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语者-。

舅夜 毕侃

不会跑路,但会失踪

产粮很任性,填坑需努力,喜欢是真的

专业是剪片子的 半吊子小辣鸡

沉疴旧疾 一言难尽

长评【刺客列传】遇见你四季都随机播放了(仲孟,鬼怪Paro/完结)

有小紧脏,不知道能否表达出想说的话。

第一次在lof写的长评,献给可爱的梦莺大大_(:зゝ∠)_


结局,意料之中的he,出乎意料的感动。


“他没有怪过你”与“但是我补偿不了他了”。

感觉心里又苦又酸,无力感的强大让人不得不显露出最无助的一面,不管他曾是意气风发的上大夫还是千年不死的鬼怪。这个时刻的他,像是一个弄坏了最好朋友的玩具,想去道歉,却得知人家已经转学出了国的小孩子,比喻不大恰当……(不要在意233),总之我想要说的情感大抵如此。

我原本在想,如果鬼怪的存在是惩罚,是该偿还的债,那不死不灭的这千年,仲堃仪也已经背负了数不清的岁月,一切该了结了,那悲剧便顺理成章。

但结局却给了我意外的惊喜,不死不灭不再是虐心的标配,而像是关于等待中意之人的一场盼望。苦涩变得甜蜜,因为从未被怨过,因为被久久地牵挂,孤身的煎熬终于熬成了温热的泪,情感再也抑制不住。

如果是恩赐的话,于仲堃仪而言,这是一场救赎。

仲堃仪想要和孟章一起活下去,他的劫后余生,何尝不是孟章跨越时间河流的愿望。

因为孟章知道仲堃仪会自责,会后悔,不管是彼世的指责,还是此世遇见孟章的愧疚与爱,他始终被自己困在忘恩负义的囚笼里,困在原地,变得卑微。要想解开他的心结,已是当时垂危的自己无法做到的事。


“主动永远是孟章”和仲堃仪决定再迈出一步。

仿佛跋涉万水千山去追寻和等待的那个人终于给了回应,这是感情里面最最值得等待和幸福的事了。

孟章王希望仲堃仪能得偿所愿实现抱负,仲堃仪也确确实实没有辜负期望,即使大局无力回天,也算尽心尽力。他们俩的生命轨迹从相知的那一刻开始就再没分开过,总是有对方的影子QAQ


“这是他的愿望。”“他能忍”那里我差点要哭。

……


在追鬼怪系列的这段时间里,被很多点所触动,细细列出来一晚上都写不完,大大对仲孟感情的解读和表达抓住了我的心。

且文笔温暖细腻,看文时总有一种莫名的安心,也总是能感觉到字里行间透露着遇到对的人的窃喜。这样的快乐常常就在我们身边,这也是为什么明明鬼怪是个奇幻题材,我却觉得特别贴近生活,特别真实的原因。

哈哈哈哈就像小孟章一样可爱,这是一份多美滋滋的小幸运啊,哈哈,遇见你和你的文章也是我的小幸运啊❤


好像写的有点收不住,我的废话是不是有点多……

不管了,在我心里梦莺大大和小孟章一样可爱哟❤


飞雪梦莺:

【Part 15】

交完一堆期末作业,孟章终于能偷闲两天,于是赶在考试周来临之前,约仲堃仪在校园里转转。

晚自习的学生正在渐渐散去,他们顺着人潮慢慢走,很快被大部队甩在了后面。

然而虽然身后只有零星低头路过的学生,他们依然没能高调地手拉手散步。

孟章犹豫再三,还是决定不秀这波恩爱,于是直接向仲堃仪报告:“我想到下一次旅行的地方了,我想去南极。”

“南极?”仲堃仪疑惑地看着他。

“嗯,下一个圣诞节我就去。”他肯定地点点头,盯着仲堃仪道,“要是你不在,我就自己去。”

仲堃仪要是敢说什么丧气话,他就表演一个漂亮地过肩摔。

“我会在的。”仲堃仪语气温柔起来,没能给他使用暴力的机会,顿了顿,他诧异地补了一句,“但为什么是南极?”

