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语者-。

舅夜 毕侃

不会跑路,但会失踪

产粮很任性,填坑需努力,喜欢是真的

专业是剪片子的 半吊子小辣鸡

沉疴旧疾 一言难尽

【刺客列传】种葱系列① 听说你想开车?

▲开起我的玩具车

▲小葱莫名攻了起来?

▲ooc了再圆回来呀

▲怕啥 还有下一期!

Ready?Go!

 

呼……呼……

仲……能轻点吗……

好重!

对于喝醉了酒的仲堃仪,孟章显然是招架不住的,胸前的衣襟满是被人抓挠过的痕迹,场面一度凌乱地他都睁眼不敢看。

哦,对了,他正被他的仲妙人压在寝宫的榻上。

仲……爱卿,你怎么喝成这个样子?

心里难受……

所以还跑去找了苏瀚的麻烦?

嗯?明明是他先惹我的……

惹我的葱……谁敢拔我的葱……我就……让他减产六百成……

后面这句孟章自然是没听到的,他还沉浸在刚刚传入宫的笑闻里无法自拔。

一刻钟前。

王上!仲大人刚刚……

何事慌慌张张?

孟章心头一跳,莫非是仲妙人发生了什么事?

仲大人……跑到苏大人府上去,碰见几位大人都在……就……就怼了他们。

……

 

正想着,身上的人又不安分的扭了扭。

王上……你真小……嘿嘿嘿嘿。

本王小?十六岁这么高已经很棒了好不好!

咬咬牙,孟章只能在心中暗骂一句,认命地接受了仲堃仪喝完假酒,再搞起事情来,三大世家都要恐慌的事实。

好不容易费力推开了仲堃仪,孟章才重得自由,脑聒又疼起来了。

他好像哭了?!

本想叫侍从带他去好好醒醒酒,但现在……

一国之臣醉了酒,又泪洒王上寝宫,这被人听了去恐怕能写出一篇千字文,还是不可描述的那种……

看来是躲不掉了。

不能让他生病,又不能唤来侍从,只能自己彻夜照料他了。

长夜漫漫,甚是无聊。孟章突然来了好奇心,附下身去想听听自己心爱之臣醉了都念叨些什么,仲卿为天枢殚精竭虑,为国事四处奔走,不会梦中也要针砭时弊吧……

孟章头上冒出三条黑线。

那也太无趣了吧……说好的妙人呢。

不过仲堃仪大概是没有让他失望……

醉汉混合着假酒气息的私语,喷薄在孟章耳侧,可他还是听不清仲堃仪在低声呜咽着什么,一时之间也顾不得君臣有别,几乎把耳朵都贴上了爱卿的唇。

小葱……小葱长在黑土地上……小葱……五个煎饼也不卖……

我的……我的小葱……

不谙世事的孟章有点懵圈了,小葱?他爱吃葱?(嗯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是的王上,需要科普吗王上?)

然而孟章并没有听到来自画外音的呼喊,顿觉无趣,于是想把小脑袋移开。


王上……唔

???

朦胧睡眼睁开,对视中尴尬在蔓延。

王上……你……亲我?

咳咳咳咳……

王上慢点儿,您身子骨要紧!微臣看看……

咳咳咳咳……

这也太没眼力见儿了吧……看不出本王很尴尬吗?

还是别解释了吧,这么偶像剧的套路怎么解释也没有人会相信自己是没留心,在转头时,才和转醒的仲堃仪吧唧在一起的……

索性不说了,让他误会去吧。


咳咳,本王身正不怕影子弯。

王上一定是在逗微臣……


就在孟章开始怀疑今天的刺客列传是不是打开方式有误的时候,仲堃仪开口了。

夜半跑来王上寝宫,臣,难辞其咎……

嗯,你是该难辞其咎,你罪过大了,敢压在本王身上造次。

孟章心里想着,随口说道。

那罚你……

仲堃仪小心翼翼地等待着自己的责罚,方才的暧昧气息早已荡然无存。

今天他居然感受到了威压?

种葱吧。

仲堃仪怀疑今天不光是走错了寝宫,还走错了国。

再三偷瞄王上,确认眼前男子的眉眼不是天权国那位混吃等死的执明王,他才放下心去……难道小孟章知道了什么?

 

孟章倒是很满意自己的决定,既不伤了君臣直接的和谐关系,又能暗示到仲堃仪注意身份。

唉,怎么就没有人觉得本王很妙呢?

孟章王怎么都想不明白。




对啊我也不知道你到底多少钱一斤能把仲堃仪宝贝成那样,我也想不明白。

系列有后续!再说一遍有后续!会开蓝宝基尼的相信我!

为下一期高能预警!


评论(8)

热度(45)