤回了思绪,动了动胳膊牵尤长靖的手。

 

“在想他们,在想我们。”

 

尤长靖攥紧了和林彦俊交握的手,眉眼低垂。

 

“是啊。我们真的很幸运。”

 

林彦俊坐起身来,从背后抱住他。

 

“所以我们要格外珍惜,不能辜负这份百分之一。老天爷给我们的独一无二不应该是让我们缅怀过去,而是珍惜此刻。”

 

珍惜彼此。

 

尤长靖喜欢听林彦俊发起感性来的时候说的每一句话:“有的人就是一张嘴会说,说起缅怀过去,你没少缅怀吧。”

 

林彦俊自觉面上挂不住,轻咳了一声也没再说什么,挑起了另一个话题:“你说,陆定昊会邀请李若天吗。”

 

尤长靖认真想了想:“不会吧,我觉得不会,而且就算邀请了,李若天也不一定会去吧。”

 

“是吗。我觉得陆定昊会邀请他,他也会去。”

林彦俊的语气听上去也很笃定。

 

“要打赌吗?”林彦俊笑着偏头吻了一下尤长靖的耳侧。

 

尤长靖挑了挑眉:“我不跟你赌,你肯定没安好心。”

 

“......现在想骗到你还真是难了,还我十年前的尤长靖。”

 

“刚才还说不要回忆过去的呢!”

 

平凡的周末就在两个人的你一言我一语里过去,稀松平常。

 

 

 

关于那个没有打成的赌,尤长靖庆幸自己没有答应跟林彦俊赌。

 

因为陆定昊确实邀请了李若天,而后者也确实如约而至了。

甚至他们俩还像五年前一样互损,还聊起了近年来的情况,甚至最后还拥抱了一下。

 

只是这一切的动作里面再也没有了爱情的悸动。

他们是一对普通的发小。一对寻常的希望对方都能过的好的发小。

 

 

尤长靖和林彦俊之前都是在和陆定昊的视频通话里见过董又霖,见到本人还是第一次。可是尤长靖总觉得李若天和董又霖并不是第一次见面。

 

还有,他能看出来,董又霖似乎对李若天的到来没有一丝一毫的介意,反而看上去很欢迎的样子,在候场等待的时候还一直跟李若天说着小话。

 

虽然不知道他们到底聊了些什么,但是看表情,两个人都是愉快的,坦然的。

 

婚礼规模虽说不大,但该走的细节流程也是一点也没少。

 

尤长靖和林彦俊难得见陆定昊穿着西装人模狗样的精神样子,一晃神,好像十年前那个穿着校服风风火火跑上天台的少年也还在眼前。

 

“时间真快啊。”

李若天从仪式候场区出来,坐到了预留在林彦俊和尤长靖身边的位置。

 

“是啊,以前觉得时间跟着我走,其实原来一直是我们在追逐他的脚步。”

李若天看着缓缓走出来的牧师,嘴角噙着淡淡的笑。

 

“后悔吗。”

林彦俊问他。

 

李若天的目光一直落在台前那两个西装革履的背影上,轻轻的说:“后悔啊,后悔的不得了。”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像你说的,时间过得太快了,快到我们在当下的一瞬间根本来不及做出正确的选择。直到时间越过我,遥遥而去,我才发现,我落下他了。”

 

他言语里的无奈太过深邃,让林彦俊和尤长靖互相对视一眼,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安慰他一些什么好。

 

李若天看着眼前两个人略显紧张的神色一下就笑了出来:“这么严肃干嘛,那是以前。现在我只希望他能过好他自己的生活,做不了爱人,也犯不着做仇人老死不相往来。”

 

“毕竟一切的开始,我们就是最好的朋友。”

 

他的眼睛一直看着望着董又霖满怀笑意的陆定昊,由衷的笑了:“现在的一切就是我能拥有最好的画面了。”

 

林彦俊也笑了:“算了吧,你也还是快点谈恋爱吧,到时候我们四个只剩下你一个单身,看你怎么办。”

 

李若天一挑眉,点了点头,又看了眼尤长靖,说。

 