“不告诉你。”孟章欢快地摇了摇头,“明年的圣诞节再告诉你。”

他心里的理由,仲堃仪听了一定会哭笑不得,因为他只是故意决定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方,然后不告诉仲堃仪理由,吊住他的胃口。

他不知道用怎样的约定才能将未来拔剑的仲堃仪召唤回来,只好留下悬念。

“我那时候一定会在的。”仲堃仪保证道,似乎充满了期待,“我也很想去南极,天枢的冬天也有极美的雪景,只是那时候大家习以为常,只顾着抱怨严寒了。”

“但真的到了兵临城下之际,大家还是在期待气温骤降啊。”孟章忍不住感叹道,遖宿进攻的那一年,咸平地动、气候反常,天枢没能等到冬天的到来。

“是啊……”仲堃仪也忍不住感慨,“那时候还没有全球变暖,没想到也那么热。”

他们运气不够好,天意如此。

“天枢要是以南极做屏障,遖宿一定打不进去。”孟章想象了一遍春夏秋冬的南极,发现脑海里的画面没有什么变化,“即使夏天也冰天雪地。”

“到时候来堆雪人吧。”仲堃仪提议道,“我小时候很擅长堆雪人的。”

“一千多年前的小时候?”孟章立刻调侃道。

“嗯。”仲堃仪不禁笑了,点点头,“一千多年前的小时候。”

他们沿着笔直的主干道,一路走出学校。难得有这样的机会,他们一直走回了家里。一路上孟章给仲堃仪介绍着各种年代久远的店,有些是他小时候常去的小卖部,有些是他喜欢的外卖。

走到家门口,他眨眨眼邀请道:“今晚和我住?我有电影可以一起看。”

“好啊。”仲堃仪甚至没让他开门,直接就冒着卡在门上的风险穿墙而过。

随即他转动钥匙,把仲堃仪赶了出去:“我开玩笑的。”

“我提供电影和会员。”仲堃仪站在门口不肯出去。

“不。”孟章断然拒绝,但脸上带着笑容,“这是报复。”

“报复?”仲堃仪一愣。

“嗯,报复你上辈子的见死不救。”孟章说着,最后瞥了他一眼,在门缝里扬起欢快的语调,“明天见~”

 

砰。仲堃仪被关在门外,面对门板站了好一会儿才回去。

这次更多的是哭笑不得,孟章一边扬言要报复他,一边卖着萌,有一种和那个“小拳拳捶你胸口”差不多的感觉。

但他没有闯进去,王上说的都对,明天再见就明天再见吧。

他又打开家用KTV,开始日常扰民。自从孟章批评他的曲库,他就换了一张歌单,但今天他决定换回去。

这大概可以算是情侣间求原谅的方式?他唱着哀怨的小白菜,听见孟章在房间里频繁地走来走去,有好几次停在阳台和门口。

他知道孟章想喊他,又不愿意让步,所以才像热锅上的蚂蚁。他如此捉弄自己的王上,这罪还不清了,但双方好像都很享受这个过程。

可惜最后孟章还是忍住了,选择洗漱睡觉。依然是同一时刻,仲堃仪关掉了自己的家用KTV。

他洗漱休息的时候,手机里孟章已经道晚安了,而他又有些失眠。

最近他一直睡不安稳,孟章即将回忆起整个前世,只有十八年无忧无虑生活的大学生,到底会怎样面对一场无力的死亡呢?

