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语者-。

舅夜 毕侃

不会跑路,但会失踪

产粮很任性,填坑需努力,喜欢是真的

专业是剪片子的 半吊子小辣鸡

沉疴旧疾 一言难尽

【仲孟】困

省检结束了,歇了一天,高三诈尸小辣鸡。

▲取名废 文废

▲第三视角 背景刺客一数年之后 仲堃仪助攻 孟章重夺王位

▲私设



这宫里的夜很久没有如此热闹了。

从王城最高的楼台眺望万家灯火,焰火在天枢子民们对新年的期待中升空,迎来王上重回天枢的的第一个除夕夜。

这多灾多难的几年,终究是过去了。

席上歌舞迷醉,于觥筹交错间,我却记起了一位故人。


那年的夜里没有焰火,没有欢呼,印象中只有一具被鲜血染透了衣襟的身体……


“仲大人!小人给您找医丞,小人给您……”

急匆匆欲寻医丞,转身却被牵住衣角,我有一瞬间的愣怔,谁能想到这苍白的手指,往日曾意气风发地予孟章王指点过江山。

“咳咳……你且归去,将这封信交与王上。”

此去身死,往疾苦之地。

疾苦二字,为天下为百姓,那人半生不到便已悉数尝尽。

他见不得他苦,更不忍心让他在自己见不到的地方受苦。


“记住,什么都不要说,也别说我死了。”



心里生出一丝不甘,筹谋数载,不过朝夕之间尽数作废,大人的野心和命一同搭了进去,再没有重来。

可为什么王上还有?

抑郁不得志的王,为什么都能够重来?

头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没有听从仲大人的嘱托。



王上始终没有过问仲大人的坟冢在何处,我不明白他为何能做得如此绝情,

后来我明白了,不是人心善变,而是有些事再难回首。


去看仲大人的最后一回,跪在仲大人坟前,我给他祭了一壶陈酿。

浇在他坟头那块石碑上,浑浊的酒水顺着匠人镌刻的纹理而下,湿了他的名字。

“仲堃仪”三字寥寥地誊在冰冷的碑上,多一分温度都无。

叩上三个响头,我捎上空空如也的酒壶,往来时路走,不敢细听身后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和咳嗽,沿着雨后湿泞的车辙反向而去,策马飞奔再没回头。

我想我往后不用再来了,也不必担心仲大人坟前杂草丛生,有人蹉跎了一生,即使我永远不能真正理解他们的苦难与喜乐,余生他们能够光明正大地多瞧几眼,也好。

即使生离之后已遇死别。


大人。

小人背弃了与大人的承诺,擅自通传了大人的死讯,所以,若大人能原谅小人之过,小人便替您守在王上身边,大人如此忧心王上,也好让王上身边有可信之人。不能原谅……那便将小人唤去那疾苦之地继续侍奉您吧。



自叩别仲大人后,我便成了王上的近侍。

我答应过仲大人,要替他亲眼看着吾王重登九五。



王上重回天枢王城的那一天,无风无雨,连日的积雪也化开了。

那也是百姓一年之际最为难捱的时刻,日子仍旧贫乏,一切在战乱之后百废待兴。终于盼来了乱世里一处安宁,人们称颂王上在天枢最艰难的时候担起了重任,对未来的日子充满了希望,一时之间天枢王城一派喜气。


迎着刺骨寒意,在百官的注视之中,王上登上城楼,放声朗笑,分明是少年模样。

只有离他最近的我,冒犯了龙颜,瞥到他眸子里黯淡下去的光彩。

恍惚之间以为王已垂暮。



回到此时,又是数年,这日盛宴,宫里一片歌舞升平,为王上取来的大氅很是暖和,我蜷在底下的手缩了缩,下意识地,目光不受控制飘向大氅的主人。

我看到王上稳稳地坐在高位之上,说着些感念皇天厚土的话,语调里却没有几分温度,仿佛这些年的风波坎坷都未曾发生过,他的眉眼平淡得看不出喜悲。新入仕的臣子们纷纷向王上敬酒,一杯又一杯。

王上身子底不好,喝着喝着忽然开始咳嗽。


“你说王上为什么要宠着那些个臣子?”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要说当年王上的宠臣,是因为在学宫与人争辩新政利弊入了王上眼的,可惜那是个奸佞,后来害得天枢差点亡了国,王上还非要替他说话,天子发话,我等安敢多言?。”

……

他们如何能懂,若一瓢不得,弱水三千,无非是漂亮的代替。

转念想想,代替是否能入王上的眼都说不准,毕竟当年仲大人可生得一副好皮囊。

于是不再做它想,欲上前去为王上顺气,王上却挥了挥手,让我退下。

我眼瞅着坐拥天下的王,再次抬手将一杯酒灌入口中,以为没人看见,趁着长袖在前,悄悄地把兜不住的眼泪拭干,他不动声色地走下高位,广袖一挥又是那个处事淡然的王。

我好像知道了很多秘密。

端着一壶酒站在王上身侧,我惊觉自己和那些个逼迫王上收敛性子的臣子没有什么两样,就好像……就好像罪魁祸首是自己。

这些年他的流亡,臣民的不解,王上大概……已经累到麻木了吧。


王走走停停,似乎在跟随着回忆寻找什么,最后站在一处水榭前。

明明嘴角翘着,生得极好看的眸子却泛起了波光。

我盯着王上泛红的眼角,心里苦得像仲大人那些年彻夜通读的谋略史书,晦涩,连自己都难懂,却还是很难过。

从前跟随仲大人,入仕到流亡,只明白胸有丘壑的人不会被困一生,大人理所当然为自己的抱负和野心付出心血,却不明白要得天下,他还不够狠心,到底是把心分了又分,不动声色地给了王上。

仲大人的眼角也常是泛红的,他彻夜读的书,王上的眼泪,大概是同样的吧?



大氅捧在手中险些滑落,待反应过来之后,我立马上前一步为王上披好。

“陪本王出宫走走吧,听他说王城的除夕夜很是热闹,倒是想念了。”


王上眼神闪烁,大概是想起了什么值得开心的往事,嘴角难得见了些许弧度。

而我满脑子里尽是某年大雪寒夜里的那亡故之人。

“毋须为叛臣平反,值风雨初歇,满朝文武人心未安,王上莫要为此事再掀波澜。”

“疾苦之地,臣当受矣。”

“吾王,勿念。”



收起纷乱的念头,不再去想当年一气之下偷看过的信件。


“是,王上。”


-完-



不要探究“我”是谁,就当“我”是个局外人吧。

一个像观后感的故事……没有很完整的故事架构,都是些零零散散的片段,以局外人的身份写,以局外人的身份看。

大概,我希望看到的故事,两仪对小葱的感情是这样的吧:

曾经背叛是因为心存不舍,因为不想看他被困在乱世里苦苦争斗,因为处于劣势就是原罪,因为……想把他带走,远离漩涡中心。

不忠之罪他来顶,叛臣之名他来背,世人不解又何妨,他愿意对命运反击,愿意被所有人说狼子野心。其实那也没错,但那份温柔也是有的,一辈子只会给那一个人。他只是想,留住孟章鲜少的几分笑意而已。

未曾想用错过和放手还是换不到命数的成全,人生艰难,已是无用。


写来自己看,文笔辣鸡。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