“你俩一定得好好地啊。青春的两条路,我们走了遗憾,你们一定要走圆满啊。”

 

尤长靖看着林彦俊偏过去的后脑勺,刚想开口说什么,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被另一个更温热的手给握住了,是紧紧地十指相扣。

 

“一定。”

林彦俊没有回头,但是他的语气笃定极了。

 

尤长靖听到这两个字也笑了,轻轻的说:“一定。”

 

 

 

宣誓完交换戒指的时候,陆定昊哭了。

 

或许眼泪是婚礼的必有流程,即使是两位男士的婚礼也不例外。

能走到光明正大登堂携手的人才明白这其中的不易与辛酸。

 

也不知陆定昊是想起了其中的哪一件,哭的这么浮夸。

 

可是新人的情绪就是这么容易就能感染来宾,尤其是那些陪着他们走过了风雨岁月的人。

 

尤长靖忍不住落下来几颗晶莹,林彦俊搂着他的肩膀,眼睛也有点泛红。

李若天没有哭。他应该是这里所有人里笑的最开心的那一个。

 

 

 

宾客陆续散了之后,李若天说也要赶着回国,只请了一天的假过来。林彦俊尤长靖则选择在la多玩两天,工作先暂且都交给苦逼的林超泽打理。

 

李若天临走前,林彦俊和尤长靖去机场送了他。陆定昊和董又霖因为要赶着去一趟董又霖家,所以不能来,只打了个电话问候。

 

 

“对了,你们这几年有回去过吗?”

李若天问林彦俊和尤长靖。

 

两个人不需要思考就知道他说的是哪里。

毕竟需要他们“回去”的,也就只有那一方天地罢了。

 

“回过了。除了当时毕业时候就拿走了的东西,其他我们搭的东西都还在。”

 

林彦俊和尤长靖在年前还真的回过一趟那片承载了他们整个青春的天台。

高中毕业以后,大家的家也陆续从那个略原始的小区搬走了,所以后来的逢年过节人聚不齐,也没能再回到天台上看看。

 

“不过我听说那一片今年好像是要拆了,我和林彦俊还准备下个月再去看一眼呢。”

尤长靖和林彦俊的手紧紧牵着,好像生怕对方走开了。

 

李若天笑了笑:“那太好了,咱们一块回去吧,下个月你们哪天去提前告诉我一声就行。”

 

“也叫上陆定昊。”

他想了想,又这么补充道。

 

 

“那当然,少了谁都不行。”

林彦俊的双颊露出来浅浅的酒窝,喜形于色。

 

 

 

 

 

送完李若天以后,两个人正在机场打车。

 

“林彦俊。”

 

“嗯?”

 

“今天的阳光好好哦。”

 

“这是什么,今晚月色很美的另一种讲法吗?”

 

“你少臭美,我才不是这个意思。”

 

 

 

晴空无云,少年明朗依旧,无别于年少时一分一毫。

 

 

 

 

 

End

 

 

 

 

 

 

全篇完结啦。

这篇文在那日la艳阳里的天台上萌生,休于花路之旅正式播放那日心动的日子。

5.3 11:19AM - 6.29 11:19PM。算是有始有终啦。

 

很开心能有这么多朋友喜爱这篇文,也很感谢你们能很用心的看完这篇文章,并且能有这么多感触由心而发。

 

写完这篇文我其实也达成了我自己的一个理想,就是能有一片代表作,代表了我曾在这对cp的爱情里走过不后悔的一遭,走过有意义的一遭。

 

曾经想过有很多话想说,可是真的到完结篇了,我一时又觉得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词不达意。总之很感谢你们的一路陪伴,更感谢长得俊cp本身。

 

把你们想说的话趁这个机会都在评论告诉我吧?不要觉得自己不善表达,我一直觉得只要是由心而发的句子,那就是最好的。

 

 

《天台》再见啦。(《墙》里会收录天台的全文,还有一篇未公开的番外,期待一下吧。)

 

 

 

 

————奶盐苏打

6.29 23:19留

 

 

 

评论

热度(1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