他很担心,今夜尤其不安。好在,他已经不想逃避了。

凌晨四点,他心口绞痛,翻身从床上坐起。许久没有如此痛苦,这一刻仿佛回到了他刚变成鬼怪的那天。

他下意识地穿过墙壁,去看隔壁的孟章。今夜的月色甚是明亮,孟章刚刚起身,正看着他穿墙而来。

他愣在墙边,因为孟章满脸泪痕,那神情极为熟悉,有八分来自他最后一次见到的王上。

“我不能替孟章王原谅你。”孟章说着,眼泪又落下来,攥着被子没有看他。

他瞬间就猜到孟章梦见了什么,果然,他的直觉对了。

“不原谅也没关系……”他捂着胸口平复呼吸,走到孟章身边,伸出手要为孟章擦干眼泪。

孟章抓住他的手,顿了顿,抬起头来:“他没有怪过你,所以他和我都不需要原谅你。”

王上不恨他,他也不是没有猜测过,但真的听到这句,又觉得分外难过:“但我补偿不了他了。”

这是他第一次在孟章面前落泪,兴许也是他第一次真的为孟章王痛哭失声。

从前这份悔过无人可诉,那眼泪也毫无意义。现在有转世的孟章与他分担,只是逝去的岁月还是无法回头了。

孟章闭上眼,第二次主动亲吻了他。

或许从上辈子开始,主动的就永远是孟章。

这样想着,他环住孟章,回吻过去。从这里开始,他想向前再迈出一步。

原本是安慰的浅吻,随着情感起伏,逐渐热烈起来。他们唇齿相交,混杂着眼泪的咸味,宣泄着激烈的情绪。

“那天晚上,孟章王在想……”分开之后,孟章把脸埋在他的胸口,“如果仲爱卿能找到大展宏图的地方,那么他们这些年的理想抱负、经验心得,也总算没有白费。”

“当然没有。”仲堃仪搂着他的肩膀,轻声保证道,“微臣自然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地拼了一把。”

“那就好。”孟章点点头,“没什么可后悔的,天枢尽力了。”

天枢有没有尽力,他不知道,但王上尽力了,他明白的。为了天枢的黎民百姓,王上竭尽全力地放弃了自己。

 

“把剑拔了吧。”这是他们第二次听到神的声音。

如果鬼怪是这世界的光与风,那神兴许是世间万物。他这次也无迹可寻,只是隔着落地窗发出温柔的声音。

“这剑该回它的墓穴里了。”

突然听到声响,孟章坐直身体,依然把仲堃仪拦在身后,坚决地对神说道:“我们已经想好了,就这样过一辈子,你不要来搅局。”

“拔了才是一辈子。”神意味深长地说着。

“什么意思?”孟章皱起眉头。

“我保证,你们不会忘记对方,他也不会死。”神依然是不紧不慢的调子,“剑不合适留在这里了。”

“我要怎么相信你?”孟章还是十分提防。

“我要是强行拔剑,你能拦住我?”神轻轻地笑了,“我不需要骗你们,你要觉得不好,再插回去就是了。”

孟章从没听说过,鬼怪的剑还能插回去的。他回头看仲堃仪,仲堃仪没说话,似乎在掂量这话的真假。

“仲堃仪。”神的声音严肃了些,“你自己的剑,你不相信他的‘忠诚’?剑灵的力量即将耗尽,它该回去了。”

“剑灵?”仲堃仪嘀咕道,忽然悟到玄机,“我听到的那个声音,是剑灵?”

“还有剑灵?”孟章惊讶道,看着剑刃上盘旋的龙纹。

他分不出什么是剑灵,但他前几天也听到了一个声音,那声音和自己的一样,是剑灵?还是孟章王?

“试试吧。”仲堃仪思量片刻,终于下定决心。

这不是可以开玩笑的事情,但直觉告诉孟章,可以一试。他又看向仲堃仪,把手搭在剑柄上:“那我拔了?”

“嗯。”仲堃仪坐直身体,闭上了眼睛。

他抓稳剑柄,向后挪了些许,缓缓抽出剑刃。这是那龙纹闪烁最耀眼的一次,也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剑身的厚重。

与真正的重量无关,这里面承载了太多悲伤,它们即便消失在了历史里,也没有消失在仲堃仪的心口。

仲堃仪低低地哼了一声,看来有些痛苦。

“还好吗?”他停了片刻。

“嗯。”仲堃仪抬起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整个过程不算太长,花了一分钟,孟章就将剑抽了出来。他还没来得及端详片刻,剑就凭空飞起,穿过落地窗,散成点点微光。

“它要回去了。”神感慨了一句。

“你怎么样?”孟章握住仲堃仪的手,生怕他立刻消失。

仲堃仪深呼吸了几次,突然顿住,他抚摸着自己的心口,连指尖都颤抖起来。

这是一种难以名状的直觉,但得到了神的印证。

神笑道:“我说不会后悔吧?”

“不会后悔什么?”孟章知道话里有话,但还是没明白。

“他的时间,开始流动了。”神揭示了答案。

孟章立刻扭头,盯着仲堃仪的眼睛,而仲堃仪还处在惊愕当中,似乎没有缓过神来,只是拉着孟章的手,放在了他的胸口。

那里看不到剑上的创痕,但孟章接触到的一瞬间,突然明白了仲堃仪回不过神来的原因——心脏有规律地跳动着,和活人一模一样。

“你补偿过孟章王了,这是他的愿望。”神轻叹一声,依然是对仲堃仪说话,“他的希望,本来就是放在未来的,他能忍,你知道的。”

虽然孟章不是上辈子的自己,但他们心意相通,他明白了。是孟章王许愿,在下辈子见到仲堃仪,所以仲堃仪才得意延续生命至今,才和一般的鬼怪不一样。

也许这不应该叫做鬼怪的惩罚,应该是鬼怪的恩赐才对,当年的孟章王满怀着期待,仲堃仪会等他,或者来找他。

“可我已经死了啊……”仲堃仪看着自己的另一只手,虽然与几分钟前毫无不同,但似乎有了更多实感。

“这是神对你的补偿,是你错过的下辈子的人生。”神耐心地解释着,“轮回是生命的恩赐,真要算一算,你失去了生的懵懂喜悦,还亏本了。”

说是“亏本”,但总给人一种赚到了的感觉,这也许就是神的价值观?

“为什么?”孟章也不敢随便相信,就因为一个王的愿望,就能创造一千多年的奇迹?

“某人是青龙转世,谁敢得罪啊?”神第一次语气里有了调侃的意味,不知是觉得泄露了天机,还是已经将故事说到了结尾,声音渐渐远去,“总会归位的,但有一年是一年,好好过吧。”

这么良心的神明?还是青龙转世真的很厉害?孟章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八字那么好了,本来还想好好谢谢那个算命的,现在觉得谢谢自己就好了。

“好像来的有点突然,也没有预想中的生离死别哦……”他开了个小玩笑,瞥了仲堃仪一眼。

仲堃仪从愣神中醒来,露出了喜悦的笑容,附和着他的玩笑:“我以后没有超能力了,你不能做世界的男主角了。”

“那南极得坐交通工具去了。”他遗憾地说着,很快又转为得意,“可我是青龙转世啊,听起来很酷。”

他当然不懂到底什么是青龙转世,什么普通神明惹不起自己,他只知道,仲堃仪现在还在这里,说明他的运气身份不坏。

“那我也许就是世界的男主角了。”仲堃仪接话道,握紧孟章的手,一直按在自己依然砰砰直跳的心上,“你看,我多激动啊。”

自此,他停滞千年的时间又重新开始流动。没有樱花满树,没有大雨滂沱,但他有了孟章,这就够了。

有孟章的每一天,都比四季还要缤纷多彩。

——————————

END

完结!看到这里的都是小天使~

连载太难了,各种不足谢谢大家包容_(:з」∠)_

PS。期待天枢星辰大海的游泳池……

评论(2)

热度(78)

  1. 失语者-。飞雪梦莺 转载了此文字
    有小紧脏,不知道能否表达出想说的话。 第一次在lof写的长评,献给可爱的梦莺大大_(:зゝ∠)_ 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